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让他反胃的厉害。

    单薄的胸膛上颜色鲜艳的茱萸暴露在衣衫外,看的孙畅心里一荡,捏住陈井的下巴抬了抬,“看看你这副欠操样儿,平时装的那么乖。”

    陈井已经没心思再说什么反驳的话了,自己就这么被压在隔板上,衣襟大开,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的模样。

    见陈井侧脸闭着眼睛不肯说话,孙畅也不强求,充着血丝的眼里透着兴奋的闪光,扶上觊觎已久的身体,尽管有纱布挡住了纤细的腰线,但白皙的胸膛还是在昏黄灯光的衬托下旖旎起来。

    感觉到在身上滑动的手,陈井整个人都抑制不住地轻颤,终是忍不下,“你到底想怎样?”

    孙畅已然沉迷上了手里滑嫩的触感,哪顾得上陈井说什么,划过漂亮的锁骨,溜下来扭住了艳丽的茱萸,手上不轻不重的捏玩着。

    陈井见他不搭话,反而越来越过分,只能干着急,心里的焦躁也到了极点,没有任何快感可言,和梦里杨亦的触碰差了太多,除了恶心反胃就是羞辱。

    “别碰我,恶心!”陈井此时也顾不得腰伤了,开始剧烈挣扎起来,疼的冷汗都下来了,也还是始终不肯放弃。

    孙畅被陈井一副被羞辱的样子逗笑了,“恶心?没有我也有别人吧,装什么清高。”说着还狠狠的掐了一把手里肿起来的茱萸。

    胸口的刺痛在一瞬间压过了腰上的钝痛,陈井下意识的惊呼出声,紧接着爆了粗口,“你别他妈恶心人,拿开!”

    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少有人触碰的地方被掐出一道印子,即使知道现在大声控诉已经没什么用了,但内心深处还是希翼着外面能有经过的人听到。

    陈井的叫声深深刺激到了孙畅某根神经,舔舔干裂的嘴唇,彻底红了眼,伸手就要拉下裤拉链溜进陈井的裤子里。

    陈井立马知道了他的意图,整个人都炸了,对着眼里充血的孙畅,声音无法抑制的高上了几个分贝,“孙畅!”

    腰部用力,拼命想抬腿踹开孙畅,却无济于事,只能任人宰割,挣扎不过是徒增腰部的负担,让伤口疼的更厉害而已。

    陈井几乎是绝望了,伤口裂开的揪心,被人触碰的反胃,被同性压制的羞耻,种种负面情绪统统涌上了心头。

    只是孙畅手指刚刚碰到陈井的裤腰,隔间的门板就被踹开了,整个简易门锁直接掉到了地上,孙畅心心念念着的美事,就这么被生生的打断了,这让还处于极度兴奋状态的孙畅一时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陈井已经顾不上其他了,趁着孙畅愣神的空隙,甩开了抓住自己的手,挣脱了他的囚禁,在发现隔间门口站着的是杨亦时,更是有点湿了眼眶,情难自已,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直接扑了过去,撞进杨亦怀里。

    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的陈井,在杨亦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的轻拍下,突然就觉得难受的厉害,像个被欺负了的孩子一样,什么羞耻、恶心,全都变成了委屈,死死的抓着杨亦背后的衣裳就不松手了。

    即使杨亦在一找过来听到陈井声音,准备踹门以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而陈井动作也很快,几乎是刚把门踹开就冲了出来,撞到了自己怀里,可杨亦还是看清楚了陈井衣衫大开的狼狈模样。

    一时怒火中烧,可一感觉到怀里的轻颤,就压下了怒火,温柔的拍打陈井后背以示安慰,也不理会还傻站在厕所隔间里双眼充着血丝,完全没有恢复过来的孙畅。

    “你好久没回去,就过来看看,乖,我在的。”杨亦并不会安慰人,脱口而出的也只是最简单的几个字,他在的,他会一直在。

    陈井不答话,只是把头埋在杨亦肩窝里胡乱的点头,那几个字直直的戳进了陈井的心窝里,刚刚还七上八下的心就像在岸上挣扎了很久的鱼,突然又回到了水里一样,慢慢安定了下来。

    从这一刻起,陈井意识到自己已经没办法再接着骗自己了,同样是同性的触碰,可感觉就是不一样,杨亦给他的安全感,温暖,厚实,让自己抓住了就再不想松手。

    他想杨亦把自己抱紧一点,再紧一点,他想眼前这个男人,永远都不要放开自己。

    杨亦心疼了,看着陈井久久不肯抬起来的脑袋,狠狠的心疼了,冰凉的看了一眼渐渐恢复过来的孙畅。

    杨亦眼里不带温度的狠劲儿,让孙畅刚要张开的嘴巴又不自觉地闭上了,一时不敢动弹,从心底溢出的恐惧感告诉他,眼前这个英俊笔挺的男人,不好惹。

    “乖,让我看看。”杨亦摸了摸陈井的脑袋,轻声道。

    陈井低着头依旧没有回答,只是乖巧的松开了抓在手里的衣裳,杨亦退开一点距离,弯腰检查陈井的伤口,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血色已经染过了几层纱布,透到了最外层,脸色瞬间变的更难看了,如果刚才只是生气,那么现在绝对算得上震怒。

    黑着一张脸,细细地帮陈井把衬衫扣子都扣上,心疼的不得了,“疼吗?”

    只是点头,陈井瘪着嘴巴,垂着红红的眼睑,浑身都透着被欺负了的委屈,这般模样让杨亦紧了紧拳头。

    用最后一点理智,柔声道,“出去等我一分钟。”

    那边孙畅早已看出两人关系不寻常,什么恐惧感都被抛到了脑后,“你就是这个小婊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说不出口了。

    一分钟以后,陈井已经整理好了衣服,调整好了状态,恢复了进厕所前的样子,站在厕所门口等到了出来的杨亦。

    见陈井即使衣衫整齐,可依然由于伤口裂开而脸色不好,杨亦就窝火,后悔刚刚应该下手再狠一点。

    揉了揉陈井的头发,揽住他的肩膀往包间带。

    陈井抬头看杨亦脸色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反手便握上了搭在肩膀上的手,一脸认真,“我不疼了,真的。”

    火气霎时消去了大半,心里暖暖的,杨亦捏了捏陈井握住自己的手,黑着的脸也终于稍稍缓和了下来。

    “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杨妈妈不解的看着桌上菜都快上齐了才回来的俩人。

    不等杨亦解释,陈井便扬起杨妈妈最喜欢的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碰到一个同学,就聊了一会儿,久等啦。”

    杨爸杨妈不疑有他,一家四口也就都坐下开始吃饭了。

    吃过饭,把杨爸杨妈送回了杨亦家,陈井也不敢磨着杨亦让他留在家里,老老实实跟着杨亦又回到了医院。

    叫来了护士拆开纱布查看伤口,依旧是先前的护士小姐值班。

    谁知道护士一看到伤口渗血就板起了脸,“我都说了!不能剧烈运动!腰不能使劲儿,怎么就这么一会儿都忍不住啊!”

    “…”陈井面上飘红,想解释点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太无力,默默抬头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