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同学了。

    尽管如此,陈井也忘不了先前一直惦记的话题,又开始追着秦凉问,“什么微博上看到我了,你说清楚,我看你是非要把我急死。”

    秦凉大概也猜出了原由,本也没想瞒着他,只是吊吊胃口整整他而已,“就是微博上不是很多人发他们拍到的现场么,当时看的时候,看到有个照片的角落里有个背影跟你超像,而且穿的还是你那件背后有字母的衣服,可我觉得这很不科学,就想点大图再看一看,结果大图一点开就发现原po已经删掉了,后来我又翻了很多,就再也没找着有人穿你那件带字母的衣服了,我就以为是我想多了。”

    陈井默默消化着这个看似不大,实则有点小匪夷所思的问题,其实现在想想,在这种情况下,被拍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一张都没有自己这才是值得思考一下的问题…

    在陈井头脑风暴的当口,秦凉已经预备着要给答案了,“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你参与了录制的话,那我当时就肯定没有看错,说句俗套的,你化成灰我都认得,所以…现在只有一个解释了…”

    “嗯?”陈井认真的等着秦凉的推理。

    谁知道秦凉只是凉飕飕的瞟了他一眼,丢出一句,“嫁的真好…”

    “…”

    谁能告诉陈井这是个什么逻辑?怎么就突然扯到“嫁的好不好”这个问题上来了,这算是什么解释…?

    可陈井再看秦凉,却发现秦凉是真的再没了开口的欲望,也许…这就是学霸和学渣交流上不可逾越的智商鸿沟?

    再加上秦凉那凉飕飕的小眼神,看的陈井心里发毛,只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开参悟这个所谓唯一的解释了…

    其实这也不是多艰深的一个问题,只是陈井平时懒得去细想而已,现在问题摆在了眼前,一圈下来也没花多少功夫,陈井不仅参透了杨亦,连着还把苏彦的门给摸着了,心里一时有些复杂。

    当初自己确实是播音和编导都一起学了,但就算是没有苏彦的意见,陈井也会选择考编导的,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拼才华”。

    可现在再仔细想想,这整件事情似乎在根本的逻辑上就有点儿矛盾。

    这个策划的机会能落到自己头上,确实可以解释成苏彦对自己的某种偏爱,可按照苏彦对自己一贯的要求,应该是不到艺考前一两个月最好都不要在专业上花过多时间的,文化课才是根本,可这个策划的进行却是以耽搁文化课为代价。

    陈井自然不会觉得苏彦是没有其他人选了,他是知道苏彦有不少专业过硬的学生的,绝对没有到非自己不可的地步,于是在这一点上就是一个最大的矛盾点了。

    至于微博照片,那就肯定是苏彦和杨亦的合谋了,换句话来说,推出这个新的栏目,拿他这个十六岁未成年策划来炒作几乎是不需要考虑和犹豫的事情,可现在不仅没有,还合谋把微博上的痕迹都处理的干干净净。

    陈井有些拿不准苏彦到底是什么想法,说他保护自己那是肯定的,可那又为什么急着把这个机会推给自己,虽说传媒这行说穿了就是人脉,可即使是想让自己多积累些人脉关系也实在没必要急于一时。

    种种不合理让他隐隐的觉出些不寻常,可又实在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或许…只是自己想太多?

    当天晚上回去陈井就翻了很久先前网友传上来的照片,就连k国的摄影师都一个不落得被拍全了,可自己也是真的连一片衣角都没被拍到,甚至是相关的言论都没找到,明明当时听到了不少围观群众讨论自己的身份。

    想得不耐烦了,反手便抓过旁边靠着枕头正用手机刷新闻的杨亦,“说!”

    杨亦其实早就发现陈井在翻什么了,只是依旧装傻,“说什么?”

    微微一眯眼,翻身骑到杨亦腿上,自认非常有气势的玩儿了一个壁咚,单手撑到杨亦的脑袋旁边,“照片是不是都被你删了?”

    看着努力凶自己的陈井,杨亦觉得有趣,忍不住想逗逗他,于是乖乖被壁咚之余还无辜的眨巴了眨巴眼睛,“什么照片?”

    陈井怒,“你犯规!憋卖萌!放老实点儿!”

    杨亦更无辜了,又眨巴了两下,意思像是我这很老实啊。

    “…”

    陈井努力找回其实一开始就根本不存在的威慑力,“秦凉在照片里说看到了我的背影,但是点开大图发现已经被删了,所有照片里都独独找不到我一根毛,说!是不是你!”

    做出恍然大悟状,杨亦看过去,“噢…这个啊,那当然是我。”

    “…”陈井无力了,能不能别承认的这么理所当然…

    杨亦逗的起劲,抬手捏住陈井下巴,“不乐意?还想火?”

    陈井皱眉,“谁想火,问题是你们都不告诉我,要不是我自己发现了,你们是不是一直不会跟我说?我又不是小孩子…干嘛这…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杨亦给堵回去了,一个绵长的深吻后,杨亦看着在眼前小口呼吸的陈井,“还乐不乐意?”

    陈井不开心的怒瞪过去,“我本来就不是小…唔…”

    继续堵…

    “还不乐意?”

    “我说的是…唔…”

    “嗯?”

    “呼呼,我是…唔…”

    …

    几次反复下来,陈井壁咚的胳膊早就垮到杨亦脖子上去了,这会儿只能老老实实趴在杨亦身上面红耳赤的喘气。

    杨亦也放了他一马,不闹了,“没把你当小孩,只是不想你分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嗯?”

    说到这个陈井就忧桑,起身就要往旁边爬,只是爬出去一点就被杨亦抱回来一点,爬出去一点抱回来一点,陈井爬累了就把脑袋埋在杨亦脖颈间装死,半天蹦出了三个字,“你变了。”

    杨亦再次被逗笑了,“怎么变了?”

    陈井抓着杨亦的睡衣衣领假哭,还不忘夸张的吸两下鼻子,“原来可高冷了,可男神了。”

    “现在呢?”杨亦勾着嘴角,边用手指在陈井的发梢绕圈圈边问。

    “现在比我亲妈还啰嗦,还总欺负我,这日子没法过了…”说着又开始假惺惺的抹眼泪。

    听到陈井最后半句,杨亦的手已经不在陈井的头发上了,改成在他屁股上画圈圈了,刚刚划出个半圆小孩儿的假哭就跟按了暂停键似的哽在了喉咙里。

    “不哭了?”

    “不…不哭了,咱们碎觉吧…”

    “我啰嗦?”

    “呵呵呵呵,我就爱听你啰嗦。”

    “我变了?”

    “没有没有,我还是爱你哒!”

    “嗯,乖,抬头。”

    陈井很自觉地凑上去在杨亦脸上香了一个,赶紧关上灯不敢再扑腾,乖乖窝在杨亦怀里默默为自己碎了一地的骨气抹眼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