睛,“宝贝儿,看在一会儿晚上的份上,你给我夹两口菜补充一下能量嘛,不然怎么满足你~”

    看着又开始满嘴跑火车的苏彦,陈井又一次沉默了,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只好狠狠地塞了几筷子菜给他,想堵住他的嘴,在心里盘算着啥时候找个时间给杨亦解释一下…

    ☆、part 4

    “苏彦。”苏彦倚坐在沙发上端着水杯,笑眯眯的对杨亦报出自己的名字。

    杨亦看了看在厨房洗碗的陈井,“杨亦。”

    “你和我家宝贝儿啥时候认识的?”

    “今天早上五点。”

    “…”

    苏彦一时说不出话,这个时间有点微妙啊。

    “在哪儿认识的?”

    “我家。”

    “…”

    苏彦又一次被哽到了,虽然知道杨亦说的估计是实话,但俗话说的好,最伤人的往往就是实话啊。

    没错,苏彦觉得心痛了,在像个老妈子护犊一样盘问自家宝贝儿的乱搞对象以后,结果得出的结论居然是自己错过了宝贝儿重要的成长过程。

    从吾家有女初长成到女大不中留这个过程中间发生的事情就在今天早上的五点钟,而自己居然就这么错过了!

    虽然苏彦和陈井认识不到两年,可苏彦就是深深地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狠狠地灌了几口水,努力让自己冷静一下。

    “我家宝贝儿还未成年,才高二。”

    “嗯。”

    “你多大?”

    “二十四。”

    “!!!”

    苏彦觉得自己要炸了,“怎么看都不像啊!我还以为你是w大的,但是又没在学校里见过你这么一张脸。”

    “w大的,it,毕业了。”

    “噢…it啊,难怪没见过呢——…所以现在是待业?”就说长成这样还能默默无闻,原来是学计算机的。

    “c度。”

    “!!!”

    苏彦在短短一分钟里受到了太多惊吓,“这么年轻就c度了啊,年轻人有前途啊。看来我家宝贝儿也不冤枉。”最后一句话苏彦几乎是含在嘴巴里嘟囔出来的,但依然被离不得远的杨亦听得一清二楚。

    闻言,杨亦没有继续接话了,只是又看向了厨房里忙活的背影,深邃的眸子闪了闪。

    苏彦自然把杨亦的反应净收眼底,意味深长的笑道:“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也是gay噢。”

    “纯0。”

    “…”

    苏彦彻底郁闷到了,虽然和学的专业不对口,但怎么说都是靠嘴巴吃饭的,怎么就在杨亦这个数着字数说话的人这里占不到一点便宜呢,还一眼就被看穿了,好不爽。

    “你怎么就敢肯定他能接受呢。”苏彦还是不想放弃,继续挣扎。

    “起码他不反感。”杨亦终于收回看向厨房的视线,正视苏彦,意有所指。

    “…”

    苏彦彻底放弃了,继续大口灌水。

    确实,陈井本来现在正是早恋的黄金时间,同龄人里凑成情侣的数不胜数,就算陈井性格没什么特别的,可长得也绝对是讨女孩子喜欢的。

    但他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从来没交过女朋友,甚至连这方面的需求都没有露出来过,并且在知道苏彦是同性恋以后完全没有抵触情绪,所以苏彦一度怀疑,陈井性冷淡…

    等陈井从厨房里洗完碗出来,见苏彦驾着腿美美的玩手机,杨亦抱着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对着键盘敲敲打打,虽然两个人没有交集,但就是说不出的和谐,甚至有点诡异。

    只是陈井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就在他洗碗的短短时间里,俩人就以他为中心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把苏彦领回家,苏彦和原来一样赖着不肯走,陈井只有第一次的时候问过原因,毕竟w大的宿舍是四人间,条件还很不错,但得到答案是“因为这里有你啊”以后,陈井就明智的再也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了。

    在陈井的房间里,苏彦和他睡一张床,似乎一切都和过去一样。

    原来是因为主卧有陈井的爸妈,苏彦只能和陈井睡一起,但现在,主卧空出来了,苏彦却依然和陈井睡一起。

    事实上,自从陈井高一期末那会儿开始,主卧就一直是空着的了。

    那天一大清早,陈井已经出门到了学校,陈父开车送陈母去上班,在路上出车祸双双现场身亡,这一切只因为一辆严重超载的大货车为赶时间,在十字路口高速行驶并且闯了红灯。

    而在陈井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正翻开拿出来预备早读的语文书,第一反应不是崩溃,而是迷茫。

    陈父对陈井算不上慈父的类型,甚至连一般的父亲对孩子都比不上,陈母工作太忙,想管也没时间管。

    从小到大,陈井都是一个人乖乖的呆在家里等父母回家做饭,等不到就自己泡泡面。

    即使被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一次又一次出席家长会,陈井依然会一次一次的给老师解释原因。

    陈井一直是个乖巧的孩子,谈不上开朗,但也从不抱怨什么,他明白父亲沉默寡言是性格问题,不善表达罢了,而母亲是个事业心和责任心都非常强的女人。

    陈井非常理解他们,也一直觉得自己和其他被父母溺爱着的同龄人没什么不同,其实自己也很幸福。

    但是知道了父母双亡的消息后,他开始迷茫,不知所措。

    就算他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个独立的孩子,很多事情都由自己肚子完成,比如给自己添置衣物,办理身份证、银-行-卡之类。

    但这次,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妥当的。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让自己冷静一点,就算哭也无济于事。

    纠结,忧郁,压抑…

    没有哭声的葬礼,只有表哥揽着红着眼圈的自己。

    陈井心里非常明白,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去世了,家里亲戚本来就不多,而且关系还很淡薄,除了这个比自己大了五岁的表哥和自己很亲近以外,就连表哥的父母他都不算熟悉。

    他还未成年,只能靠着父母生前的存款和保险公司的赔偿过日子,他并没有拿到大货车司机的赔款,原因很简单,因为司机他根本拿不出来。

    他也没有像小说情节里一样性情大变,只是原本性格就不怎么活泼好动,现在更不言不语了而已。

    不过,他还知道不能坐吃山空。

    所以他依旧乖乖的上学,准点到校,按时回家,不抽烟不酗酒,甚至…不早恋。

    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自己会不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但几天下来,他就发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学校里还是和同学保持应有的关系,回家吃饭还是外卖或者泡面解决,只是看到想吃的水果,价格也合适就会顺便买回家。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