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的策划,最主要的是,他有个我们都很熟悉的哥哥。”

    胡总话说到一半就吊在这里,死死地盯着孟总的神情,陈井也一直仔细关注着,可孟总似乎真的一点不知情,好奇的问是谁。

    陈井摸了摸鼻子,他当然不会说杨亦,“陈言是我表哥。”

    等司容别过了两人,陈井才不解的问司容,“为什么互联网的老总也会在?”

    司容回头揶揄地看了陈井一眼,“这需要什么理由么?小孩儿不懂。”

    说完对面就过来几个老外跟司容打招呼,这回陈井是彻底在边上当摆设了,不是没学过外语,只是学过跟能听能说还是有区别的,能勉强听懂简单的几句话或者几个单词都已经很不错了,听口音应该是e国人,语速也比较快。

    可中途却发现两人聊天还时不时瞅自己和竹清一眼,陈井下意识的侧头去看竹清,发现他面上虽然没什么变化,耳尖却红了。

    后来老外们离开了,司容才告诉他,刚刚他被夸了美得很东方,竹清却是知道说的远远不止这些……

    “……”

    转完了一整圈,和不少陈井听过的和没有听过的大老板或者成功人士都客套完了,陈井挺直的腰身也没有半点松懈。

    站在角落里,司容帮陈井拿了一块蛋糕,笑容亲昵的问他,“好玩儿么?”

    陈井把手里刚刚喝完的高脚杯搁回了桌上,顺势凑近司容接过了餐盘,“这不是我应该问你的话么,挣钱不容易啊。”

    刚刚说完,陈井就想起了什么,话题一转,压低了嗓子在司容身侧小声质问,“不过说好的任瑾和司凡呢?!”

    还没来得及等到司容的回答,灯光就忽然变了,主持人的声音也从前面传来,是剪彩的时间到了,陈井按照先前司容给自己交代的,赶紧到台前接过早就备好的托盘走上台,司容也跟在后面上了台。

    只是这个程序却和以往的剪彩不大一样,司容先是从陈井的托盘里拿出定制的白色薄纱手套戴上并握上了那把铂金打造的剪刀,可底下众人却是连拉彩的人都没看到,台上唯一一位礼仪小姐接回已经空了的托盘,递上叠在一起红色绸带。

    陈井和竹清捏住两头,在众人面前拉开,果然底下开始有小声的议论了,要说这竹清去拉彩还让人好想点,毕竟是跟在司容身边这么多年,可陈井是哪里出来的,拉彩是开玩笑么?竟然让他去拉。

    不听底下的议论陈井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剪彩本来是开业才有的,在商人们眼里是个比较神圣的事情,关乎气运,拉彩的一般都是非常有分量的人物才对,可司容似乎还觉得不够,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接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今天来的路上,小井还问我为什么百年庆是剪彩,不应该是开业才剪彩么?”

    此话一出底下就笑出来了,只是这一笑包含太多东西,尽管这也是大家的疑惑,但是陈井是和司容一起进场的这件事在他们踏进大门的时候顶楼的大多人就已经知道了,而这种时候司容提到了“小井”,这个孩子的分量不言而喻。

    “大概是看惯了循规蹈矩的各种庆典和仪式所以想来点有创意的,托一托我们司家接下来的气运,废话不多说,百年不是我们司氏的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

    话音刚落,司容就剪断了鲜红的绸带,底下一片掌声,等大家差不多安静下来了,陈井和竹清也把东西都拿走了退到一边。

    司容直接抢了主持人的活儿,继续串场,“不少前辈刚刚也都在问我,怎么不见多年的老友。”

    说着就侧身将来到台下的司爸司妈给请了上来,后来就是他们司家的事情了,陈井听他们说说场面话,又正式将司凡的身份公开了一遍。

    下台了以后陈井刚想去找司凡,结果一转眼人又不见了,司容解释道:“他不喜欢这种场合,每次跑的比兔子还快,晚上的发布会你会见到的。”

    陈井按了按太阳穴,其实他也不喜欢这样觥筹交错的场合,胸前的领带始终让他觉得很别扭,满场的礼服看的他眼花,实在挨不住不想跟着司容到处晃了,陈井自己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填肚子。

    大概是刚刚风头太盛,不少人对陈井有不小的好奇心,时不时就有一两个过来找陈井搭搭话,包括……歪果仁……

    大概是为了照顾陈井,歪果仁刻意把语速放慢了一些,甚至时不时会蹦出一两个中文词组,陈井现在是无比庆幸自己有时候闲来无聊会找杨亦和杨爸爸练口语,不然这一丢人就丢出国门了。

    好不容易熬到他陈井可以离开的时候,司容便载着精神萎靡的陈井奔赴了下一个战场,“稿子都背好了么?”

    陈井扯了扯嘴角,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让他难受的领结上,“错不了,比我政治大题好背多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从发布会上的记者提问到开场陈井的走位和动作,只是这阵仗自然要比刚刚的夸张的多,一路上闪光灯就没停过,陈井只能睁大眼睛,勉强自己不要被闪的睁不开。

    在后台等着自己的是刘睿和苏彦等人,但是最终陪着陈井上去的只有刘睿,苏彦不想曝光在闪光灯下,自然没人会强迫他。

    前面是很简单的桌椅,陈井和刘睿并排坐着,底下全部都是新闻工作者,甚至,陈井还看到了那天被自己逼在墙角问问题的狗仔。

    这场发布会在网上是有直播的,事先安排好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来,陈井在对答中适当的穿插了一些疑似思考的停顿,让过程显得更加真实,陈井除了对着各个镜头换着法儿笑,根本不需要动脑子,后来刘睿也对陈井在《极限》拍摄里的表现表达了高度的赞扬,并称“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

    最后有人要求陈井摆几个动作让他们多拍几张,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陈井自然是一点不摆谱的答应了,但他没有用事先造型师教给他的动作,而是问底下扛着相机的媒体工作者该怎么摆。

    于是最后这一小段成了陈井圈粉的“重灾区”,底下说什么,陈井就努力做什么,不少网友表示这么可爱一定是gay。

    自己的发布会一结束陈井就像是充满了电一样兴奋的要溢出来,心里被涨的满满的,因为接下来他要赶到《敛玉》的发布会现场了,硬要用语言来描述这场发布会到底蕴藏了多少意义,那都是苍白的,他也一点都不想去探究这背后司容做了什么才让光腚总局批下了条子,他只想去感受,去见证。

    而看到现场陈井只觉得好像自己今天的三个场子都是特别的,其实发布会底下应该都是粉丝才对,可这里是一群耽美文圈、cv圈以及唱圈里的大神,粉丝只能蹲在家里看网上的直播。

    ☆、part 8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