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惊,“呵!wodema……我记得你昨天上床挺早的,怎么这黑眼圈儿这么吓人,关着灯都能看见,好大一坨……”

    “……”

    见陈井不说话,还是那么直挺挺地目视前方,盯着自己的书桌墙,吴恺真的有点被吓着了,“不是,我说陈井?小陈同志?你这是咋啦,你几点起来坐着的啊,晚上没睡好啊?我这军训结业终于完了都快累死了,你咋还有精神这么折腾?”

    “……”

    “不会是……失恋了?那也不能啊,你这官方cp给卡的死死的,怎么也不可能啊,那是吵架了?应该也不会啊……不是,要不你给哥说说呗,到底是咋了?”

    看着吴恺这一副掏心窝子要长谈的架势,陈井张了张嘴,吴恺这正盼着他能说点啥,结果一个音节都还没出来,陈井就又给闭上了,可把这大老爷们儿给急的。

    “哥,我喊你哥成不成,你随便说点啥都成啊,憋不说话啊。”吴恺看着陈井这么一副反常的模样,真心有些上火。

    闹得室友这么为自己的情绪买单,陈井其实也不想这样,终于是找回了言语,“没有……”

    “没有?”

    “就是……”

    “就是?”

    “就是下午的讲座有点小紧脏辣。”

    “……”

    吴恺只能努力保持围笑……自己这么眼巴巴的等着,就给盼来了这么个答案……

    看着吴恺默默摸去上厕所的背影,陈井只觉得自己跟个怨妇一样都要神经衰弱了,这很不正常,也很不应该。

    自从来了这边,陈井就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有点不大对了,明明是自己主动的一个离开,为什么自己还这么不踏实?再怎么样也应该是杨亦那边不踏实啊,结果他还出差……

    出差出差出差……

    陈井在下午讲座开始之前脑子里都还回荡着这件事情,尽管整个后台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似乎都在忙着加他联系方式,帮着上妆的学姐也在边上时不时问几句。

    比如说……

    “陈井,你和杨亦是怎么认识的?我们都很好奇。”

    学姐刚夸完陈井皮肤好就开始问正题了,陈井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难道要他说半夜跑到别人家里认识的?

    “是上下楼的邻居。”陈井回答的比较含糊。

    旁边正抱着摄影机的学长直接怼了过去,“一会儿你不就啥都知道了,慌什么,你得留点东西给人陈小草上台说吧。”

    瞬间陈井就懵逼了,什么鬼?什么叫一会儿上台就什么都知道了?

    “不是只是说《极限》的事情?”

    “新生还没有透彻地感受到z传的套路啊,哈哈哈,一会儿你就明白了,以后要注意做好防溺水工作,哈哈哈!”

    看着一边的场务姐姐笑得如此嗨皮,陈井忽然就虚了……

    可真正上台以后一切都非常正常,见底下座无虚席并且加座无数的盛状,陈井有点懵,刚想问边上充当工作人员的学姐学长是不是每次有讲座都这么爆满,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见学姐一副“wodema”的表情。

    “怎么了?”

    “这是我入校以来,第一次主持有这么多人的讲座……”

    “???”陈井又一次黑人问号了。

    “平时如果不是要刷讲座分来的人真的不多,除非是来了特别特别特别有名的大咖。”学姐边激动地拿手机又是拍照又是录小视频的边抽空给陈井解释。

    ……

    “大家好,我是16新生,陈井。”这是陈井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主持人都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底下的掌声、口哨和欢呼声就一片一片地朝着台上涌来,热情地让陈井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他真没想过大家会对刚刚还没成年的自己兴趣这么高。

    因为是访谈类讲座,所以台上有两个长沙发和一个小桌子,陈井和主持人各坐一边,一直过去了一个小时陈井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毕竟确实是针对《极限》创作的一个小小访谈,随便谈谈当时的脑回路和录制感受就好了,陈井也都说的尽心尽力。

    直到……

    “下面就到了大家期待已久的环节,q&a!”

    “???”陈井万脸懵逼什么鬼?他怎么不知道有现场问答这种东西???

    主持人丝毫不遮掩这个对陈井的套路,“哈哈哈,事先工作人员并没有告诉咱们小草会有这个现场答疑的环节,就怕吓到小草,他不肯来了。”

    底下哄笑一片,掌声和期待成正比,整个挤在阶梯教室的同学们都躁动了起来,陈井傻眼了一会儿才缓过来,难怪……看来以后真的得小心做好z传防溺水工作了……

    “考虑到同学们高昂的求知欲,我们特意选在了今天下午,大家有充足的时间!”

    主持人话音刚落,底下又是一阵骚动,陈井只能默默接受现实。

    ……

    “我想问一下,当时和那些老戏骨在一起录节目的时候心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嗯……人人平等算嘛?哈哈哈,就是……和他们在一块儿就觉得是和家里的长辈呆在一起,一点打牌的架子都没有感受到,大家都很照顾我。”

    “虽然前面主持提问里面有涉及到过,但我还是想详细问问你,关于《极限》的创作初衷。”

    “初衷啊……这个算是机缘巧合之下有了这么一个机会,然后我就很巧地把握住了,其实我觉得会是《极限》而不是其他的,最大的原因应该是我想为我大天朝的创造力正正名,不是完全别出心裁和原来所有传统综艺套路完全不一样的综艺形式,是通过借鉴和发展得来的我们自己的东西,适合咱们天朝国情和脑回路的这么一个东西吧。”

    显然这个同学是有备而来,听完陈井的回复立马追问道:“那你怎么看待被指抄袭的事情?”

    对于这个问题陈井也非常无奈,“都说天下文章一般抄,就看谁抄的好咯,我记得有人曾经跟我说,这世界上的大道理也就只有这么多,早就被前面几千年的聪明人都说完了,我们能顾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往更远了看就已经非常不错了,说现在天朝抄袭现象很严重,这个我们都没法否认,但这么多节目这么多想法,创意撞撞车也无可厚非。”

    然而站起来的这位戴眼镜的同学却依旧不肯罢休,“你还是没有直面我的问题,所以你是承认了抄袭么?”

    主持人也没想到会被这样揪着不放,赶紧出来想打个圆场,“这位同学的问题真的非常犀利啊……”

    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陈井直接接过了话头,“天才和变态也就一线之差,谁也不能断定天才的皮下面到底有没有一个变态,我觉得我们剧组是借鉴以延伸发展,你却觉得是抄袭,只能说这种事情,看谁抄

章节目录

邻居到同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廿小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小萌并收藏邻居到同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