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了,看着小孩儿小小的抖动着肩膀咳嗽的眼睛都红了一小圈,顿时心疼得不行,还想说点什么,陈井却自己窝进了杨亦怀里,眼睛一闭,“我困了,想睡了。”

    杨亦张了张嘴又给合上了,终于也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便开始帮着自己和陈井正正经经的洗澡,陈井也一直勾着浅浅的笑闭着眼睛任杨亦动作。

    只是…

    三分钟以后…

    “舒服么?”

    “…嗯。”

    又一个三分钟…

    “还颜-射。”

    “…”

    于是两人昨晚的谈话就止步于“颜-射”这个话题了,第二天陈井一清醒就觉得自己一定是把这辈子的熊心豹子胆都借完了,以至于现在看着杨亦狭促的眼神都觉得自己是要上天。

    录制是告了一段落,受尽折磨的陈井又再次背着书包重回了校园,不仅是生活作息规律了起来,就连和杨亦的夜生活也规律了起来,只是每次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毕竟陈井除了礼拜天早上能睡个懒觉不用起早床去上学以外,就再没有了多的休息,全部都泡在教室里,杨亦可不想再接到陈井数学老师的慰问电话。

    先前便因为两人稍稍折腾的晚了些,想着礼拜天下午才上课,只是没想到一直到了下午陈井也没恢复过来,还是迷迷糊糊的状态,罗宪看陈井最近数学进步明显也就没有多管,由得他打个小盹儿,可教室外面的巡堂老师可不会依。

    亏得秦凉动作够快,一戳陈井也就醒了,只是坐在前两排靠着讲台,做出这么大的动作,罗宪也不得不象征性的说一说,只是这也拦不住后半节课陈井的一再钓鱼,于是杨亦被罗宪说法隐晦的查了水表。

    高二期末考试以后是要分班的,众人都严阵以待,陈井当然不敢马虎,心里也是直打鼓,谁也说不清楚到底会怎么分,分出几个文科快班,马上高三,这个时候的分班可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随着气温的逐步爬升,复习的氛围也越来越紧张,陈井也第一次带了课本回家背,白天刷数学,晚上背文综,背的累了就躺在床上挺尸,而杨亦似乎又投入了新的一轮忙碌之中,俩人又回归了卧室和客厅各占一方的局面。

    往往都是陈井小盆友扛不住了,主动跑出去骚扰正在认真工作赚钱养家的杨亦先森,当然也是有前提的,根据陈井这次的观察,得出杨亦他们几个不是主力军队的结论以后才开始骚扰他的,所以换句话说,杨亦先森是非常乐意陈井小盆友时不时跑过来打断自己的。

    比如现在,陈井在床上挺尸回满了红和蓝以后就一溜烟的跑到了客厅,二话不说就扒上了杨亦的背,为了醒神似的对着他的脖颈就开始摇一下,晃一下,摇两下,蹭三下。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随意敲了几下,舒缓的纯音乐便倾泻而出,杨亦像往常一样把扒在背上的熊孩子转到怀里,“背完了?”

    陈井可怜兮兮的摇头,“每次考试都要重新背,烦死了。”

    这事儿杨亦还真是没法儿帮,只能安抚的啄了几口陈井瘪下去的嘴角,陈井一时玩心大起,用力往边上一倒便拽着杨亦侧躺在了沙发上,只是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个动作,杨亦便已经翻身压了上来,制住了陈井妄动的两只爪子。

    即使陈井不死心的挣扎也没用,杨亦一只手就把陈井的爪子按在了头顶,只是刚要俯身下去堵住欲开口的小孩儿,门口便传来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端着切好的火龙果的杨妈妈一开门入眼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小儿子正被大儿子压在沙发上“上下其手”,惊得差点把手里的水果盘给扔出去,搁好水果盘就往这边冲,“杨亦!你在干什么!”

    本来还呆着的两人,被这一声吼给惊醒了,陈井赶忙推开还在身上压着的杨亦,调整好了姿势,尽管杨妈妈这句话是冲着杨亦去的,可陈井却乖乖坐着连头都不敢抬,心里乱成一团,果然还是接受不了吧,尽管在e国留过学又很疼自己…

    杨妈妈怎么会错过陈井小脸上的不堪和苦楚,“小井,宝贝儿,你别怕,你告诉妈妈是不是杨亦强迫你的,嗯?”

    这个问题逼的陈井更是心里难受,骑虎难下,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

    见陈井皱的越来越紧的眉头,沉默着不肯说话,杨妈妈怒上心头,抬手就要往杨亦脸上招呼,看的陈井大骇,立马侧身挡在了杨亦面前,急切地解释下舌头都快打结了,“不…不是的…不是杨亦强迫我的…”

    越说声音越小,只可惜这会儿陈井颤颤巍巍的解释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杨妈妈咬牙,“宝贝儿你不用帮他解释,别怕,我不会因为他是我亲生儿子就偏袒他的。”

    陈井知道杨妈妈误会了,可这个误会简直让他无所适从,可慌乱之中突然感受到自己肩膀上传来杨亦手掌里熟悉的温度,整个人就镇定了一些,硬着头皮就上了,“妈,真的不是他的问题,我…我也喜欢杨亦,我们…在一起了…”

    说完便低着头盯着地板,想都不敢想那个平日里带自己如己出的温柔女人现在会是怎样的表情,沉默的几秒钟是难熬的,陈井觉得自己就像在等着宣判死刑,唯有肩膀上的一点热度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不料那边杨妈妈却是惊愕的反问,“真的?怎么不告诉我啊?”

    陈井有点愣了,如果没错的话,他确定自己没有听出一丝的不情愿,甚至满是欣喜。

    “哎呀,真是,快吃快吃,我马上就走,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

    陈井错愕的看着杨妈妈带着满脸欣慰的笑容又把水果盘重新从鞋柜上端了过来,紧接着便头也不回的回了楼上,留下陈井傻愣愣的看着杨亦,杨亦伸手拿牙签喂陈井火龙果,“我不是早说过他们都已经知道了。”

    “可刚刚妈那么生气,我以为…”嚼…

    “不过那句在一起了我喜欢。”喂…

    “滚!”嚼…

    “好了好了,快吃。”喂…

    “唔…恩恩…”嚼…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在爸妈面前就真的不怎么避讳了起来,在陈井为期一周的观察下确定了再确定爸妈的态度以后,心里那块石头才落地,同杨亦在一起唯一的一点罪恶感也都变成了化不开的白糖,每天开开心心的吃着家常便饭,陈井只觉得这应该就是最棒的he了。

    就这么将近两个月,陈井就从孤身一人,变成了有爹疼有妈爱还有爱人捧着的宝贝疙瘩了,这个转变让陈井跟打了鸡血一样,可劲儿刷题,可劲儿学,就怕期末成绩一出来,分班结果一下来让他们失望了。

    压力就是动力,这句话果然是真理,起码在陈井等到期末考试成绩的那一天整个人都松了一小口气,只是这还不算完,还有一大半口气都压在放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