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不管大家都是什么身份,担任什么职责,但都是好相处的主,以至于陈井甚至忘了他要淌的水到底有多浑。

    ☆、part 39

    即使是早早就打好了预防针,可众人下了飞机,晃晃悠悠的坐着大巴到目的地后还是有点儿愣住了,眼前蜿蜒的田埂跟一路上看到的繁华景象立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陈井都还没来得看清楚h市的种种就被拖到这个山清水秀的小乡村来了。

    与世隔绝的自然风光彻底震惊到陈井了,呆呆地拉着行李箱立在古道青石板上,沁人心脾的空气争相涌向陈井,作为一个城里娃,陈井这会儿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边上的前辈们见他这么个反应都失笑出声,说陈井是典型的城里孩子,不了解自然地纯粹。

    陈井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回过神,露出两颗虎牙,“没见过世面,前辈们别嫌弃我啊。”

    众人笑作一团,纷纷拖上行李跟着踩点组前来接驾的人一起往前走,边走边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这里比较封闭,也没什么人来,所以这里只有一间酒店,条件比较简陋,辛苦大家了。”

    后面的几人一点儿不当回事,“啥艰苦的条件没见过。”

    “就是,跟着咱睿哥啥刀山没上过,啥火海没下过。”

    “有地儿放器材就行,其他不重要。”

    听着听着前面带头的人有些气笑了,“我就跟你们意思意思着交代一下,能不能别这么当真,我是怕咱们队里的小家伙吓到了,你们自作多情个啥。”

    刘睿笑着拍了拍暗暗脸红的陈井,陈井立马上道的接过了话茬,“一切为了拍片儿!坚决服从党组织的领导!”

    一路依旧是说说笑笑,陈井给杨亦汇报情况之余,偷偷观察高勃和孙敬雷的脸色,竟也丝毫没有介意的神色,似乎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

    看了十几年的泊油路上车水马龙的景象,陈井这会儿是边走边拍,边拍边给杨亦传,尤其是在高勃告诉他这满坡种的都是h市的特产茶叶以后。

    而真正爱拍照的,其实是高勃和孙敬雷,俩人拉着陈井各种合照,可陈井真不是个爱拍照的人,又拗不过他们的热情,只好别别扭扭陪着两个人闹腾,拍着拍着三人就掉到了队尾。

    还没走到旅店,大老远就听那边有人高喊:“睿哥!睿哥!”

    这边一群人听愣了,孙敬雷笑了,“是张贺西吧,咋这么欢脱。”

    高勃也笑,“年轻人嘛。”

    陈井没有开口,他是提前向苏彦打听过每一位嘉宾的,张贺西,前不久才火起来的小鲜肉,高颜值和好性格都是大家公认的,但这会儿亲眼看见还是有点小惊讶。

    刘睿之前和贺西简单的合作过一次,等走进了,再次看见这张天真的脸庞也是失笑,“你这孩子怎么站在楼底下等啊。”

    贺西煞有介事的表明自己的意愿,“前辈们都辛苦了,我可以帮忙扛扛器材啊。”

    毫无悬念的,几分钟以后,整个剧组都被贺西的认真收买了,而陈井刚听边上俩大牌惊叹够了,那边贺西就过来了,“啊!高老师!孙老师!终于见到真人了!好激动!”

    类似的话两人这么多年倒是听了不少,只是从这孩子嘴里说出来却能感觉到里面说不出的真心实意,一点没有恭维的意思,“叫哥,叫老师多难听。”

    听的贺西激动的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陈井却是嘴角一抽,就在几个小时以前,这俩人还硬要自己喊“叔”,贺西明明也就才二十出头,和自己算是一辈人,怎么到他那儿就成“哥”了,这个辈分也是没话说了…

    等贺西激动完了,自然也不会放过边上站着的乖巧少年,“你是陈井么?”

    贺西说话时眼里泛着的眸光,让陈井觉得他整个人都生动鲜活起来,可又有点纠结,是怎么的每个人都知道有他这么一号闲人,被贺西这么一问,陈井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回应,只得愣愣的说:“我是,你好。”

    贺西却开心的笑开了,“小井好可爱。”

    这句话立马得到了高勃和孙敬雷的附议,于是简简单单几句话的功夫,四个人也就都熟悉了,刘睿对这个剧情的发展方向自然是喜闻乐见的,现在几个明星摆一起能不撕逼的,这多难得啊,反正这个节目也不需要靠炒作撕逼博出位。

    这里只有标间,高勃和孙敬雷一起,自己也就被分到了贺西这里,用高勃的话说就是,“你们年轻人呆一块儿也玩儿得开些”。

    两人自然不会有意见,因为没有电梯,只能慢慢爬楼梯,贺西还非常热情的要帮忙拿行李。

    一共也就三楼,陈井的行李箱被贺西抢去了,自己也不好空手,便主动帮高勃分担了一个背包,几人边往三楼爬边八卦,“这旅店里还有一个剧组,是个什么电影吧。”

    孙敬雷一下子来了兴趣,“导演谁啊?”

    提到导演,高勃不屑的撇撇嘴,“李岩。”

    一听着名字,孙敬雷“啧”了两声,也没了后话,独留贺西和陈井还有点儿不明所以,可怎么说陈井都是学这个的,李岩自然知道,是名气还不小的一个导演,但见两人这反应就知道有内情。

    陈井不问可不代表贺西不说,“李岩挺有名的啊,他的《望八荒》不还拿奖了么。”

    对于贺西的直率,陈井无奈了,高勃冷笑两声,说话也是少有的口吻,“个人不喜欢他而已。”

    也不知道贺西明白了什么,总之也没有再追问了,几人刚爬到三楼,迎面便过来一个女生,青春洋溢的脸盘上带着欣喜的笑容,连几人是谁都没看清,就匆匆跑下楼去了。

    这个小插曲只以孙敬雷幽幽的一句“这姑娘是拍电影的吧”便带过了。

    陈井倒是真没见过这么个条件艰苦的地儿,一路走一路看,墙角都是斑斑点点的青苔,泡水脱落的墙面显得更是残破,木制的地板,走几步就得叫上几声,到了先前分配好的房间里也不意外,开门后一小阵湿气扑面而来,闷闷的,为此贺西还挠了挠头发,“我已经提前把窗户都打开了,也收拾了一下,这已经比我来的时候好多了,你别介意,忍几天就好了。”

    陈井连连摆手,表示不会介意,这倒不是假话,陈井有点随遇而安的性子,有地儿睡觉就好了,倒没有城里娃那么多的不满和抱怨。

    不甚在意的坐在了略带潮意的单人床上,抬眼便看见了斑驳的墙上飞溅出的那抹暗红,陈井呆了一下,看了一眼正在拿拖鞋给他的贺西,贺西立马就结巴上了,“不…不是我!”

    “当然知道不是你。”

    陈井失笑,换个女生估计还不知道墙上的是什么,可陈井自然知道这是传说中死在墙上的“子子孙孙”们,他只是有点意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