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抬眼镜,笑了两声断断续续的开口解释,“你擅长面试啊,艺术类的院校比较合适,你笔试…你,你那个字啊……”

    “……”

    陈井无言以对,他确实是没什么文化,不爱读名著,他的字也的确是潦草了点,但也不至于这样挤兑他吧。

    讨论到最后得出的结论大概也就是那么几个学校,说穿了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毕竟这事儿运气占相当大的成分,也说不好最后的结果会怎样。

    后来闲扯了几句陈井想了想还是把自己憋在肚子里憋了很久的话咽下去了,没过多久陈井就打招呼准备撤退了。

    “你怎么回去啊打算,这么远。”

    陈井笑了笑,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宾利,“我爸一直在那等着呢。”

    这一看就把曲超给看傻眼了,他还真不知道陈井家里居然这么有钱,小年轻们看不出具体的价位,他一个跨进三十大门的男人能认不得这车多贵么,“平时看不出来啊,你家这么壕。”

    陈井确实是不大懂车,只知道贵,具体多贵还真没什么概念,杨爸爸今天开的是他自己的车,虽然也和杨亦一样是宾利,但款式明显不同,这会儿只能打着哈哈笑了笑没有接话。

    那边杨爸爸其实一早就看到自家小儿子出考场了,只是没有过去打扰他和老师聊天而已,这会儿注意到自家小儿子和他老师都看了过来,便打开车门下来了,这一下来就吸引了不少边上人的目光,曲超看着陈井对着马路对面正过来的外国男人挥手就更懵逼了,“陈井,你是混血我是真没看出来。”

    陈井挠了挠头发,知道自己是标准的东方人长相,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含含糊糊的回应,“呵呵呵,这是个意外。”

    曲超也没时间多问陈井什么了,前脚还想着自己还没见过陈井的爸妈,后脚就见着了,迎上前去刚想开口,突然想起来语言的问题,一时又哽住了。

    杨爸爸倒是很自然的伸手握上了曲超顿在半空中的手,礼数周全,“曲老师,你好。”

    曲超听着这标准流利的普通话一下子就笑了,“你好你好,陈爸爸中文说的很好啊。”

    陈井一听,刚想出口纠正姓氏的问题,就被杨爸爸拍着肩膀制止了,“谢谢,是夫人教的好。”

    “陈太太今天没过来?”

    “天太冷没让她出来,小井怎么样?冷不冷?”前半句话还是对着曲超说的,后半句话杨爸爸就看向了自己怀里的小儿子,也不问考试的事情,首先关心的是身体。

    陈井真觉得是自己的运气,能碰上这样的爸妈,仰脸对杨爸爸摇头表示自己很好,随后皱起了眉头,“不过爸,不是让你先回去么,你怎么一直在外面等着啊,谁知道我分到什么时候考试,万一要等很久怎么办。”

    杨爸爸对着小儿子高深莫测的露出了一个微笑,看了一眼旁边的曲超,“电脑随机分啊,我就想着万一很快呢,车里有暖气我又不冷。”

    “电脑”两个字让陈井顿时明白过来,自己真是傻了,别人不知道电脑的随机分会是什么结果,ma能不知道么,估计是自己刚刚刷过身份证,一领到贴在胸口的号码那会儿外面的杨爸爸就知道了。

    又客套了几句便别过了曲超,两人开车往家里赶,得亏陈井没有被排到五六点那会儿,不然回去的路上一堵车,又不知道会堵多久。

    陈井压不住好奇,看着前面的红灯慢慢跳秒数,问杨爸爸,“爸,你是不是知道我的顺序所以特意等着的?”

    话音才落,红灯就跳成了黄灯,杨爸爸揉了揉小儿子的脑袋,“就算不知道我也会等,主要还是你妈妈怕你在里面候场太久等的不耐烦早就交代过我了。”

    闻言,陈井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感情电脑是怎么分的已经不重要了,反正结果注定是不会等太久的,“那我这第八组第一个也太刺激了。”

    杨爸爸边看路况边回应,“但这个结果可真的是电脑随机分出来的,我没动手脚。”

    “……”

    好吧,陈井也无奈了,有时候这就是命,开门红啊。

    这段时间节奏太紧凑,陈井一直没好好和杨爸爸聊聊天,来的路上几乎是睡过来的,这回去的路上正好能说说话。

    “爸,那个木马现在是什么情况?”

    “对方很谨慎,我到现在都没有查到他的ip地址,还不能确认他的身份,他到目前为止也还没有什么大动作。”

    陈井歪在副驾驶上呆了两秒,他在得知了自己的手机被植入了木马以后,一些原本被他忽略的小细节也都让他想起来,“我应该知道那个人是谁。”

    闻言,杨爸爸心里一沉,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他一直等到陈井打电话问自己而迟迟没有提前告诉他,也是因着这个原因,如果对方是陈井不认识的人也就还好,万一是认识的……

    ☆、part 68

    “小井……”

    “爸,这事儿是我大意了,给我植入木马的就是那天我们在q市约我出去吃饭的人。”

    虽然c国的路况比国外要复杂得多,但杨爸爸还是抽空看了一眼身边小儿子的神情,这种欺骗感情的事儿,“其实你可以不用管他,以后少联系就行了,其他的我们解决就好。”

    陈井这才明白过来杨爸爸的担心,小小的开了个玩笑想宽宽他的心,“没事儿的爸,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听妈妈的话不和陌生人说话不就好了,他说他叫温典,h市人,工作是文秘,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杨爸爸见小儿子坦然的样子,知道他应该是一早就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的,也不再遮掩什么,“目前来看,应该是有人想抢在c度的前面推出下一代,这种剽窃创意的做法不算少见,我和dark已经跟c度老胡商量过了,决定将计就计,利用伪造的信息源让他拿到假资料。”

    陈井还是有一点不明白,当初他看到手机上安装未知软件的情形总是浮现在脑海里,“我总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找到我头上,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说到这个杨爸爸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这也是我们想不通的地方,老胡担心如果真的是公司内部有人泄密,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可如果是这样,何必要大费周章的绕这么大一圈,直接把资料流出去就行了。”

    陈井沉默了,他直觉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可又确实没有进一步的大动作了,还能图什么……?

    “不过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杨爸爸这么一说陈井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告诉他那一段同样透着古怪的相识,“当初我第一次去h市跟剧组的时候,被一个男生装粉丝要贺西的联系方式抢了手机,后来追过去的时候,在一个路口那个男生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