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头看杨亦,不着痕迹的抛出一个得瑟的小眼神,杨亦只是宠溺的看了他一眼,顺道应了一声母上大人的话。

    陈井端着茶杯抿了一口,本想掩饰一下自己嘴角荡开的笑意,可一口水还没咽下去,就被杨妈妈一句话给呛到了。

    “哎呀,我越看小井越喜欢,杨亦也给我们提过你家里的情况,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跟着杨亦喊我妈吧。”杨妈妈边说边递给杨亦一个眼神,看见没,到底还是亲妈,我帮着你呢。

    “咳咳…”陈井呛得有点厉害,赶紧放下茶杯,好歹是把水都给咽下去了,没洒出来,也不算太失态,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背上有杨亦帮忙拍着,面前有杨妈杨爸关切的看着。

    在桌子底下揪了杨亦一把,你搞什么,这么快就把我底都给交代出去了,也不给我提个醒。

    杨亦若无其事地接着帮他顺气。

    等陈井好不容易顺过来了,赶紧起身,扯了扯衣摆,“以茶代酒,谢谢叔叔阿姨的厚爱!”

    话一出口,连自己都觉得酸,太作了,可这会儿就是嘴笨了,简直不知要如何是好,只能凑合着听了。

    “还喊叔叔阿姨啊?”杨妈妈觉得陈井红着的小脸更可爱了,忍不住逗他。

    “噢…噢…爸,妈。”陈井从善如流,又露出两颗小虎牙,心里暖暖的,杨亦一家真的都对自己非常好。

    杨爸爸在一边叮嘱,“杨亦啊,你得照顾好小井,你比他年纪大。”

    杨妈妈立马接了一句,“必须的,这可是我们家宝贝儿。”

    应下了爸妈的话,可其实杨亦更关心的是陈井,“动作慢点,伤口再裂开怎么办。”

    “你怎么变这么婆妈了!”陈井面上小声抱怨,心里其实乐呵着,杨亦估计也就对自己婆妈了吧。

    手上又偷偷在杨亦的腿上揪了一把,还记得上次揪的过瘾的很,只是这次被一只大手给逮了个现行,杨亦一捉住陈井的手就不放了。

    陈井一边陪着杨爸杨妈说笑,一边挣扎,动作不敢太大,怕引起了杨爸杨妈的注意,可就是挣不脱,侧头见杨亦也还是面不改色的坐在一边“认真”倾听自己和爸妈聊天,心里就忍不住的直骂。

    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两个人闹着玩儿而已,可这会儿杨亦手掌的温度让陈井不禁想起了昨天晚上两个人挨在一块儿的胳膊,结果就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俩人一块儿看的片和那个荒唐的梦。

    于是乎,陈井脸上开始升温,又实在挣不开,陈井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非烧了不可。

    “我去一下卫生间。”说完就站起来对杨亦挑了挑眉,果然杨亦立马松开了手。

    陈井慢慢悠悠的晃到了男厕所,想给脸降降温,清醒一下,于是用手捧着水往脸上浇,半弯着腰,眼睛都还没睁开就感觉身后有人贴了上来,将自己囚禁在了洗手台前。

    背后陌生的触感和温度让陈井整个人都僵住了,迅速把脸上的水抹开,刚想睁眼看看是谁,就听贴在自己身后的人开了口。

    “这不是陈井嘛,听说你的小蛮腰磕到了,躺在床上下不了床啊。”轻佻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呼出的热气喷在陈井侧脸,却没有带来任何暧昧的感觉,只觉得止不住的恶心。

    睁眼看眼前的镜子,果然是他,陈井难得的沉下了脸,想把撑在自己身侧的手打开,这般微微压制着直不起腰,让陈井面上白了几分,腰伤开始隐隐作痛。

    力不从心,完全推不动,那人反而越发过分的压向陈井,紧紧的贴在了陈井背后,脸上带着愉悦的邪笑。

    “学长,请自重。”陈井深呼吸想缓解一下腰上的疼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极少对人用这种生硬的口气说话,足以可见,他有多反感眼前的人。

    “原来总让你跑了,今天可被我逮到了,竟然都喊了我学长了,那自然就得乖乖听学长的话啊。”轻佻的眉眼越发嚣张起来。

    陈井本就力气难以敌过他,现在腰上疼的厉害,越发不敢乱用力,索性也就直接放弃了挣扎,“孙畅,你要是实在是饥渴了,你出去找鸭,钱算我账上。”

    烦躁,陈井是真的不想再给什么好脸色了,孙畅是高三的学长,在学校就总喜欢堵他,不过学校人多,总有办法巧妙脱身,也就没有闹得太僵,陈井对他一直是在打太极。

    估计这次就难了,这厕所一时半会儿还真是难得来一个人,什么客套话都不想说了,太极也不打了,也是头一次撕破脸皮把话说这么难听。

    孙畅也不气恼,只觉得看陈井这么个乖乖小生突然亮出爪子很有意思,边笑边往陈井衣服下摆里摸,陈井还没反应过来,孙畅就摸到了纱布,“哟,还真伤了,看不出来你还挺会玩儿的,下次让哥哥我来,一定也能让你下不了床。”

    即使是隔着厚厚的一层纱布,陈井也还是觉得恶心,身上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使劲打开了孙畅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转身就要钻空离开。

    只是这会儿,陈井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自己不是gay,并不是谁碰自己都可以毫无心理障碍的接受。

    这边孙畅也耐不住了,粗暴的把陈井扯回来,直接推进了隔间里,关上了门。

    由于孙畅动作太猛,扯到了陈井腰间的伤,一个趔趄,堪堪靠在了隔间的门板上,一直隐隐作痛的伤口一下子疼的钻心起来,小脸瞬间就失了血色。

    孙畅随手一推就把本就不怎么站的稳的陈井压到了隔间侧面的隔板上。

    这一撞,腰间疼的陈井生生抽了口凉气,他现在一点都不怀疑伤口已经裂开了,完全不敢用力,虚虚靠在隔板上,生怕伤口情况再恶化。

    孙畅弯腰压近陈井,一手抓起陈井的双手,固定在了陈井的头顶,一腿卡在了陈井的两腿之间,很俗套的动作,却很有实用效果,起码陈井是真的动弹不得了。

    “你跑啊,再跑啊,怎么不跑了,嗯?”陈井惨白的脸上因为伤口裂开而疼痛的神情深深地取悦了孙畅,凑近陈井的脸,抑制不住地想看陈井更痛苦,看他哭出来。

    陈井皱眉侧开脸,不想再看孙畅恶心的嘴脸,因为腰伤,说话也显得有气无力的,慢慢吐出两个字,“变态。”

    可这两个字却彻底让孙畅兴奋了,阴恻恻的笑了起来,血丝也慢慢爬上了眼球,“变态?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变态。”

    说着另一只手就开始解陈井的衬衫扣,一颗一颗,从领口开始,陈井想挣扎,却是无法,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孙畅把自己衣扣全部解开。

    ☆、part 25

    陈井开始后悔了,伤哪儿不好,偏偏伤了腰,干什么都难免会用上腰上的力量,这会儿更是疼的完全使不上劲,孙畅游走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