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车有多贵?不懂车的我一脸懵逼,看着也没那么夸张吧。”

    “人家这是低调低调你懂什么?这车没个几百上千万就是笑话。”

    “请收下我得膝盖…”

    ……

    陈井本来在学校挺默默无闻的一个人,就因为跟易一凡呆一起呆多了,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作为八卦焦点的小草,还不忘取笑易一凡,“学神大人高富帅啊,高考七百分,身价估计过亿了吧,人生赢家啊,噢对,还钓了个金龟同行。”

    易一凡挑眉,胳膊一伸,搭上了陈井的肩膀,“我这算啥,未成年天才策划,司总钦点的固定聊天对象,还有个人脉圈不小的美人老师,啧啧,除了杨亦这只高富帅男票,别以为我不知道,还有ma大神哟~”

    陈井鄙视的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笑得一脸得瑟的易一凡,“你们都这么热衷于查户口?”

    “哎呀,杨先森一个人去删那些照片不得累死?咱们deepest可是一个顶俩,都被他奴役去删东西了。”

    “…”

    “于是呢,我就发现我的小学弟深藏不露啊,就稍稍的八卦了一下~”

    “…”只是稍稍的八卦了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那要是深扒不得上天?

    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易一凡拍了拍陈井的肩膀,“快去午休,睡饱了才有精神听我的讲座。”

    “嗯?”陈井一脑袋的问号,什么鬼?讲座?

    “请七百分的毕业生回来做个小讲座不是挺正常嘛,快回班吧,一会儿见~”

    说完便顶着新高一的注目礼去办公室找原本主任了,一路上欺骗性极强的笑容不知道收割了多少无知小学妹的芳心。

    对于易一凡这种装逼技能点满的行为,陈井想给个满分,不怕他骄傲。

    只是这次回到教室的陈井对八卦的传播速度有了心理准备,果然一回去就被秦凉逮着了,把下午演讲什么的消息全部透露干净了以后,陈井才被放过一马,安安生生地趴在桌上睡了。

    毫无悬念的,午休结束放歌也没人抬头,都死死的趴在桌上没人动弹,直到两点钟上课之前的预备铃打响了,才有几个人勉勉强强地撑起了身子,结果发现不远处班主任居然一反常态的提前来了,而且,今天下午第一节课确实不是语文啊…

    班主任一进班就抬手把门口的开关按得啪啪响,灯都亮了人哪还敢趴着不动,只是接下来的几句话瞬间把众人都惊醒了,“赶快起来,体育委员带队去多功能教室,学校专门把我们的学长,刚刚毕业的易一凡,请回来给我们新高三传授经验来了。”

    “唰唰唰”脑袋都因为学神的名字昂起来了,意思像是,“现在可以走了么?”

    其实原来也不是没有过,请几个靠的好的毕业生回来讲几句意思一下,按往常来说,这种东西是没人会在意的,也没几个乐意完完整整的把一堆套话听下来,可这是易一凡啊!七百分的学神啊!这可是h省不是别的省啊!这是一般人能考的出来的?h省理科状元也就七百零几!

    大概是学神的分数太震撼,高三的骚粉校服挤满多功能教室的时间都比平时短了很多,一干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前面正站着的易一凡,都等着边上的老师调好投影仪正式开始。

    可这一调整就调出问题了,虽然这个投影仪会出问题真的一点不出大家的预料,平时好的次数就屈指可数,电脑当机放不出来图片了。

    ☆、part 52

    边上候场的微机老师非常娴熟的接受了抢救工作,显然早有准备,只是效果不佳,于是顺理成章地,易一凡非常谦虚的表示让自己尝试一下,陈井简直觉得这么个机会给他“展示才华”也是没话说了。

    众目睽睽,分分钟搞定了微机老师搞不定的问题,一溜校领导背着手看的直点头,虽然陈井打赌他们看不出个所以然,肯定只是单纯觉得自己养的白菜果然样样都顶好,微机老师是个懂行的,很是有些诧异,“看不出来啊,没点研究搞不出来这个啊。”

    然后当易一凡以表示自己只是略懂皮毛作为收尾的时候,陈井炸了,你这样的算皮毛,其他人怎么活?

    再然后,大概就是学神的形象更加妖魔化的深入人心了吧…

    按照惯例的给大家介绍了他的作息时间,只有陈井知道他着都是在睁眼说瞎话,别以为他不知道半夜爬上网帮l分担工作的人是谁,什么平时顶多约几个同学去图书馆啊,那就更扯淡了,明明是他们一群学霸总去酒吧,还时不时非要扯上他!

    想起上次在酒吧门口碰上顾城就尴尬,不过俩人也是从那次的“酒吧门”事件彻底熟起来的。

    听易一凡在上面各种口若悬河,一点草稿都不打的欺骗人感情,陈井只想叹口气。

    紧接着又在大屏幕上观摩了学神的改错本之类的东西,一群老师被易一凡在上面哄得乐不可支,眼尾纹就没下去过。

    没一会儿就到了一个大家最期待的环节,来多功能教室的一路上,各个班主任都在不断地强调要抓住机会,赶紧想想有什么需要请教的。

    在解答了几个比较正常的问题以后,突然不知道是谁在底下问了一句,“那你为什么不去b市,选择留在w大?”

    这个问题简直是戳中了在场所有老师和领导的心窝,问出了整个大厅人的心声,各种不同阶层的老师和领导大大小小的给他做了不少心里工作,易一凡也不说什么,就眯着眼笑着慢慢听,只是似乎就连一句话都没说动他。

    一时大厅里都安静下来,都干巴巴的望着他,易一凡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局面,陈井一下来了精神,饶有兴趣地想听听易一凡会怎么扭曲内幕。

    易一凡挠了挠后脑勺,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开口了,“关于择校这个问题,只能说一是我一直对b市不怎么感兴趣,二是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从理性的角度来看,w市发展潜力真的不比其他省份差,从感性的角度来说,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你走不出某座城市,也许是从没去过而一直向往的,也许是去过一次就再舍不得离开的,我也只是单纯不想离开w市而以。”

    陈井听的有些失神,他也是w市本地人,确实是其他地方再好也抵不过w市在他心里的地位,更何况在这里,他遇到了杨亦…

    等陈井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是掌声一片,突然就羡慕了,虽然这不是什么大场面,但可以这样隐晦的说出自己为了一个人留在一座城,作为一个同志,真的很值得羡慕了。

    所以很顺其自然的,有人肥着胆子问了一句是不是为女票留下来的,易一凡笑了,表示自己没有女票,像是突然又想到什么一样,紧接着开始说,“其实无论是择校还是择偶,一个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