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用“我要挂了”作为结语,更不会在对方回复后挂电话以前就提前断线。

    沉默了一会儿,杨爸爸问他,“他打过来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陈井赶紧翻出来报给了杨爸爸,真的是一串很奇怪的数字,没有任何规律,也难怪王智豪看到了会直接挂掉,而且陈井发现前后两次电话号码的最后几位数字有一点点变化,拿不准什么意思就都报给了杨爸爸。

    那头传来了敲击键盘的声音,陈井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刚准备问点什么,就被那边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抢先了。

    “怎么样?”

    听出来是老爷子的声音,陈井霎时白了脸颊,事情的严重性也在他心里有了轮廓。

    杨爸爸的回答既是给老爷子的,也是给陈井的,“是具体的坐标,打电话前后两次有一点移动所以尾数不一样。”

    陈井到了嗓子眼的话又咽下去了,似乎那边的敲击声能安神一样。

    过了一会儿杨爸爸才来得及再顾上陈井,“小井,考完试就回家,妈妈在家里等你,别让她担心,尽力就好,相信我。”

    除了连声应了然后挂断电话以外,陈井能做的确实也就只有让爸爸妈妈安心了,

    陈井的心很慌,他没有任何预知能力,对他的处境和危险都一无所知,但他除了相信也别无他法。

    又站在走廊上定了定神才迈腿往回走,刚刚进门就被狠狠的打趣了一番,说他错过了不少好戏,说他重色轻友。

    对此,陈井统统都照单全收,只是眼神在扫过潘启韧的时候有所停留。

    抛开前面那些不说,好学生和坏学生的差距就在这个时候显现出来了,啤酒没有买很多,一共十几个人只买了二十几厅,甚至还有两盒牛奶,小吃陪着啤酒,吃一口喝一口的很难醉人。

    尽管大家都很克制,可平时鲜少沾酒的几人还是有点上头,但这只是起了助兴的作用而已,倒也没什么进一步的影响,比如现在希希豪迈的抱着汤安就要喂酒,对于惩罚爽快的不行。

    大概这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坦然?

    陈井只能笑着投入大家的战局,只不过多了几口酒能稍稍堵一下心里的苦涩罢了,没一会儿身边的空酒罐就摆的越来越多,王智豪坐在旁边一下就发现了问题,一改热闹的声张凑近小声问陈井,“怎么了,和女票闹崩了?”

    这种时候的体贴陈井是感激的,可这种事情只能摇摇头沉默以对,见陈井不吭声王智豪也没有强求,只是用手里的碰了碰陈井手里的罐装啤酒,扬了扬下巴便灌下一大口,换做平时陈井一定会忍不住笑出来,但是今天还是那句话,无论什么,照单全收。

    后来由于每次吕祁被惩罚的时候都会被他智商惊人的“小豹子”各种阻拦,所以大家嫌弃的干脆让他专门负责洗牌发牌了,陈井熬到最后也实在是没了继续玩下去的性质,扯了个理由表示可能是这几天吃饭时间不规律自己胃疼就回房间了。

    躺在床上干巴巴的望着天花板,连洗澡换衣服的力气都没有,还有两天出初试结果,想想到时候有人走有人留的情景就觉得莫名的心塞,即使大家都是试水的心态。

    在黑暗里挺了很久的尸,终于有了起身的心情,他唯一能得到杨亦的消息的渠道就是给杨爸爸打电话,但是他不敢也不能,他怕打扰到他们,他甚至都不知道杨亦是单纯的传递消息还是……身陷险境,具体是怎样的险境他更是想都不敢想。

    慢悠悠的冲澡洗到尾声,刚刚把花洒关掉就听到了外面的门铃声,只好用自己带的浴巾简单的围了一下就跑出去给吕祁开门。

    当然,在开门之前他都以为是吕祁的。

    “……”

    “……”

    陈井看着门外抱着衣物惊住的潘启韧懵逼,潘启韧看着门里只有一条浴巾受到惊吓的陈井懵逼。

    相视无言过后还是陈井最先回过神,不自然的侧身把人让了进来,回身就去卫生间把皮卡丘睡衣套上了,“我以为是吕祁。”

    潘启韧还算镇定,解释的有条有理,“吕祁被他们灌了不少,今天晚上应该他们一群人就是通宵的节奏了,所以我就被他们赶过来了。”

    陈井边擦头发边问,“你不和他们一起玩儿么?”

    “不了,这几天都被汤安晚上打游戏吵得没睡好。”

    陈井理解的点点头,拿着吹风机就要出去给潘启韧腾位置,“你洗吧,早点休息,我熬不了夜你们是知道的,这几天都是被他们强行把我的生物钟延迟了。”

    潘启韧也没有多话,就像两个人还是在集训的宿舍里一样的感觉,又好像有哪里有些别扭,反正陈井是心知肚明了,只是选择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洗完澡躺平的潘启韧也没有出言关心陈井的胃,大家都是明白人,也没有多说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而侧身对着窗外躺在床上的陈井鲜少的不是因为紧张却失眠了,心里总是不踏实。

    “陈井。”

    “嗯?”

    “没什么。”

    “你说。”

    “只是想问问你,你男朋友今天是住在你胃里了么?”

    “……”

    陈井对于六百大神突然的文艺非常不适应,哽了半天才轻飘飘“嗯”了一句。

    潘启韧也翻了个身,看着陈井露在被子外面的毛绒脑袋,“那你现在胃疼么?”

    “……疼。”

    “厉害么?”

    “很厉害……”

    “那你打算怎么办?”

    “放弃治疗……”

    “晚安。”

    “安。”

    ☆、part 76

    第二天陈井是被门铃敲醒的,但开门的不是他。

    潘启韧看着门口一脸生无可恋的吕祁就能猜测到昨天晚上的战况到底有多激烈。

    吕祁直直地扑到陈井床上,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陈井看了看半压在身上装死狗的吕祁,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所以你们是从昨天晚上一直玩到了现在?”

    顿了很久吕祁才缓缓地给出了答复,“他们国王游戏玩到了两点,然后看鬼片看到现在五点。”

    陈井再一侧头就看到了紧跟着吕祁已然跳到自己枕头旁的暹罗,瞪着大大的蓝宝石盯着自己,陈井很自觉的把床让了出来要去和潘启韧躺一窝。

    见状,潘启韧直接表示自己回房睡好了,结果吕祁“呵呵”笑了几声,“你不用回去,没你的地儿,我就是因为睡觉位置不够被他们赶回来的。”

    于是乎陈井就惊呆了,那可是十几个人啊,竟然都给挤到两张床上去了,潘启韧站在床边也点点点了半天,终于是向现实妥协了,爬回了床上和陈井分着被子想继续补觉,可躺好了以后,潘启韧才发现,补觉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并不代表真的可以补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