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井蹭了杨亦一下后一边回过身子在空姐的目光下把系好的安全带展示出来,一边小声问他,“你们e国人都是这样的么?真的和传说里一样对同志这么包容?”

    杨亦表示其实在国外,很少有人会过分的去管别人的事情,基本在e国的地铁里都是不会有人聊什么天的,走在路上的两个人关系再好也不会挽着手或者牵着手走路,除非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如果是两个同性,那就一定是同性恋,反正在e国同性婚姻是合法的。

    陈井想着刚刚杨亦报出的名字觉得好笑,“你怎么不说中文名字?”

    “你怎么不说你的大名。”杨亦把水杯固定在小桌子上勾唇看陈井。

    “不过话说是不是你们歪果仁都觉得对咱们黄种人比较脸盲,所以她没认出来。”陈井一点没看出杨亦挑起的眉毛藏着什么意味。

    “你已经对我说了两次‘你们’了,你能对k国的明星脸盲就不许‘我们歪果仁’稍微脸盲一下?”

    闻言陈井瘪了瘪嘴,其实就算让他看一个刚刚出名的随便哪国的新人的照片他也一样不能一眼在人群里就把他认出来,不过这不是保险起见,两人还是对这位赵小米女士深藏功与名了。

    好像在这种交通工具上,陈井除了睡就是睡,当然撇开杨亦喊他起来吃东西不算,睡了个自然醒以后陈井就开始兴奋了,眼睛里掩不住的小星星让杨亦忍不住笑出来。

    “你就这么兴奋?”

    “那当然,都说了多少次了,乡里娃没见过世面啊!”对于杨亦的表情,陈井看都懒得看一眼。

    “这样?难道不是要去我长大的地方了所以兴奋?”杨亦的反问里满满的揶揄。

    陈井的回应是一声轻蔑的笑,绝对……不承认杨亦说对了。

    后来下了飞机,两人同赵小米女士简单的道了别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也许是陈井是黄种人而身边牵着他的杨亦是混血的缘故,两人的回头率非常高,但这人生地不熟的,反正也没认识的,陈井丝毫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和杨亦两人各自拖着自己的行李箱。

    国外和国内的画风差距真的很大,陈井仅仅是走到打车的地方这么一小段路都要东张西望个半天,看到什么特别的还会摇自己被杨亦牵着的右手让他也一起来看。

    从等车到后来搭上出租车陈井的问题就没断过,尽管他说的都是中文,旁人并听不懂,但大概是情绪太高昂,戴着帽子的的士司机大叔忍不住对后排坐着的两人感慨,“看起来,你们的感情很好。”

    这句话,陈井听懂了,立马奉上了小虎牙,一点不害羞的道谢,司机大叔显然还觉得很新奇,“你是c国人吧,不是都说东方人很含蓄很容易害羞么?”

    对于这个开放式的问题陈井一时半会儿还需要一点时间来组织语言,打腹稿的时候还得惦念着语法不要出错,以免在歪果仁面前丢人,杨亦看了看身边认真思考答案的陈井很自然的帮着接上了,“我爱人第一次来我长大的地方比较兴奋,听先生你说我们感情好,自然也会很开心,你知道c国是个相对传统的国家。”

    闻言司机了然的点了点头,明白杨亦的潜台词是这样的感情在c国的认同度并不是很高,后来又简单的和杨亦聊了几句,语速就快了起来,陈井只能勉勉强强听个大概里的大概,毕竟学校里教的那些真的没办法让他自如的面对本地口音,能听懂就很不错了。

    确认再三自己听不明白两人的对话以后,陈井开始专心专意的看着车窗外,尽管是市中心,路上的行人也远远没办法和国内比,可这种稀疏让陈井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闲适淡然,满眼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当然也有黑种人和黄种人。

    念及此,陈井忽然想起爸爸湖蓝色的瞳色和贵族气质的金发,又转头看看杨亦,好像除了面部轮廓要比黄种人深邃一些,肤色要浅一些以外,无论是头发还是瞳孔都是百分百纯黑的,原来在国内还没有太在意,现在回到了他的家乡一下子就明显起来了。

    “你小时候会不会被同学觉得是歪果仁?”陈井好奇的戳了戳边上的杨亦。

    “那是很小了,后来长大一点就能看出来是混血了。”说着杨亦还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得到了答案,陈井又转头继续去看外面的建筑和行人了,就是这么一路想到哪里问到哪里,得到答案就不理杨亦了的节奏让司机觉得两人的相处模式很有趣。

    “感觉他年纪不是特别大的样子。”司机从顶上的镜子里看后座跟个孩子一样看外面的陈井。

    “九月底才满十八岁。”杨亦也看了他一眼,笑得温和。

    “真好啊,很羡慕你啊。”

    “怎么这么说?”

    “有个年纪小的爱人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那种自己可以总是帮到他,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的感觉。”

    闻言,杨亦直接笑了出来,引得陈井转头看他,“你们说什么了笑得这么开心?”

    “没什么,他说你看着年纪小很可爱。”言语间,杨亦帮他理了理额前的碎发。

    ☆、part 90

    陈井本来还以为回到杨亦家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扫卫生,结果一开门却是妥妥的干净整洁,杨亦帮他把行李拖进屋里之余看出了陈井的疑惑,“来之前请人打扫过了,你就负责拎包入住,嗯?”

    一路上陈井的心情都很好,进到这个充满了杨亦气息的家里更是露出了虎牙,一下子跳起来扒到了杨亦身上,杨亦动作熟练的托住了他的屁股,“你这到底是什么习惯?”

    陈井居高临下的在杨亦额头上“啾”了一口,“爱你的习惯,一般人我都不扒的。”

    见陈井精神这么好,杨亦二话不说便把扒在自己身上的小孩儿抱进了房间里,按在自己久违的床上就要开始扒小孩儿的衣服。

    陈井倒在床上还弹了两下,见状赶紧喊道:“哎哎!我肚子饿了!”

    对此杨亦的回答是,“我也是。”

    “……”

    反正等陈井把饭吃到肚子里,已经是晚上的事情了,杨亦怕他吃不惯还专程带他去了唐人街。

    吃饱了饭两个人沿着运河往家的方向慢慢走,尽管是夏天,但e国的纬度要比c国高的多,杨亦右手搁在陈井的右边臂弯上把人往怀里带,时不时帮着搓一搓胳膊怕他冷。

    走在这边的街上和走在国内的街上感觉真的很不一样,但后来回到国内以后陈井才发觉,也许只是自己和杨亦还没来得及在国内像这样两个人一起悠悠哉哉的散过步而已。

    想想两人从在一起到现在,这好像是难得的彻底闲下来的时间,就连上次的暑假都被剧组剥削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总时不时被睿哥他们找着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