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接近一米九,肌肉紧绷,衣著虽然肮脏破烂,但身上并无异味。凌乱的头发散在李昂脸上,隐约可见灰尘中的发色是金色。

    他浅浅地挺了挺腰杆,李昂就像被电击中般,无法自控地战栗起来。

    卡在穴口的龟头太烫了……

    浸,热,透。

    身体快融化了……

    “不……”受虐中东方美人迷乱的摇著头,脸上全是细密的汗水,漆黑的发丝胡乱散著,像一头陷入绝境的困兽。他绝望的呻吟著,语调已分不清是情欲还是哀求,“不要进来……不要……”

    “你已经湿了。”戴维并不打算放过他,非常愉悦的享受著他的哀求。这是男人共有的劣根性,在性事中被求饶,比屠杀还具有征服感,“好多水。宝贝儿,你也想要的,是不是?”说著,还故意用肉棒往前戳了戳,然後很满意的欣赏著猎物的反应。

    “不……不……”李昂因他的动作而战栗著,被情欲熏染的眼神湿润,长长的睫毛轻轻翕合。此刻,他只能靠羞耻与愤怒的情绪来维持著理智,在它还未彻底消失前,必须阻止住侵犯,“你不能这样对我……戴维,别这样。我可以给你很多钱,给你地位给你权势,只要你别这样做……”

    “哈。”戴维轻轻笑出声来,难掩讥讽的,“钱?你有多少钱?你要给我多少钱?”

    “我可以给你所有的……”只要别进来……别玩弄自己这副残缺的躯体……

    “可我不需要钱。贵族,我需要的是fuck。fuck你明白吗?操你!”

    戴维的语气十分凶狠,李昂已经知道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商量余地了。

    他别过脸,不远处有个学生模样的男孩子正在接受五个男人的轮奸。男孩儿已经昏死过去了,脸色惨白惨白,臀部随著男人们的抽插无力地摇摆著。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不是人类了,只是个洞而已。

    一品可供人泄欲的洞穴。

    “不……我不能变成那样……不能……”李昂喃喃著,神经喀嚓一下就断裂了,“不!你快滚!滚开!啊啊啊啊啊你快滚!!!”

    困兽疯狂了,拼命踢踏著两腿,挣扎著要逃离。力气大的骇人,连戴维都差点制服不住。

    他的尖叫声引来了厅内部分男性的关注。

    戴维心一沈,狠狠的给了他几个耳光,抓住他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然後压在他身上,啃咬著他的耳垂脖颈。

    李昂以为他要侵犯自己了。

    可是他却听见戴维在耳边对自己低语:“听著,不想被轮奸,就好好跟我演一场戏。否则我们都得死。”

    乐园(五)

    第七章:乐园(五)

    起先,李昂以为自己听错了,戴维说要和自己演戏?是什麽意思?

    戴维含著他小巧的耳垂,放在嘴里吮吸,做出正在调情的样子,低声说:“你没忘记刚才那老头子说的话吧?如果不做的话,我们都得死。别想逃过去,他们是有人监视著。”

    “你……嗯……凭什麽……唔……这样认为……”李昂怀疑地质问,微微沙哑的声音漂浮著疼痛。在他眼里,戴维不过是个会点拳脚的乞丐而已。

    “这里太古怪了,包括今晚这场晚宴,你瞧,还有谁是正常的?你必须做好这个准备。嗯,宝贝儿你别流水了行吗?我也吃了春药,你这样会让我忍不住的。”戴维喘息著,忽地用力,在他脖颈上重重咬了一口,就听见李昂发出甜美的呻吟。

    被他的话羞的脸一直红到耳根上,李昂生气的骂道:“杂种……我这是药性反应。”

    “好吧,药物反应。”戴维的语气有些无奈,继续吻著他的脖颈,锁骨,“总之,像你这麽柔弱的美人儿,如果不肯跟我合作,只有被轮奸的份儿了。啊……宝贝儿你好热,我真的有点忍不住了……”

    “你别乱来……啊……你、那你打算怎麽做?”李昂颤栗著,竭力忽视蜜穴被阴茎摩擦的异样快感。

    虽然被春药弄的欲火焚身,但理智还在。李昂不会那麽轻易地就相信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在这种环境下。

    戴维的意思很明显了,要他配合自己演一场戏── 一场强暴性交的戏。

    “你知道,虽然男人都喜欢征服,可老子讨厌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瞧瞧那些发情的家夥,和畜生有什麽区别?”

    李昂奇怪地看著他:“你难道不是畜生吗?”

    戴维促狭一笑:“我是畜生的话,我这根东西早就插进去了,还用等到现在?”

    “那既然要演戏,你他吗怎麽不演被我上的戏?”

    “你上我?用你那双性人的身体?哈。”戴维的笑带著一点点轻蔑。

    李昂语塞。

    戴维说的没有错,以他的实力,如果没人保护,肯定又会沦入被强暴的地步。戴维很强,他可以一个人干掉四个壮汉,有他在,尽管还是存在被强暴的危险,但总比轮奸的强。更何况,如果莱茵伯爵当时说的话是真的,那麽,不做的人就会被处死。

    李昂不想死。

    他什麽都没有,只想这样活下去。不想死。他对这个世界有生命的欲望,必须活著,要守住自己的誓言。

    他迅速抬起头,眼睛镇定地看著戴维:“你向主发誓……不插进来。”

    戴维吻了吻他的锁骨,嬉笑著:“是,我向耶稣发誓,我不插进去。只要你好好配合我就ok。”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李昂不做也得做了。老实说,他很讨厌戴维,这是个身份低下的乞丐,别说做戏了,就是碰也不愿碰一下。更何况对方所谓的“演戏”居然是那麽亲密的行为。

    但是,想活下去,就必须赌一把。

    他有这个胆量。

    “臭杂种。”他一把遏住戴维的咽喉,恶狠狠地发出警告,“你要敢乱来,我将与你同归於尽。”

    “别这麽凶,你这样会让我忍不住想干你的。”戴维无所谓的耸耸肩。

    和流氓是没办法沟通的。

    闭上眼,两人开始进行所谓的“演戏”。

    戴维告诉他,在这个大厅里,每个角落都可能布满了摄像头。或许那狗日的杂种伯爵正对著屏幕打手枪呢。

    “你猜那狗日的为什麽会这麽做?”戴维抓住他的头发,疯狂的啃咬著他的肩,锁骨,胸膛……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