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吟。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久违的疼痛和酸楚从腰下袭来,但两人都没有说话,无声的默契里男人连停顿都没有就开始继续驰骋在自己离开许久的疆域里,快感来的太汹涌,陈小井很快就吐出了精华,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后来陈井被按在沙发上又做了一次,在浴缸里做了一次,最后回到床上又做了一次,这样近乎没有理智的疯狂让陈井既兴奋又惶恐,他怕这依然是自己的南柯一梦,所以他只能尽力去配合,努力睁大自己的眼睛及时行乐。

    虽然,最后他还是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却是被饿醒的,陈井只觉得前胸贴后背,饿的胃难受的不行,这才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入眼却是一张熟稔的面孔,着实惊得陈井一动都不敢动,连饥饿感都消失了一样,看了良久终于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摸他高挺的鼻梁和深深地眼窝,指尖传来的温度让陈井几乎要哭出来。

    杨亦勾起嘴角闭着眼捉住了在脸上描绘的手,拉到自己嘴边咬了几口,话语里全是暖暖的笑意,“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陈井一下子笑出了声,低着脑袋小幅度的摇头,尽管浑身的酸痛让他动弹不得,但他还是忍不住凑近杨亦怀里,想要贴在他身上增加一点自己的真实感。

    似乎是看穿了陈井的心思,杨亦搂住陈井的后腰开始慢慢的按摩,在他耳边轻笑,“是我昨天还不够努力,没有让你感觉到足够的真实感?”

    闻言,陈井死死的抓着杨亦的衣领,埋在他脖颈间,想要深深的汲取他身上的冷香,闷了好一会儿才出声,第一次张口却没能发出声音来,第二次才勉强用哑哑的嗓音问出了心里的疑问,“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我都不知道。”

    “想给你一个惊喜,就没提前给爸妈打招呼,一路赶回来太累了我就想在你这会儿睡一会儿,结果就等来了一个神志不清倒头就睡的小朋友,都没有发现床上有人就握着手机死死的睡过去了,我看你手机上的闹钟备注才知道你们下午两点的机票去我那儿,我就跟爸妈打了声招呼,帮你把闹钟关掉了。”

    这一段话杨亦解释的格外长,磁性的声音里全是宠溺和耐心,陈井听着这么近在咫尺的耳语几乎要魔怔了,反应了半天才默默“嗯”了一声。

    其实陈井有很多问题,但是他都问不出口,只能慢慢的用明明已经嘶哑到快要说不出话的嗓子告诉杨亦自己考过了n大,但是其实高考考得并不好,他连过五百的把握都没有,又说觉得数学卷子白学了,一看到后面的大题题目就懵逼了,平时的送分题他连题目都看不懂,感觉努力这么久都白搭了,好多人考完数学出来都哭了……

    无论陈井说什么,杨亦都照单全收,一边帮陈井按摩一边静静的听着,时不时回应一声,终于在最后陈井忍不住了,“你……身体怎么样?”

    见怀里的人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杨亦吻了吻他的额头,打趣道:“我身体怎么样难道昨天晚上还没感受出来?”

    却不想陈井红着脸很严肃的瞪了自己一眼,“你认真点回答!”

    “其实我在你高考前一个月就好了,只是一直在那边做恢复训练,问题也不大,就是神经受损对手指灵活度影响比较严重而已。”杨亦顶着陈井的额头,鼻尖对着鼻尖慢慢道来。

    陈井不开心了,“你怎么不早说啊,爸妈也没告诉我,那现在呢?你手速慢了不是对你敲键盘影响很大么。”

    “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等你高考完了我就直接飞回来见你,爸妈不也没告诉我你们昨天下午的飞机去那边,现在已经大体上没问题了,不影响什么。”杨亦眼里全是笑意,似乎觉得陈井不高兴鼓起来的小包子很是可爱。

    “真的?”陈井还硬要扯着难受的嗓子多问一句确认一下。

    杨亦伸手揉了揉陈井的膝盖和手肘几个关节处,“真的,这里还疼不疼?”

    “废话。”陈井飞快的斜了杨亦一眼,就闭上眼睛不肯啃声了,昨天晚上被按在浴缸里的姿势还浮现在眼前,你试试跪着被我做看你关系疼不疼。

    杨亦见陈井闹脾气不看自己了,就任劳任怨的帮着揉了揉关节,结果没一会儿陈井的肚子就开始叫了起来,听的陈井耳根又是一红,杨亦却表示:“你已经一晚上加上一上午没吃东西了,我已经做好了,等我都端进来给你,嗯?”

    陈井这才知道原来杨亦是起来做好了饭菜才回来陪自己睡回笼觉的,一想着自己这么久滴水不进还做了这么费神的剧烈运动就觉得肚子饿的不行,“但是我还没刷牙。”

    也不是第一次为陈井做全套服务了,杨亦熟练的抱着陈井去卫生间洗漱,又给放回了床上,赛好枕头垫在腰背上,支起小桌子就给把外面的饭菜都端来了。

    陈井看着一桌口味清淡的家常菜口味大开,比昨天中午一盘子就三位数的烧钱菜来的有食欲的多,可看到杨亦最后端进来的一碗又是川贝又是雪梨的东西脸就黑下去了。

    对于陈井刺人的目光杨亦非常坦然,“也不是第一次了,有经验自然就知道了。”

    “……”虽然陈井承认这确实不是第一次下不了床……

    吃到一半陈井突然想起来昨天在沙发上的事情,“不对啊,昨天怎么看都是临时起意,难道沙发垫底下你也藏了润滑剂?”

    闻言,杨亦的筷子顿了顿,“你放在茶几上的橄榄油护手霜被我临时征用了。”

    “……#”

    “而且用完了。”

    “那是我新买的!我才用了一小半!”

    “太久没做了,怕你受伤。”

    “……##”

    “其实还不错。”

    “哈?”

    “以后护手霜都买橄榄油的吧。”

    “……###”

    后来陈井连着在床上躺了两天,这期间都没有被放过,和杨亦互相用嘴巴和五指姑娘解决过,而杨爸杨妈也非常懂得完全没有来打扰两个人,不然陈井真是不知道拿自己膝盖和胳膊肘上的淤青怎么办。

    直到第三天的晚上陈井吃完了杨亦切来的水果,终于好奇的问出口,“你怎么一点都不问我那天昏昏沉沉的怎么了啊?”

    杨亦停下收了水果盘要出去的身子,转头看陈井,“就算我神经还损着也能把那天发生了什么查出来。”

    这句话听的怎么觉得怪怪的呢,陈井嘴里砸了半天才觉出味儿来,看着杨亦出门的背影喊道:“哎!不对啊杨先森!我怎么觉得你这出去一趟突然一下子嘴就贱起来了。”

    放完盘子回来的杨亦才笑着回答陈井这句话,“大势所趋,民心所向吧。”

    “啊?”陈井听的不明所以。

    结果杨亦直接把笔记本在陈井面前打开,按出了一个网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