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停在乳头上,不动了,像是特别喜爱似地,用舌尖挑逗著它们。那地方先前被黑鬼他们蹂躏过,还可怜的肿胀著,敏感异常,只轻轻一碰,就带来难以忍受的刺激。

    李昂死死地咬住唇,不允许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他断断续续的回答:“谁……谁知道……嗯……”

    “我猜他是个阳痿。”戴维咕哝著,他的左手束缚著李昂的双臂,右手则在李昂的身体上摸来摸去,手指只需轻轻划动,被碰触的肌肤就会不能自控的颤动,如幼蝶刚诞生时轻轻翕动的翅膀。

    “因为老二举不起来,所以必须靠这些变态的性表演来刺激快感。我见过很多这种人,嗯,大多都是贵族。”含在嘴里的乳头甜美芬芳,戴维越吸越喜欢,到後来甚至用牙恶劣的咬起来,“宝贝儿,你觉得我猜的对不对?”

    “唔唔……”李昂摇著头,神情既痛苦又愉悦,“我不……知道……唔啊……别碰那里……”

    “哪里?是你的乳头吗?”戴维明知故问。

    “是。”李昂也答得坦白,恶狠狠的瞪著他,“你他吗别碰你不该碰的地方,否则我保证你会有後悔的一天。狗杂种!”

    刚骂完他就後悔了。乳头被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几乎破皮。

    “乖乖的闭上嘴巴。好好配合,不然我这个狗杂种马上把你丢进那帮发情的公狗堆里,我想你可能不会愿意被轮奸。”

    话中威胁的意味非常浓。

    李昂不甘心,又确确实实被威胁到,只能硬著头皮默默承受乞丐的骚扰。

    两个人既然是演戏,那除了挑逗抚摸的动作,肯定还要有强暴的表现。

    这个难度是最高的,如果没有极大的自控力,很容易就擦枪走火。

    “能别这样吗?”李昂眼睁睁看著戴维将他的双腿抬高,扛在了肩上,尺寸巨大的性器抵在穴口上,缓慢的碾磨著。

    戴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伏在他耳边低声警告:“从现在开始,你他妈只要叫床就行了。再废话一句我会立刻干你!”说完,就做起性交的动作来。

    李昂无话可说。

    敏感的阴部被火热的性器狠力摩擦著,从远处看来,两人似乎真的在性交。

    戴维并不进去,只是偶尔将龟头卡在他的蜜穴口,浅浅戳刺碾磨著,那地方早就淫水泛滥,现在被阴茎摩擦,更是泥泞不堪。戴维像一头精力旺盛的野兽,腰杆不停的前後律动。

    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部摩擦,模拟著性交动作。

    很快的,两片肉唇被摩擦的滚烫滚烫,红肿起来。

    李昂觉得自己的性器也在这摩擦中抬起了头,似乎还有喷发的趋势。如果真射出了,那他的坚持也没必要了。 “我得忍住。”他这样警告自己,奇妙的肉体因忍耐而绽放出玫瑰般的冶红。

    “啊──”藏在花瓣顶端的阴蒂被狠狠的摩擦到了,电流般的感觉从脊椎骨直直蹿升至大脑,身体里的每一根血管都在汹涌著快乐,透彻骨髓的寒冷。他忍不住在颤抖中发出呻吟。

    戴维的呼吸越加沈重,遒劲肌肉上布满激情的汗水。在美人的淫叫下,他也忍耐的相当痛苦。

    古堡的大厅里,没有点灯,只有几盏烛火在摇曳。

    黑暗中,他看见身下的人透明的肌肤,洁白的裸体,像一朵刚刚伸展开的纯白花蕾,清纯甜美。那人发出虚弱的扭曲的声音,醺然的脸,红得像一朵蔷薇。

    戴维觉得有一些阴郁的血液缓缓流过心脏。

    他将李昂的双腿打的更开,摩擦的动作加快,用滚烫的阴茎狠狠的摩擦著他的花蕊,龟头不停的试探著湿滑的穴口。每一次,当龟头全部卡进蜜穴中时,两人都产生一种即将性交的幻觉。可是下一刻,他又急速退出,然後又重复著进入,退出,退出,进入的动作。

    手指也温柔而冷漠地,一寸寸蹂躏著呈现在冰冷空气中的肌肤。锁骨,乳头,小腹,肚脐……

    “啊啊……啊……”李昂失控的摇著头,强悍的激情和放纵让他窒息。

    大厅里的强暴声成了催情的背景乐。

    戴维也不分不清这是演戏还是真实的了,他狠狠的摩擦著花蕊,撞击著他脆弱的花核,一边粗鲁的问:“说,老子干的你爽不爽?”

    “不……”李昂觉得他的声音很近,又很远,虚虚浮浮地回荡在耳边。

    “不说?是嫌老子干的你不够深吗?婊子!”戴维一把扯住他的头发,更加用力的撞击著,“现在有没有搞到你最深的地方?小婊子,你这个淫荡的妓女,快告诉我,你被我干到流水了,快说!”

    “唔……唔……”李昂疯狂的战栗著,戴维羞辱的话让他感到愤怒,可又让他感到羞耻的快乐。

    他想要。

    身体正在慢慢苏醒,这种既熟悉又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他想要,想要男人的阴茎进入自己,把自己玩坏。

    “是。”李昂嘶哑的喊著,“我被你搞到了最深处,我被你干出水来了……好深,你干的我好深……啊……”

    戴维听了,动作突然一滞。

    他没想过李昂真的会回答的。

    有一束幽蓝的小火焰,在心底轻轻地舔著。

    戴维死死的盯著他。

    李昂被他突然停下的动作弄的有些不知所措,茫然的问:“怎麽了?”

    “不,没什麽。”戴维轻轻呼吸著,看著李昂的双眼渐渐露出了吸毒者般的眼神,蓦地,他一把将李昂拥入怀里,激烈得近乎粗暴地堵住他的唇。

    李昂回过神来後,就开始拼命的反抗。戴维并没有给他成功的机会,他的头发被一把扯住,花穴遭受到了更粗鲁的撞击。

    戴维亢奋地吸吮著他柔软的唇,蹂躏著那两片在黑暗中被烧灼著的花瓣。无法自控。

    不知吻了多久,渐渐地,感受到身下的人已经不再反抗,他才离开,轻声说:“我很久没做爱了。”

    暗示性多麽明显的一句话。

    李昂在羞耻的快乐中,仰起脸,低声哀求他:“别这样……我们说好的。”

    “是,我们说好了,我不进入你的身体,我们只是演一场戏。可是……“戴维把脸埋在他的颈窝上,感受著窒息般的激情,淹没的理性和粗鲁的欲望,“你太迷人了,海尔玛蒂芙萝。”

    “不!!”李昂歇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