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一个明星竟然可以体贴到这个份上,亲自在楼下等待他们的到来,沾灰的桌面也有被抹过的水迹,拖鞋也帮自己放在床下摆好。

    看着被拿过来的拖鞋,陈井不禁开口,“这拖鞋不是旅店的吧。”

    贺西以为他是想吐槽拖鞋上可爱的卡通图案,一时有些羞赧,“是我自己带的,想着旅店的可能会不干净。”

    闻言,陈井突然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应该活得稍微…细致一点?

    既然是一起录节目,那就免不了聊几句,听说贺西也是第一次录综艺以后,陈井倒是比较奇怪怎么没见着贺西经纪人,贺西却只是笑着表示经纪人很忙,暂时没空管他。

    陈井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再多问,话到这份上,陈井也不傻,只是觉得可惜了,这么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就不被公司重视呢,而且颜值还相当可观,以陈井的欣赏水准来说,贺西这可比一排荧幕上带妆的明星来的好的多。

    两人收拾收拾东西,再闲聊几句,可贺西怎么能错过期间陈井总时不时瞥一眼手机的小动作,忍不住打趣道:“小井是在等女票的消息么?”

    听的陈井手一抖,手机都差点掉地上,第一反应却不是辩驳男女票的问题,而是反问一句,“有那么明显么…”

    第二反应才是,“没有没有,我没有女票的,是哥哥…是哥哥。”

    贺西笑一脸的狭促,一副他都懂的样子,“现在小孩儿都早熟嘛,小井也不小了,理解理解。”

    陈井嘴角抽了抽,再辩解也是越描越黑的节奏,得亏马上到了集合时间,这个话题暂时可以告一段落了,而陈井也终于见到了黄竞、王展和罗云祥本人,陈井对他们了解不多,但也知道黄竞是首都电影学院的表演系教授,王展和罗云祥一个是谐星,一个是天王,总之就是,这么几个人凑一起挺不容易的。

    经过一下午的拍摄,不得不说,这几个人挑的顶好,一点儿架子都没有,还相处的非常和谐,最重要的是几个人在一起跟产生了化学反应一样,根本不需要特别去设计笑点,几个人一开口就是笑点。

    陈井早就从感叹航拍到专心投入剧情,一直跟着高勃跑上跑下的累倒是没多累,就是总笑岔气,还要小心翼翼的憋着声音,注意着步子,防止被拍进去。

    虽然和所有节目一样都是做戏,但打破了地域限制和死板的游戏规则,一切都大大超出了预计效果,尽管有针对嘉宾的性格进行挑选和预测,可老狐狸们晃悠在各种规则的边缘依旧是最大的亮点和悬念。

    你永远都猜不到下一秒他们会做出什么选择,反而常常是陈井他们这些followpd来提醒嘉宾不能过于越界。

    这种情况下,最惨的无疑就是小绵羊贺西了,单纯的孩子被几个老狐狸忽悠的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的剧组不少姐姐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一直到半夜取完了夜景以后,众人边吃盒饭边开会,时间安排的很紧凑,陈井就已经被各种告知跟着睿哥拍片子就得有奉献精神,不去半条命是不现实的。

    ☆、part 40

    确实是很累,但陈井更觉得开心,聚在一起听大家开会,讨论哪些点是经典,哪些地方还需要改进,明天具体的行程安排是什么,游戏规则需要注意的地方又是什么,紧接着六个followpd包括陈井在内都对各自负责的嘉宾做出了相应的情况汇报和性格推测,七七八八反复确定下来都已经快要转钟了。

    等陈井拖着残破的身子回到房间里,贺西便非常贴心的迎上来说,“辛苦了,但是你快去洗澡吧,我问过老板,热水到十二点半以后就不供应了,快快快。”

    陈井瞬间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常年不怎么做运动的身子就算年轻也比不得剧组里饱受摧残的前辈们来的瓷实,冲过热水澡才稍稍精神了一点,先前还没觉得,这会儿才知道汗水黏在身上的难受。

    两人都知道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偏远的小乡村,到市中心和景点去录节目,好不容易都在床上躺平了,黑灯瞎火的,闲扯了几句录制的时候的槽点和趣闻,俩人也就都准备睡了。

    但在睡之前,陈井也不忘抓过边上的手机发了一句“我已经阵亡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刚刚发完还没过几秒,那边的回复就过来了,“注意身体,晚安”。

    看清了回复,陈井心满意足的牵了牵嘴角,可那边的贺西又忍不住了,“还说不是女票,看看你笑的这样儿…”

    陈井刚刚准备说点什么,却似乎听见了外面传来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他有些不确定,“你听到了么?外面是不是有人在哭?”

    一片黑暗里,只有拉不上的窗帘里透进来些微的月光,陈井自然看不到贺西猛然僵硬的表情,竭力镇定,“没有啊,听错了吧,早点休息吧。”

    贺西心里其实一凸一凸的,这会儿才陡然明白几位哥哥提到那个导演时是这么个反应。

    可听到贺西这么说,陈井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但这句话是从一向老实的贺西嘴里说出来的,陈井沉默了,外面的哭声也越来越大,夹杂着女人绝望的哀求,在静默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陈井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开始往上窜,浑身血液都凝固了一般,可身边的贺西依旧跟没听到一样躺的四平八稳。

    抿了抿嘴,最终还是开了口,“贺西…”

    贺西回应的很快,“就当做梦吧,早点休息。”

    话里的冰冷有些扎到了陈井,这样的贺西真的很让陈井怀疑到底是不是和白天那个体贴呆萌的贺西是一个人,可陈井也真的不傻,更不属于不谙世事的行列,他只是还想挣扎一下,“贺西…她…真的都没人管么…”

    其实陈井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不禁捏了捏被角,简陋的旅馆隔音效果真的很差,可过了这么久,依旧听不到除了渐渐嘶哑的哭喊还有什么别的声音,那个女人…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贺西良久才吐出这几个字。

    陈井听着贺西的话,同样也听着门外女人呜咽的恳求,“我后悔了…我后悔了…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不演了…求你了…”

    忍不住又紧了紧周身还带着潮意的被子,似乎破旧的空调制冷效果又好了起来一样,陈井觉得身上很冷,心里也跟着堵得慌。

    尽管对于娱乐圈的那些破事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自己也不是多有正义感的孩子,也兴许今天一下午的笑声麻痹了自己,同外面女人的哭求形成了过于鲜明的对比,反正陈井现在已经是连嗓子眼都堵住了,说不出一句话。

    闭着眼睛忍了又忍,陈井最终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整整两个剧组连一个站出来的都没有,终于是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