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底里的尖叫著,两手胡乱的在空中挥动,惊恐的抗拒即将到来的侵犯。

    失控的海尔玛蒂芙萝,一不小心抓到了戴维的头发。

    然後,被头发遮住的半张脸就这麽露了出来。

    乐园(六)

    第八章:乐园(六)

    这是个非常非常英俊的男人。

    李昂没有想过乞丐的真面目是这样的。

    他的睫毛像华丽而伤感的威尼斯,湛蓝的眼睛比爱琴海的海水还要透蓝,微微眯著,像处於休眠状态的慵懒野兽。

    脸部线条非常完美。

    最迷人的是他的嘴唇,线条有些微微上翘,这让他的笑容带著股微微的玩世不恭,很容易让人意乱情迷。

    李昂愣了一下,呆呆说:“你肯定不是乞丐。”

    “我是什麽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想干你。”戴维露出带著些许轻蔑的笑容,“你让我干吗?嗯?你这里流那麽多水,很需要男人的进入吧?别不承认,你刚才叫的那麽淫荡。”

    大概是刚才短暂的休止让李昂恢复了些理智,他能冷静的思考了。权衡利弊後,他咬了咬唇,说:“我不否认自己有性欲。但我们说好的,你保证不进来。”

    他还在试图和自己说道理。

    可笑的贵族。

    戴维“啊”了一声,恹恹的,“我只是个杂种啊。杂种的话你能信吗?”

    “不能。”

    “哈。”戴维颇玩味的看著他,“知道不能信还答应配合我。怎麽,你是抱著必死的决心吗?”

    “是,我可以被你干。”李昂将手从他的头发间收回来,侧过脸,安静的说,“但你得保证不能让我被轮奸。”

    “我不能保证。”戴维如实的说。

    “为什麽?”

    “这里存在著比我更强的人。嗯,他们似乎也看上了你,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马上就来了。”

    李昂被他的话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什麽意思?还有其他人要来?

    戴维不肯保护自己麽?

    忽地,他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气的浑身发抖,“你骗我!”

    “不,我没有骗你。这里的确有人在监视著,也如我所说,如果我们不做,都会死。”戴维的表情看起来真诚无比,并不像在欺骗,“但是,我选择和你合作,只能保住你不被一些低下的人强暴至死,以及……我不想侵犯一些低下的人。你没注意到吗?还有其他的人看中你了,他们观察到现在,我想,他们很快就要来了。到时候,你最好乖一点,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麽善良的宝贝儿。”

    “你……骗人!”

    “他没骗人。”一道陌生的男声突然从背後飘过来,李昂和戴维同时抬头,就看见三个男人站在那边,一个满面笑容的家夥正朝戴维伸出手去,“哈罗,海尔玛蒂芙萝,作为免费观赏春宫的回礼,我将送给你一场难忘的性爱之旅。”

    说完,戴维的身子就被他用力朝前一退,还抵在李昂穴口上的阴茎就这麽噗嗤一声,全部没入!

    “啊!”

    当戴维的性器深重地进入他的身体时,他听到自己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像小小的水泡,在幽寂的海面上消失。

    有多少年,没有做爱了?

    李昂快想不起来了。但身体还记得,那种被男人的性器贯穿的快感,填满的充实,狠狠的冲撞,当攀上高潮时,他才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戴维是典型的西方男人,性器的尺寸非常粗大。当全部进入李昂的身体时,李昂觉得自己像被劈成了两半。

    很疼。

    太久没做爱的身体,即使有蜜汁的滋润,也不能承受这样粗大的性器。

    他缓缓的呼吸著,竭力控制住差点就滑下的眼泪,绝不让自己在这些暴徒面前出丑。

    戴维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裹著自己性器的花径实在太紧了,小小的穴口被肉棒撑到极限,两片肉唇可怜的颤抖著。

    滑,紧,热。

    极度销魂地,极度尤物。

    他几乎用尽全身气力,才能勉强克制住立刻撞击的欲望。

    “喜欢吗?”他隐忍著,去咬对方的耳朵。

    李昂不回答他,抓住他的衣服,把脸深深地埋进去,双肩耸动著。

    喜欢。当然喜欢。

    饥渴了那麽久的花蕊终於被填满了,性器的尺寸又是自己满意的,能够一插进来就干到最深处,直捣不堪一击的脆弱穴心。

    充实而深入的……情欲。

    李昂不为情欲可耻。情欲是水,流过身体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真正可耻的,是软弱的自己,为了生存,只能雌伏於陌生雄性身下。

    “干吧。”他麻木的说。

    “我会尽量温柔一点。”戴维深深看了他一眼,又一个用劲挺进,狂野的抽插起来。

    滚烫的肉棒快速地在蜜径中摩擦,如一根坚硬的铁棒,搅弄著蜜洞里充沛的春水,发出噗滋噗滋的淫靡水声。

    戴维进入的很深,深到几乎每次抽插都能捣到穴心。那是最脆弱的地方,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引出他骨子里不为人知的放荡。

    “唔,唔……”李昂还是紧闭嘴巴,不肯发出奇怪的叫床声。小穴被摩擦的异常酸涩,极端的快感让他身体微微痉挛起来。

    戴维的做爱技术很不错,知道怎麽做会让他伸展开最风情的花瓣。

    他对准李昂的穴心,浅浅地、缓慢地用龟头在上面碾磨。

    每当他这麽做时,李昂都会产生很美妙的反应,花蕊里分泌出更多的蜜水,抱住他肩膀的手,因不堪承受这样的快乐而将指甲深深嵌入他的皮肉里。

    一切都是完美的,无论这这具身体的滋味还是主人的容颜。除了不会叫床。

    那是李昂坚守的底线。

    他不肯叫,戴维也保持著沈默。

    两人只是做著做原始的性交行为,尽管身体很快乐,却并没忘记身边还有三个围观者的存在。

    一个是身著警服的德国男军官,很年轻,至多二十上下,清秀的脸上泛著情欲的红晕,却又透著些许痛苦和怜悯。他叫alex。

    一个是刚才推戴维的男人,是个阴阳怪气的家夥,从戴维插进去开始,就一直古怪的笑著。他叫伊武雅刀,中日杂种。

    最後一个,是在晚宴上引起李昂注意的,除自己之外仅有的中国人,小宙。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