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

    有人抬高了李昂的双腿。

    黑鬼将又大了一圈的肉棒从他嘴里抽出来,来到他两腿之间──他的拳头最硬,其他三人不敢和他争第一的顺序,只好退而求其次,分别帮著压住身下挣扎的肉体,等著黑鬼发泄完後再去品尝。

    感觉到有根灼热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穴口上,已被玩弄到浑身酥软的李昂忽地瞪大双眼,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不……不……滚……滚开杂种!”

    他的两腿拼命的踢踹著,不配合的动作弄的黑鬼怎麽也无法进入,只好再次尝了几个拳头。

    脸已经被打肿了,嘴角也破损了一小块。小腹处更是吃了好几个重力拳头,身体像崩坏了般,神经全断。

    “婊子,乖乖的别动,不然打死你我可会心疼的。”黑鬼舔了舔唇,举著肉棒抵在他的蜜洞前,满意的笑了:“现在就请好好感受一下男人的肉棒吧!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说完,腰杆一挺,就要插进去──

    也就是在那一刻,陷入绝望中的李昂听见了一声沈闷的巨响,紧接著,制服住自己的其他三人也被打倒在地。

    “嘿,宝贝儿,你知不知道,你是属於我的猎物!”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李昂悸然地睁开双眼,出现在视线中的,是晚宴时挑起事端的古怪乞丐──戴维。

    乐园(四)

    第六章:乐园(四)

    戴维。

    那个晚宴时发出古怪笑声的脏乞丐,在所有人都慌乱时,只有他和另一个中国男人置身事外,仿佛什麽都不在乎。

    当黑鬼将阳具抵住自己的穴口时,李昂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出现了转机。

    戴维的身手极快,连何时出手都没看清,黑鬼和三个肌肉男就已被打倒在地。

    三个肌肉男昏迷了,黑鬼却还挣扎了几下,不过也没什麽用,很快就在戴维的拳头中昏死过去。

    束缚一松开,李昂就吐了。在扑鼻的血腥气中,腰背弓成了弯月,吐得一塌糊涂。不待缓口气,就拽过地上的衣服碎片遮在自己身上,跌跌撞撞往後退,脸上是纵横的没有擦干净的泪痕。

    他不警惕不行。

    戴维说:“宝贝儿,你是属於我的猎物。”

    去他妈的狗屁猎物!

    李昂抱著衣服往後退,他退一步,戴维就朝前逼近一步。

    古堡的大厅里早就成了淫乱的地狱。

    哭叫声,呻吟声,殴打声,男人们像一只只发情的公牛,无休无止的发泄著性欲。力量弱的,只能张开大腿接受著粗暴的侵犯。

    李昂别过脸,不想再看一眼。

    “宝贝儿,过来。你逃不掉的。”戴维还在逼近,他是个很浑浊的人,非常肮脏,身体里似乎弥漫著大麻和毒品,头发很脏很乱,耸拉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只能看到他线条优美的下巴和上翘的嘴角。笑的时候露出雪白的牙齿,像某种兽类,温情而残酷。

    李昂紧紧的攥住衣服碎片,遮著下身,眼睛赤红赤红的:“你滚开!”

    “我刚救了你,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这麽凶。”戴维耸了耸肩,“莫非,你其实很想被那些男人干?”

    “去你妈的臭杂种!”

    “可以换个词吗?”戴维掏掏耳朵,厚颜无耻,“刚才都听你骂了好多遍了。还是说,贵族们只会骂这一句?”

    “你──唔……”李昂面色一僵,有股热流从身体深处缓缓流出。

    黑色的西装碎片只能勉强遮住他的下身,两条雪白的大腿只能暴露在空气中。刚才被黑鬼们玩弄的花穴,有大量花蜜因为站起来的动作全部涌了出来,无处可藏,顺著大腿滴滴答答往下流。

    戴维微微眯起眼睛。

    李昂羞耻难挡,感觉到对方的目光在自己两腿间穿梭,连忙并紧,脸涨的通红:“警告你,再往前一步,我绝对不饶你!”

    “哦?你打算怎麽不饶我?”戴维很无所谓的,继续往前走,“你打算用这具还流著花蜜的身体来不饶我吗?海尔玛蒂芙萝。”

    “别过来,滚!滚!” 李昂神经质地尖叫。

    即便被头发遮住,他也能感觉到戴维的目光一直停在自己的两腿间,眼神是戏谑的,带著刺。

    极其痛恨这种感觉。

    李昂的忍耐力一向很强悍,唯一能让他一触即发的,就是自己这副残缺的肉体。

    失败品。

    他的身体是神的失败品。

    身体里的热浪还在翻滚,并越来越强。莱茵伯爵给的春药并不是市面上那些普通货色可比的,效果好的惊人。李昂忍的很辛苦,花穴内部空虚到疼痛,但依然咬牙坚持著,不愿失去男人的自尊。

    忍耐,是他一生中做的最多的事。

    戴维看他脸色忽青忽白,不可能不知道原因。老实说,他自己的下体也紧绷的厉害,如果现在赐他个女人,他一定毫不犹豫就脱了裤子上。

    这个东方贵族也不错,就是太倔了。

    不过带刺的玫瑰也别有一番味道。

    “听著,我现在想干你。没错儿,我想把我的这根插进你的洞里,前後两个洞都要干一遍,干你的淫水乱喷。哦……那一定会爽翻了,你说对吗宝贝儿?”戴维说著下流的话,移动著角度,身体敏捷的像头豹子,充满粗野的活力。瞬间,便扑在了李昂身上,扼住猎物的咽喉,只差将利齿扎入。

    李昂被这突然的袭击撞到在地,待他有所反应时,已经太晚了。

    戴维压在他身上,粗鲁地将膝盖挤进他的两腿间,然後快速拉开裤子拉链,掏出自己那根早就膨胀的欲望,挤进他浅浅的穴缝间,抵在湿滑的穴口处。

    两人的肉体紧紧相贴,咫尺距离,可清晰听见彼此心跳、呼吸──没有节奏的强劲跳动声。

    李昂睁著明亮漆黑的眼睛,胸膛因剧烈挣扎而上下起伏,血液一点点凝固住。

    他的喉间发出绝望而嘶哑的呻吟,很快又被堵住。

    两腿大张著,穴口被滚烫的肉棒抵住,立刻不堪刺激地收缩起来。同时,因春药而产生色情反应,一汩汩蜜汁狂涌而出,空虚的内部叫嚣著要被进入,渴望被征服。

    戴维牢牢地捉住他的双手,举止头顶。他的身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