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不得了的忙了。

    “知道太多,会不会被灭口。”

    杨亦只觉得现在陈井的小表情非常戳萌点,凑近亲了亲他的鼻尖,“说完了,该睡了,明天早上还要早起。”

    慢慢回过神的陈井,突然伸出一根指头戳上杨亦的锁骨,“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我却一无所知!”

    杨亦无奈了,“怕你知道太多不小心被灭口了吧。”

    陈井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再深究,乖乖闭上眼往杨亦的方向拱了拱,“晚安。”

    整了整小孩儿的刘海,免得第二天早上起来又得花时间吹,杨亦勾了勾唇,“晚安。”

    而当陈井再从床上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做好了再次忙的死去活来的准备,只是黑眼圈太吓人,陈井对着镜子叹了半天的气,毫无例外地,一见着贺西就被抓着用遮瑕膏修饰了一下黑眼圈。

    “看到你的黑眼圈就感觉像是看到了自己惨淡的人生。”

    陈井表示很无奈。

    结果刚刚准备开工,就被刘睿叫到一边去了,刘睿这会儿跟火烧了屁股一样左扭右扭,搓搓手,摸摸头的,见匪气惯了的刘睿这会儿跟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倒是头一次。

    “小井啊…”

    “啊?”

    “嗯…你…”

    陈井觉得好笑,哪里见过说话这么墨迹的睿哥,“怎么了?”

    “嗯…就是…今天你就不用跟着咱们跑了,有个更加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

    陈井一脸的懵逼,“???”

    刘睿突然深情款款地拉起了陈井的小白手,“小井啊,我们家老爷子来了,想见见你们一家子,你今天负责哄好他老人家就好了!”

    陈井更懵逼了,昨天还是传说中的老爷子,今天就要见到真人了?

    “可是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刘睿直摆手,“没事儿没事儿,就最后一天收尾了嘛,我已经安排文文过去给你顶岗了,你就安心地去吧,啊。”

    陈井失笑,这话说的,跟上刑场送死一样,不过文文便是每天都坚持把蛋糕塞给杨爸杨妈的那位剧务妹子。

    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一路上听杨亦说老爷子也就是六七十的人了,陈井才是惊呆了,头一次见年纪这么大,资历这么高的老爷子,难怪会由着睿哥来,原来是老来得子啊,“那你原来见过老爷子嘛?”

    杨亦摇头,“像这样需要我爸出面的事情不多,会带上我妈,我一般不露面。”

    闻言,陈井若有所思的点头,难怪要来看人,估计看杨亦的成分占的比较多。

    按坐标到了一家装潢典雅的茶楼,陈井还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一路跟着穿着旗袍的大堂经理往二楼的内室过去,一路打量,感觉随便哪里扣下来都不会便宜。

    终于是站到了最里面的一扇门前,陈井下意识的勾了勾杨亦的裤子口袋,惹得杨亦翘起了嘴角,伸手包住磨蹭在自己裤子口袋边缘的手,这小孩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习惯,一紧张就喜欢勾自己口袋。

    一被杨亦握住手,陈井脸就红了,又赶紧把他的书甩开,强装镇定的看着大堂经理非常讲究的敲门,没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来开门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part 56

    入眼便是一个笔挺硬朗的男人,当真是刀削的轮廓,鹰一般锋利的眸光直直的刺在陈井身上,浓重的煞气压抑的陈井当场就被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这个时候,陈井猛然觉得l对自己的形容有多贴切,现在的自己大抵就是男人眼里的一只兔子吧。

    直到杨亦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按上了陈井的右肩,陈井这才从惊乱中找回心跳,勉强自己正视那双摄人的鹰眸,跟着杨亦同眼前的男人问好,男人只是点点头作为回应,没有多说什么便让开了身子,让两人进门。

    杨亦搭在陈井肩上的手往下一直滑到了陈井的后腰上,推着他往前走了几步,又跟着杨亦向屋里的人问过好,陈井的小心肝才算是彻底平复了下来,见陈井恢复了过来,杨亦便不着痕迹的将手收了回来。

    屋里的陌生人其实也只有老爷子和那个男人,杨爸爸坐在老爷子边上聊天,杨妈妈则单独坐在一边喝茶。

    老爷子精气神倒是足的很,坐在椅子上向陈井和杨亦招呼,“快走近些,坐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见老爷子和和气气的笑容,陈井彻底松下一口气,看了一眼边上的杨妈妈,杨妈妈笑着点点头,陈井便跟着杨亦一起坐在了老爷子对面,男人起身帮陈井和杨亦倒茶,现在坐定了倒也没那么怕男人了。

    老爷子瞪了一眼男人,呵斥道:“明毅,规矩点。”

    刘明毅放下茶壶后微微低了一下脑袋,“是。”

    大提琴一样的声线,陈井几乎可以断定这个男人就是老爷子的二儿子了,军人的肃杀之气实在太过浓重,只是在老爷子训斥以后,陈井明显感觉到那股压抑减轻了许多。

    老爷子和善的对陈井笑了笑,“实在对不住,犬子失礼了,小井不要介意啊。”

    听到最后半句话,陈井才突然明白过来状况,有点小懵逼,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您言重了。”

    这么一出插曲以后,杨爸爸才开始正式的引见,“长子杨亦,幺子陈井。”

    老爷子依旧是一张堆满笑意的脸,也没有问姓氏不同的问题,显然是做过功课,知道内情的。

    说实话陈井还挺感动的,来之前甚至有些小尴尬,不知道自己会是以什么身份被引见来,这会儿听了杨爸爸自然地口吻,心里暖暖的,一抬头更是得到了杨亦温和安抚的眼神。

    老爷子来来回回打量了两人良久,终于是叹了一口气,“真的是我老了,现在的小辈个个儿都厉害的很呐。”

    杨爸爸也不客套着反驳什么,他一直以自家儿子为骄傲,再加上现在又多了一个陈井,“中国有句话,长江后浪推前浪,上次见明毅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更是了不得。”

    听的老爷子大笑,“我顶喜欢跟你坐下来磕磕家常,成天拐着弯儿说话就是让人心烦,年纪大了,不想再操那么多心了。”

    杨爸爸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往杨妈妈那边望了一眼,“是夫人教的好。”

    这句话引得老爷子又打趣了几句,“说来都是小琴的功劳,给从国外引进了这么一位高手不说,还给培养出了这样可畏的后辈,不容易不容易啊。”

    杨妈妈又开始忍不住挤兑自家亲儿子了,“哪里的话,杨亦也没什么好的,也不晓得哪里出了问题,他爸这么好的基因就给养成了一个闷葫芦,得亏遇到了小井,他做梦都该笑醒了,还成天板着个脸。”

    “妈…”杨亦无奈了。

    放在平时,陈井肯定落井下石,不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