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毅定定的看了陆介几眼,似乎从没见过用这样口吻说话的爱人,但这次他没有制止陆介,只是沉沉的跟着回答,“semperfidelis.”

    这两个简单的单词让陈井震撼了很久,勾起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两个单词的记忆,那时候他仅仅是从小说里知道这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信条“永远忠诚”,“semperfidelis”是拉丁文的说法,翻译成英文写作“alwaysfaithful”或“alwaysloyal”。

    直到了现在,陈井觉得自己似乎懂了点什么但又觉得自己是错过了点什么的,他不敢说什么,甚至不敢在心里做出任何结论的论断。

    那天晚上陈井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一点也不意外的被杨亦一把保住了,从头顶和背后传过来的熟悉味道包裹住了陈井的所有思绪,似乎在帮他一点点的捋清那些杂乱的,和不知所措的。

    寂静的黑暗里两人都没有说话,陈井却忽然在默契的呼吸间听到了许多一样,“永远忠诚”的是自己的祖国没错,但在这之前,刘明毅对陆介的忠诚才是排在第一位的,军人几乎都明白“忠诚”这个词的分量,何况是这样的三个人。

    虽然刘明毅没有明着说什么,但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单词其实就已经是最有力的态度和说辞了,所以最后老爷子的沉默就是妥协了吧,姜还是老的辣,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细枝末节,大概是早就发现了两人的事情只是一直在等两人挑明坦白的一天吧。

    陈井一直知道自己这种睡前想事情的习惯其实不算好,但就是控制不住,似乎永远都不会有什么事情都想明白的某一个夜,睡前伴着自己入眠的总有那么一两个尚待解决的问题,比如z传。

    谁也没有具体提及陈井的离开会怎样,直到在发布会的后台,贺西无心的问及,“你去那边读书,杨亦呢?”

    陈井看着梳妆镜里的自己浅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不知道。”

    话一出口惹得旁边正让化妆师打理头发的司容也为之侧目,“不知道?”

    陈井一边配合着化妆师的动作垂着眼睑让她画眼线一边淡淡的回答:“嗯,不知道。”

    “你们都没有讨论过么?”速度稍快的贺西已经完成了所有装束,极其震惊的看着淡然的陈井。

    陈井依旧没有看任何人,只是动了动嘴唇,“没有。”

    司容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陈井,主动转移了话题,“今天不用太拘束,前半场发布会结束以后媒体会全部撤出,后半场你就彻底自由了。”

    陈井乖乖点头,倒是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可能一辈子这都不会将是他喜欢的生活,但最起码,他得习惯,越早越好。

    相差无几得发言以后是各自pose和闪光灯的时间,陈井需要做的就是在底下不断地鼓掌以及,保持微笑。

    ☆、part 95

    你永远不知道那些长枪短炮会从什么角度拍到你在做什么的照片,所以你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证三百六十度的完美,但你不能一动不动,你得时不时侧身同身边的人进行一个简短愉快的洽谈,不能凑得太近,不能离得太远,不能笑的太灿烂,当然也不能显得不够真诚。

    即使陈井知道今天他坐在这个会场里百分百是负面新闻的绝缘体,他也不想麻烦任何一个人,虽然可能仅仅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于陈井,他希望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用依附任何人。

    在结束之前,陈井也前前后后同不少艺人交谈过,对于极个别他暂时能说出个一二的也会主动上去搭上几句,当然大多都是别人主动,更多的还是和贺西呆在一起吃吃点心聊聊近况。

    “你和我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感觉变了很多又好像一点都没变。”贺西说的很直。

    陈井从身边走过的侍者托盘中礼貌的拿过两杯鸡尾酒,向贺西伸出右手的同时回答道:“我也马上就要是个成年人了,哪能再像原来一样没心没肺的。”

    贺西接过陈井递来的鸡尾酒,听到了答复却没有很快的回复他,只是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盯着陈井,似乎还想要研究的更加透彻一点。

    挨不住贺西一定要看出个所以然的眼神,陈井失笑,“都说人分三六九等,说白了无非是看每个人在你心里占的是哪一等,是按财富还是按其他什么分等,都因人而异,我对我自己心里的三等、六等和九等当然相处的方式也不同。”

    这么一大段和陈井原来画风偏差极大的话下来,贺西顿了良久,在和陈井双双举杯咽下一口鸡尾酒以后才开了口,“不愧是高考过的人。”

    差点没让陈井一口酒呛出来,“什么鬼!”

    “哈哈哈哈哈,有种自家院里的崽子人前装样,人后还是我的狗子的快感。”贺西的笑声不算小,只是比起嘈杂的会场显然不值一提。

    陈井浮夸的翻了一个白眼,“你的狗子陈井并不想理你,并向你翻了一个白眼。”

    总而言之,当陈井出了会场的大门见到杨亦的时候,手机里已经更新了许多新的联系人,明星、演员、编剧导演什么的,一大堆名字都来了,整的陈井没办法,只能当着人家的面备注上大名,转头再暗戳戳的把职业也备注上去。

    边凭快速记忆添备注边对边上开车的杨亦打趣,“你说我这手机要是不小心丢了得多值钱,我是不是得给我通讯录上个锁啥的?”

    “你开心就好。”杨亦对于技术方面的事情一向秉承着这样的态度,反正无论陈井什么时候丢多少次都不会出任何问题。

    录取结果出来的一点也不意外,陈井不提别的什么,杨亦也不问,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小孩儿每天乐和着,和同学出去看看电影吃吃饭,时不时想起来该准备准备大学的用品了,杨亦再把早就打包好的东西慢慢拿出来给他。

    可两人不提这事儿,不代表真的就没人提了。

    杨妈妈对着日历研究了一会儿,“今年因为峰会你们那一片开学都比较晚,九月十八号去报道,军训个二十天不到你们就又放假了,嗯……”

    陈井边吃水果盘里的水果边安抚杨妈妈,“这还不好嘛,我可以在家里多呆几天陪陪你们,十一放假又可以回来了。”

    杨爸爸自然是明白自家夫人的心思,“一个半小时的飞机,五个小时左右的高铁,不算远,来回也方便。”

    “那去呢?我们自驾过去吧。”杨妈妈其实一早就撵掇着杨爸爸查好了路线。

    陈井就知道,歪到了身旁杨亦的身上,“自驾好远的,得开好久的车,劳命伤财啊。”

    “可是飞机和高铁不方便拿行李啊。”杨妈妈似乎纠结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

    一句说完了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