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动就手抖接了。”

    一听到号码很奇怪陈井的心就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一下地就要往王智豪那个方向跑,潘启韧还以为他是腿软还伸手要去扶他,结果被陈井一把甩开了,见着陈井少有的激动吕祁在边上吐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怎么了呢,九成就是个推销电话啊。”

    陈井才不管吕祁说的什么,一把抢过王智豪还握在手里的手机,完全忘记了场合就往耳边贴,声音都在抖,“喂?”

    那边信号似乎不怎么好,带着断断续续的电流,“喂……”

    ☆、part 75

    小心脏都快从陈井的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强压住情绪的奔流,声音却始终在不可抑制的颤抖,“杨……亦?”

    “是我。”

    那头传来的电流声也干扰不了陈井的判断,一想到那头是自己心心念念三个月的而音信全无的人瞬间就湿了眼眶,简单对身后茫然围观的众人扔下一句让他们先玩就出了房间。

    看着脚上还穿着酒店简易白色拖鞋就急匆匆往外走的陈井,希希捧着脸细声细气的开始嘀咕,“所以这是……韧韧失宠了么……”

    妍妍把扑克牌全部收起来重新开局,边洗牌边一本正经的接茬,“这明显是正室归来的节奏啊,韧韧别哭,酒都帮你买好了。”

    几个人一打哈哈这个话题就被不轻不重的略过去了,外面的陈井只能缩在楼梯间的拐角处瑟瑟发抖,薄薄的白衬衫早已被倒灌进楼道的风吹的冰凉。

    “杨亦?”

    “是我。”

    真正通了电话能说话了,陈井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那边也没有声音,电话里只有交流电的杂音回响着。

    相对沉默了几秒,陈井终于是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问出了一句废话,“你还好么?”

    “很好,考试顺利么?”

    或许是夜风太凉的缘故,抱着胳膊接电话的陈井内心也被吹的忽然宁静了下来,坐在楼梯间的台阶上一字一句的斟酌该说些什么,“还不错,就是我同住的男生还有只猫陪着呢,我就一个人。”

    交流电的杂音忽然一下子变得更大了,如果不是陈井这边呆在除了风声而一点噪音都没有的楼梯间,甚至难以听出杨亦到底说的是什么。

    “……等我回来,在我回来以前你……可以把我给……你买的项链带在身边。”

    陈井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辨别到底在说什么,“你买的什么?”

    “就是……上次在地摊上看到的……开玩笑……买给你九……块钱的那一条。”

    “你……”

    “照顾好……自己……我要挂了。”

    陈井还想说点什么那边就传来一阵忙音,心也跟着彻底坠到了潭底,看过通话记录以后,捏着手机坐在台阶上呆了很久,脚底下薄薄一层纸一样的简易拖鞋早已失去了温度,风凉飕飕的从身侧过去,脑子里混沌成一片,又好像很清醒。

    刚刚杨亦对自己说的话像留声机一样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播放,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打这通电话给自己说这样的话?

    两人从来没有一起在路边看到过地摊,陈井肯定,更没有买过项链,何况是开玩笑在地摊上买的,陈井不敢大意,他不敢随意错过任何一个信息,更做不到曲解或者忽视。

    这通电话显得太仓促了,可他没有问爸妈的情况,只是简单的问了自己考试的近况,甚至在结尾没有让自己把一整句话说完,那么为什么会打断?

    自己要说的必定是问他关于项链,可是他打断了,这通电话就不合理,既没有和自己说点有营养的东西又没有说自己有什么问题,只是说“很好”……

    陈井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点什么,但他还没有理清楚思路,这种时候他不敢像小说里的主角们那样乱开脑洞,一点点逻辑上的错误都不能出现,可就要找到线头的时候就被打乱了。

    “陈井?”

    还在高速运转的大脑告诉陈井这是潘启韧的声音,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是,我在这里,怎么了?”

    潘启韧从亮堂的走廊拐进阴风阵阵的楼梯间,漆黑里陈井抬头都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得到他手上拎着一件外套,不是自己的。

    “电话打完了么,他们让我出来看看你,说你没穿外套可能会冷,我就把自己的外套拿出来了。”

    事实上,潘启韧真的是一个比较温和的学霸,没什么高傲,不然大家也不会都喊他“韧韧”。

    “噢噢,打完了,谢谢你了,你也没穿外套,你自己穿吧,不用给我了。”

    陈井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就要跟着潘启韧往房间走,并肩的时候蹭到了潘启韧的胳膊,陈井瞳孔不可抑制的收缩了一下。

    是凉的……

    他的胳膊是凉的,他身上……是凉的……

    潘启韧见陈井拒绝了自己也不强求,自己却也不穿上,只是继续拿在手上,试探的问陈井,“是女朋友么?”

    陈井下意识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扯出一个腼腆的笑容,“那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

    “……好。”

    “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

    说完这句话,陈井特意偏头瞄了一眼他的脸色,发现潘启韧除了皱了皱眉头,没人其他任何多余的动作,连脚步都没有顿一下。

    潘启韧甚至主动说自己并不排斥同性恋,闻言陈井完全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停下脚步对领先自己半步的潘启韧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吹吹风,马上就回去。”

    潘启韧只是定定的看了陈井几秒就顺从的点点头转身离开,留下了私人空间给陈井,陈井却是站在走廊这头一直目送潘启韧进了房间才收回目光重新拐回楼梯间,可以说是急不可耐的。

    陈井重新掏出手机开始查找号码,播出去的却不是杨亦,而是杨爸爸。

    那边电话接的很快,只是从杨爸爸的声音里陈井听不出任何信息,“爸爸。”

    “嗯,这么晚怎么了?”

    “杨亦是不是出事了?”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语调变得沉重起来,“……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他给你发什么消息了。”

    闻言,心里又是一沉,陈井一股脑把刚刚的经过和自己的猜想给杨爸爸用最快的语速全都倒了出来,“一刻钟以前他给我的电话被我同学挂了,九分钟前他又给我打了一通,信号很不好,有电流的杂音,很仓促但是说到了在地摊上给我买的九块钱的项链,但是根本没有这回事,所以我想九块钱大概就是‘救’的意思。”

    杨爸爸问的很快,“他还说了什么?”

    “他最后说的是他要挂了,就断线了,这不合理,他也没有问我你们的情况。”

    是了,他们都了解杨亦,挂电话从来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