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们踏进欲望山庄的那一刻起,你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最後,我们开始今晚的晚宴,最完美的演出,也是第一场测试──乐园。”

    话落音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劲,好似有把火在身体里扑腾一下,燃烧起来。

    乐园(一)

    第三章:乐园(一)

    第一场的游戏规则十分简单,也淫乱到荒诞──群p。

    这里有三十位男性,请随意使用,对象随便选择,这里没有地位阶级之分。你可以被强暴,也可以强暴别人,如果你力量足够强大的话。

    能忍住春药的药性而不参与的,在测试结束後将会处死。

    最後,本次测验中,必须有五个人死亡。不能使用暴力与任何手段,只能使用阴茎。说的粗鲁点,就是将他们干死!

    如果少干死一个人,或者多干死一个人,那麽将随机抽选出两位处死。

    所有人都被这荒谬的游戏规则惊呆了,有的人甚至猛扇自己的耳光,确定是否在做梦。但身体的异样告诉他们,这一切是真实的,不是个笑话。

    “那麽,请各位好好享受。祝大家玩的愉快,基督保佑你们,阿门。”伯爵在屏幕里举了举杯,然後喀嚓一声,切断了电源。

    他消失了。

    那位颁布法则的老管家也不知何时不见了。

    硕大的宴厅只剩下三十位被欲火焚烧的男性,大眼瞪小眼。

    微弱的烛火扑簌摇曳。

    寂静的厅内只能听见雄性们因为发情而发出的粗重的喘息,像饥饿的狼群。

    谁也不肯先出手,他们在忍耐著,试图抗拒这残酷而又淫乱的游戏。

    他们都是男性,大多数人从来没有想过去碰男人,玩男人的後门让他们觉得恶心。只有少数上流社会的人动了心思,在他们的世界中,玩弄美男也是一种时尚。

    不知道是谁先发出第一声呻吟。

    “啊……好热……”

    那绵软的、饱含著屈辱与甜蜜的声音,就像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所有的欲望全部爆发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第一个被扑倒的,是那位娇滴滴的男士,叫毕巴。当时他正抱著头蹲靠在大门前,痛哭流涕,害怕的浑身发抖,不停的喊著:哦,上帝,上帝……

    他的软弱使他成为了狙击目标。

    有两个男人朝他走来,边走边脱裤子,边脱裤子边撸著胯间丑陋的阳具,走到他跟前时,阳具也胀成了巨大的肉刃。

    “嘿,宝贝儿,你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需要我们来安慰你吗?”

    “你长了一副欠操的脸,小妞儿。”

    毕巴一脸的惊惶,不住的往後退,可身体被春药浸染的无一丝气力,而且身後也没退路,漂亮的蓝眼睛涂满了恐惧。

    “别,别过来……你们这些臭虫……别碰我……啊啊……别碰我,拿开你们的脏手!”

    毕巴的叫声只能更加引起男人们的嗜虐欲。

    两个男人,一个捉住他的手脚,一个撕裂他的衣服。动作非常的粗暴,很快,毕巴就赤裸裸的躺在了男人们身下,扭转呻吟著,恐惧感甚至令他忽略了春药带来的异样感。

    “别碰我……求你们……别这样……上帝……啊上帝……”毕巴苦苦哀求,男人们却狞笑著,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一人的手抚摸上了他的乳头,一人将他的两条长腿分开,手指探入他的股缝间,找到那私密的入口,便毫不怜惜的将三根手指狠力插入。

    “啊!”毕巴的声音突然拔高,尖得像游走在钢丝上的玻璃刀。

    他的身体无助的颤抖著,尽管满心的不愿意,却因为春药的缘故而泛起了情动的潮红。

    男人们猥亵的笑著,将侵犯的力度加大。

    “瞧,娇嫩的小妞儿,你的乳头有被人这样玩过吗?是不是很爽?”男人1两指夹起了毕巴胸前粉红的乳头,粗暴的揉捏弹搓著,电击般的快感从敏感的乳尖蹿升而来,惹得他发出一声声绵绵的呻吟。

    “你的洞真紧,还是个处男吧。”男人二用手指抽插著毕巴的後穴,玩弄著穴口处潮湿的褶皱。

    毕巴泪流满面,两腿微微痉挛著,脸上的表情已分不清是愉悦还是痛楚。他不断的哀求著,“求你们放过我吧……别这样……求你们了。”

    “求我们?那麽高傲的你,怎麽会求我们呢?这不是有损你的身份吗?嗯?市长的儿子。”

    “的确。你刚才那麽瞧不起我们,甚至叫我们臭虫,连和我们坐在一起都觉得是一种耻辱。”

    男人们哈哈大笑。

    身份低下的他们,一直被有钱人踩在脚底下,被当做垃圾,臭虫。时间久了,他们的头颅渐渐就沈重了,最後再也抬不起来。而现在,能够羞辱甚至强暴这个高贵的市长之子,那是多麽荣耀而狂欢的事啊。

    那种感觉,就像把上帝踩在脚底下践踏一般,比射精一百次还要爽。

    男人们不理会毕巴悲惨的哀求,他们将他的腿分的更开,然後掰开他的嘴巴,将自己的腥臭的阳物插进他的嘴里。另一位则抽出手指,将阳具狠狠的捅入了毕巴的体内。

    那麽娇滴滴的男人,一直娇生惯养著,恐怕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虐待。在身体被贯穿的那一刹,他就因疼痛而昏迷过去了。男人们可没放过他,用粗糙的大手狠狠的扇他的耳光,逼迫他醒过来。

    果然,不到一分锺,毕巴就在剧烈的疼痛里苏醒过来了,脸颊肿的老高,身体被两个男人侵犯,却只能一脸羞耻的,无力地接受著强暴。

    “唔唔……呜呜……唔……”嘴巴被肉棒堵住,男人断断续续的发出苦痛的呻吟。肉体相撞与臭虫们的叫声,刺激著在场的每一个人。

    然後,场面就乱起来了。

    人都是这样的,对於禁忌,只要有一个人先去触碰,它就不再是禁忌。

    宴厅里淫乱的像个妓院。不,比妓院更淫乱。几十个男人滚扑扭打在一起,衣服越来越少。力量强大的,避免了被强暴的危险。而那些弱小的,只能悲惨的沦为泄欲之物。

    沦为泄欲之物的人,大多数是那些贵族。长期淫靡腐烂的生活早就将他们的身体掏空了,根本不堪一击。相反的,那些长期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贫民们,却拥有凶猛的攻击力,长久以来对富人的嫉羡早就衍变成了仇恨,仇恨是欲望,与性欲类似的欲望,如果不宣泄出来,就会将他们逼疯。

    而在这场宴会里,贵族只占少数,所以泄欲物根本不够用。贫民们就好几个围在一起,共同享受同一个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