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先前定好的不大一样…

    点歌机在包间最靠里边的位置,旁边就是一个长沙发,两个分开的桌子上杂乱无章的摆着酒瓶,分别围坐着五六个人在摇骰子。

    只是…靠门口这边的吧台也坐了五个人,而这多出来的五个人并不在一开始的预算里。

    苏彦皱眉,这五个人里他只认识一个,但只是这一个就让他知道麻烦大了,他开始有点后悔带陈井过来了…

    “苏彦,迟到这么久…”一个成熟稳重的声音从靠点歌机最近的一桌人里传来。

    “昨天晚上和我家宝贝儿折腾晚了嘛,抱歉抱歉,一会儿自罚三杯不解释啊。”说着苏彦一把扯过边上站着的陈井,“我家宝贝儿陈井,不过可是未成年,大家都悠着点。”不着痕迹的再次强调了一遍。

    坐在沙发上的众人心里都有数,苏彦是早就给他们提过陈井的,也都明白,其实这句话是说给吧台上坐着的几个人听的。

    王年走过来,“你都不知道提过多少次了,这次算是见着真人了,大家接着玩儿吧,胖子继续唱。”

    话音刚落,包间瞬间又嘈杂起来,唱着歌的胖子显然是麦霸,嗓音那自然是不用说了。

    由于苏彦非常迫切的想知道,为什么吧台那里会多出来那么五个人,推着王年就快步往他原来坐的桌子走,一坐回沙发,王年脸就变了,开始解释,“今天碰巧在ktv门口碰到了林少他们,不意思意思邀请他们又不好,所以没办法,谁知道他一点也不客气。”

    说到后来发现苏彦脸色越来越难看,转头一看才发现林少已经站在了陈井面前,赶紧一把按住就要冲过去的苏彦,“你别冲动,万一林少他一个不开心,影响到陈井艺考…”

    苏彦一听到“艺考”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坐着干着急,只好不断宽慰自己,起码还有张文盛在陈井旁边。

    他和林少也算是有过节的,林少口碑差是毫无争议的,算是圈内的一大毒瘤。

    有钱任性,为所欲为就算了,主要是他男女不忌,所以苏彦也毫无例外的被他骚扰过。

    但那天他堵苏彦下班被苏彦老板看到了,不巧的是苏彦老板刚好认识林父,苏彦又是台里的摇钱树,于是后来也就自然而然地在林父边上吹了吹风,以至于林少尽管不甘心,但也不再纠缠苏彦了。

    否则,就算是苏彦脾气再硬也只得忍着,这万一闹崩了,以后算是难得在圈子里混了,当真是惹不起…

    这边陈井刚想跟着苏彦过去,就被拦住了,不知什么时候从吧台上下来的一个人拦在了自己面前,陈井只觉来者不善,并不清楚这其中的乾坤。

    可张文盛看着拦路的人,头都大了,不着痕迹的把陈井往身后挡了挡。

    “陈井对吧,来陪哥喝一杯。”林少在陈井眼里也顶多算个人模狗样,比起包间里的其他人那是根本没法比,估计也就是出去能勉强骗到几个一夜情。

    但现在这样的人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陈井有点无语了,什么鬼?你还是哥?谁是你弟啊,瞎扯什么淡。

    “林少,见谅啊,陈井还小,喝酒…不大好。”张文盛这个时候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委婉的表达了意思,虽然他也知道林少会仅仅因为这么一句话就放过陈井的可能性有多小。

    林少=土壕

    不喝酒=林少不是什么好鸟

    不是好鸟的土壕=惹不起

    陈井一听张文盛的话就明白了,在心里默默代换公式,得出结论以后,立马帮腔,“真的很抱歉,林少别怪张大哥,他也是为我好,明天我还有课呢。”

    林少即使心里不爽也不好发作了,又不甘心,“那就少喝一点吧,也不小了,会喝酒也不是坏事。”

    张文盛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要是再说什么就是不给林少面子了,可也不能这么丢着陈井不管吧…

    在张文盛心里还在天人大战的时候,就听到背后的陈井自己开口了。”

    “可是我爸妈管得严,今天能出来都好不容易了。”陈井眨巴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开始编故事。

    听的张文盛面上不动声色,在心里却直点赞,这小孩儿太机智了,难怪彦彦那么宝贝。

    林少一听又是一愣,连爸妈都搬出来说事儿了,但依旧贼心不死,“那就不喝酒,陪哥聊聊天总成吧?”

    张文盛头更疼了,聊聊天?谁不知道他那点儿心思?也是够了,可这要怎么回绝…

    “没问题啊,不过我得先去寿星那里意思意思嘛,不然算是个什么事儿呢?”陈井其实根本不知道寿星叫啥,只想着苏彦那边估计要炸了,得先去安抚安抚。

    至于…陪聊?不出意外的话,那就陪呗,不过吧,陈井坚信,意外应该还是会有的…吧?

    ☆、part 8

    林少正美着,反正答应了,多等一会儿也无所谓,于是慷慨大度的点点头,又回到了吧台上开始得瑟自己的战果。

    一见林少转身,张文盛就忍不住回头赞陈井,“太机智了。不过真要陪他…聊天?”

    俩人边说边往苏彦那边走,就发现苏彦正死死的盯着这边看。

    苏彦见俩人一个不缺的走过来,顿时松了口气,却也好奇今天林少怎么那么好说话,这么快就放人了。

    直到张文盛把全部过程讲述了一遍,苏彦和王年才明白过来,感慨陈井机智地推掉了酒以后,就开始思忖,陪聊…怎么解?

    可似乎陈井并不担心,“先给我介绍介绍呗。”

    王年笑了,这小孩儿也确实是值得宝贝宝贝,“这里坐着的几个还有唱歌的胖子,我们都是高中同学,旁边沙发上那几个是大学认识的朋友,至于吧台上那几个,就不解释了,我是王年,对面是范明遥和刘易。”

    陈井顺着看过去,范明遥戴着金丝眼镜,长相柔和,亲和力很强,而刘易则给人比较硬朗的感觉,可是再然后就是…范明遥靠在刘易的身上?

    陈井一时把不准自己是想多了还是怎么的,却听范明遥自行开口,“是你想的那样。”

    斯斯文文的金丝眶下弯弯的眉眼,说不出的温柔,一点也不尴尬被人知道自己是同性恋的事。

    陈井对温柔的人一向特别有好感,大方的给出了一个露出虎牙的笑容,也不尴尬自己的心思被看穿,点头表示明白了。

    视线又转回王年成熟稳重的脸上,“王大哥,祝你生日快乐~不过刚刚推掉那边喝酒,现在就没法敬你了,怪某些人没有早点告诉我,也没有准备礼物,王大哥想听什么,我就献丑唱一首。”

    众人都是一挑眉,笑作一团,真是不巧,这个礼物到位,至于为什么,那还得追溯到他们高中时期的一个梗。

    “行啊,王年你不是一直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