竟有些手忙脚乱。

    中洲,黎光城。

    穆岚微笑着送走一名女修,正要回屋内,忽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叫声:“穆师姐。”

    穆岚一愣,倏地抬头,却只见不远处站着两个陌生的身影,她脸色变了变一把拉住两个人,飞快地进了屋子,“啪——”地一声关上了门,“胡闹!你们怎么回来了?”

    那两人去掉伪装,正是陆洲与谢清桥。

    陆洲正要开口,谢清桥抢先道:“我们要成亲了,找你做衣服。”

    还好没说嫁衣。

    陆洲不动声色地扯了下嘴角。

    穆岚惊奇地望着他们,随即放下心,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怎么,得到沐情的认可,你们就迫不及待了?”

    “你见过我娘了?”谢清桥反问。

    穆岚点了点头,眉眼间褪去了许多郁色,反而显得活泼许多,由衷地感叹道:“沐情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她前些日子来过这里,得知宗主还在封禁墓场,就找宗主去了。你们的事情,我跟她提过一二,看她那样倒是比我更想得开。“

    说着,穆岚盯着谢清桥遮住的双眼看了看,担忧道:“清桥,你的眼睛怎么了?”

    谢沐情只是来看望故友,但关于谢清桥身世那些不该说的话,却是一个字也没提,因而穆岚只以为是谢沐情当年侥幸未死,却不知她是复生了一回。

    “受了点伤,没什么。”谢清桥一带而过,歪了歪头,问:“你到底答不答应给我们做衣服啊?”

    穆岚笑意更深,戏谑道:“你叫我一声‘穆姨’,我就答应。”

    谢清桥“哦”了一声,干脆利落的叫道:“穆姨。”

    陆洲:“……”

    “哎呀,真可爱。”穆岚真想捏一捏他的脸颊,声音愈显温柔和蔼,“你们喜欢什么样的衣服啊?”

    谢清桥一听就欢喜地凑了过去,一边跟她嘀咕,一边用手势比划着什么。

    陆洲:“……咳。”

    谢清桥把穆岚拉远了些,极小声的说:“除了那两件,还要一件……嫁衣,姑娘穿的那种。这两天我会让人送些翎羽宝饰过来,你做得越华丽漂亮越好。”

    “这……你要姑娘穿的嫁衣做什么?”穆岚受到了惊吓。

    谢清桥无辜道:“洲洲喜欢看我穿呀!”

    穆岚:“……”不得了,陆师弟看上去那么正直,居然也有这种嗜好?

    陆洲察觉到穆岚投过来的诡异目光,顿时感觉不妙,“小桥,你悄悄跟穆师姐说什么呢?”

    “说了衣服的细节,已经好了!”谢清桥高高兴兴地跑过来,拉着陆洲的手蹭了蹭脸颊:“洲洲,冥域之主答应过将落雪城送给我,我这就传信让凤泽他们去准备,婚期定在一个月后,怎么样?”

    “会不会太快……”陆洲一看他下滑的嘴角,顿时改口,“好好好,一个月就一个月。”

    顿了顿,陆洲感受着掌心出柔软滑腻的触感,忍不住笑道:“只要你开心,明天也行。”

    穆岚在一旁深深地叹了口气:“陆师弟,我可还是孤家寡人啊。”

    言下之意——别在我跟前秀恩爱了好吗?

    “……”其实陆洲也不是故意的,但他一看着谢清桥,就想宠着哄着,恨不得捧着手心上,无时无刻都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

    有句话说得对,相爱中的人都是傻瓜,天之骄子也无法免俗。

    “对不住了穆师姐,”陆洲也坦荡,道:“等写好请柬,一定给师姐送过来。”

    穆岚莞尔一笑,正要开口,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即而来的是人群聚集的嘈杂争执声。

    陆洲表情微凝。

    穆岚抬起一根手指置于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悄悄拉开了一点窗户。

    只见外面街道上,一个身着流光道服的年轻女修跌倒在地,看那模样,竟是从上空乘坐飞行法器坠下的,她一身血迹,不知道是旁人的还是她自己的。

    片刻,便有天穹剑宗弟子赶来,为首的赫然是殷鸿,他上前扶起女修,道:“这位师妹,发生何事了?”

    天穹剑宗与流光宗向来关系友好,两宗弟子都是互称师兄师妹。

    女修一看到他们,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紧紧抓住殷鸿,红着双眼急声道:“魔修进攻,流光危急,万望天穹剑宗派人相助啊!”

    “流光宗乃三大宗门之一,为何会弄得如此狼狈?”殷鸿闻言,面容严肃,一边往宗门传了消息,一边询问。

    女修一听就忍不住失声痛哭,语无伦次的跟他说了大致情况。

    流光宗大多是女修,虽也是三大超级宗门之一,但看上去却是最好欺负的,魔修荒淫,短短时间内,竟掳了不少流光宗女修去□□。他们手段下作,轻而易举地就控制了一个核心女弟子,利用她攻破了流光宗的护山大阵。

    封禁墓场的吸引力太大,流光宗大多数强者都在那里,流光宗主虽已出来,但在墓场中就被魔域之主重创,此时的流光宗,只有胡长老等人坐镇。

    因为任谁也想不到,魔域会在这种时候发生动乱。

    “消息被阻隔传不出去,徐师姐唯有以身化阵,耗着修为与性命护着大家,胡长老动用流光至宝才将我送了出来,寻求友宗相助!”女修哭着跪下,险些晕厥过去,“师兄,求求你们赶紧去救救大家吧,徐师姐也快撑不住了!”

    殷鸿脸色一变,立即带着她赶回宗门。

    “这……”穆岚在屋内来回踱步,担忧不已,“映真这孩子我见过多次,天赋容貌皆是出色,最重要的心地善良,她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她倒是想去帮忙,奈何根基早毁,有心无力。

    陆洲也担心起来。

    说起来,这还是他跟谢清桥弄出的乱子。

    妖皇一怒,天魔伞毁,魔域易主,竟引得天下大乱。

    罪魁祸首轻轻“啧”了一声,嘀咕道:“妖族还没出手呢,人族就乱成了这样。”

    若是谢清桥有心,妖族必然趁机坐收渔翁之利,九州唾手可得。

    但有陆洲在,这种事必然不会发生了。

    谢清桥微微一笑,说出的话让陆洲觉得他简直贴心到了极致,“徐映真啊,她人是挺好的。洲洲,要去帮忙吗?顺便,送个请柬呀。”

    当年徐映真送还铃铛一事,谢清桥可没忘记,纵然有时候会吃个醋,但他对徐映真的印象还算不错。

    长得漂亮,善解人意,又温柔和气,跟他娘亲很像。

    陆洲目光柔和,伸手抚了抚他垂落的长发,“好。”

    世人不知,他的小桥其实一直那么好,那么好。

    谢清桥牵着他的手,跟穆岚告辞。

    事实上,陆洲弄错了。

    受了人族那么多的苦楚,谢清桥不是不怨恨的,也想过要杀尽天下所有人。然而陆洲给予了

章节目录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