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上面是一个投票的东西,等陈井仔细一看,小心肝儿都要咽出来了。

    是个关于“陈小草未来老婆特征”的投票,众多选项中“首先得是个男的”位居榜首,票数多的离谱,其次就是得是个会说话的,原因是现在社会太复杂,小草需要一个嘴巴狠的在关键时刻帮他堵住悠悠之口,再其次就是得座强大多金的靠山,理由是“你没见咱们小草这么娇嫩,刚高考完又心思单纯的,当然得有个靠山帮他把圈儿里的浑水给拦一拦啊”。

    ……

    ☆、part 88

    沉默了很久,陈井终于问了一句,“为什么网友也开始叫我小草了?而且为什么票数最多的是这个!”

    杨亦又换了几个界面,是前几天的事情了,有头条有热搜的,竟然是说自己关注的唯一一个人就是那天在一片“嫁我”的评论里说“陈小草有主”的那个人,还把自己关注的id里的照片贴出来了,虽然没有正脸,但是度假的照片里和风景合在一起的衣服和长腿很显然就是个男孩子。

    于是,就这么有理有据的让那个选项成了这么一个投票的最高票数,网友们也开始迷之热衷于“陈小草”这个称谓,牵连着易一凡的微博都莫名多了很多粉丝。

    陈井是看的一愣又一愣的,自己只是顺手关注了一下易一凡的微博而已,这几天又一直懒得看就这么了,他只好再“顺手”关注了贺西、黄竞他们一大群《极限》剧组的人,顺便把什么司氏的官微啊,任瑾和司凡的微博啊,《敛玉》的官微啊也都一并关注了。

    后来陈井才知道本来杨亦是准备等他在他最后一门外语考场外面接他回家给他一个惊喜的,可因为e国那边有些事情耽搁了才没赶过来。

    话说回来,现在正是暑假的好时光,不干点什么好像说不过去,杨亦新办的手机号都快被各种人给打爆了,拍广告的、上综艺的、访谈的、拍照的,总之什么都有,陈井是一律懒得理会,就想拉着杨亦出去旅游。

    这会儿出不了门可不就是在床上计划了好几天去哪里么,天天看易一凡秀的实在是忍无可忍,杨亦也会时不时帮着参谋一下,可正当两人商量的火热恨不得行李都收拾好了就要直接走人的时候,被一通电话给拦下来了。

    刘睿亲自电话过来非常诚挚的邀请陈井他们一家四口去s市参加《极限》第二季最后一期节目的录制,食宿全包,免费旅游。

    陈井反正是一点都不想对答案,考都考了,怎么样都没得改了,看命吧,出分数之前不影响心情当然得浪一点,免得到时候打击太大就浪不起来了,在去s市的飞机上陈井逗杨亦,“要是我没学上了怎么办?”

    当然两人都知道这不可能,因为就算没上五百也能去z传,实在不行不还有c音等着呢,再不济上个二本又怎么了,但杨亦还是假作非常严肃的思考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陈井说:“我书读得也不多啊,就比你多混了四年。”

    “噢”了一声点点头,杨亦倒是没忽悠他,那四年确实是混过去的,陈井眼睛珠子又是一转,“但我肯定找不到工作啊,不成了被你包养的小白脸了。”

    杨亦笑了出来,“傍大款不是应该很爽?”

    陈井靠在靠背上挺了挺腰杆儿,“不行,被傍比较爽。”

    闻言,杨亦伸手把陈井一把扯到了自己怀里,低头在陈井耳边小声说道:“所以前几天你也很爽了。”

    陈井面上瞬间红了,想用手肘去顶杨亦,“你这是什么逻辑!”

    却被极富技巧性地握住手肘开始揉捏,“不都是被动。”

    呼出的热气喷在陈井的耳根上惹得陈井狠狠瞪了一眼,“能不能不要用这么色情的声音说话!我还是个未成年!”

    “恋童癖是我的错。”

    “……”

    那天下飞机见到刘睿了以后,刘睿第一件事不是聊拍摄的事情,而是把手机屏幕亮给了陈井看,是热搜榜上的,关键词是“被动”,看完了以后陈井默默看了一眼自己手上还捏着的飞机票。

    “我帮你看过了,是你的航班和位置没错。”刘睿忍笑邀功。

    陈井转头就要踹杨亦,“说好的高冷呢!你这个大骗子!看看你现在和当初的差别有多大!”

    杨亦边捏着陈井的双手跟着刘睿往剧组的保姆车里走边笑着回答,“你就像是在抱怨婚前婚后一样,人家歪果仁对我们文化慕名已久,终于有机会过来看看就听到我们对话了想贴出来感慨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速度也太快了,前脚才下飞机,后脚就把航班和位置全部po上去还上了热搜……”陈井简直对现在网友们的迅猛无言以对。

    刘睿坐在保姆车的前排笑,“追风捕影一向是特色,等会儿陈井和我们到了地方先下,杨亦你们只能到了酒店再出来,不然肯定会被拍的透透的。”

    这是肯定的,现在的陈井可是今非昔比,要真有点什么爆炸性的新闻是不可能像先前那样在无形中堵住的,其实拍摄也就最后这么两天了,可惜陈井急着想去e国,暂时对s市没什么兴趣,于是直接说好了明天晚上拍完了就飞e国。

    一见着贺西他们陈井就露出了小虎牙,给了好几个大大的拥抱,连文姐都没有漏掉。

    现在电视上才刚刚开始第二期,都没播几期这边就开始拍最后一期了,这一天下来陈井是叹为观止,这烧脑的程度和互动的范围真是越来越大,看到黄竞去找大楼滚动屏,孙敬雷去找s市广播电视台的时候,陈井只觉得要上天,真是要发展成全民综艺的节奏啊。

    到了最后一天的晚上,六个人好不容易聚到了一起在剧组住的酒店的顶楼天台上,看着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用黑布蒙起来的长方体,几人还有说有笑的走过去表示不知道导演组又想玩儿什么花招。

    高勃还在说笑,“会不会把黑布一拉开里面会蹦出来什么特别吓人的东西。”

    黄竞摇头,“这是最后一个晚上了,肯定没那么简单。”

    孙敬雷在一边敲板,“反正不管怎么样,王展去开。”

    王展哭脸,“为什么是我啊!”

    罗云祥辛灾乐祸,“哎呀,展哥,开盖有奖嘛。”

    贺西在一边完全状况外,“为什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等王展上去战战兢兢的拉开黑布以后,随着“嘀”的一声,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是个冰柜,刚刚一声“嘀”就开始从二十分钟倒计时了,从上面一张海报大小的玻璃看窗里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贺西第一个炸了,“我天,陈井怎么在里面,这上面显示的是十五度,他就穿了一件短袖啊!”

    黄竞也不淡定了,转头问边上的拍摄人员,“这是不是还在拍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