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含著男人的家夥儿,眼睛却看向其他人,唔,难道戴维的肉棒还不能让你满足吗?”雅刀用蛇信似地舌尖去舔他的脖颈,在那片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野蛮的红印,感觉著他发出轻轻战栗,又一把攥住他挺立的性器,上下套弄。

    李昂抖得很厉害,性器被抚慰,花穴里的肉棒也更加急速抽插,紧窄的花穴被戴维那根粗大的棒子捣烂了,他胡乱的摇头喘息著,想要逃离这蚀骨的快感,可被无数次粗暴摩擦的穴壁依然像不知足的小嘴,紧紧地咬著戴维的性器。

    花心被捣的分泌出成倍的蜜水。

    男人已经被干的快不行了!

    在一次花心又被顶到时,他终是没忍住,绝望的抵达高潮。

    性器一抖一抖的,喷出大量白浊,淫靡地溅在平坦的小腹上。

    花穴也跟著抽出紧缩,从花心处涌出大量热潮,全部浇在了戴维那火热的龟头上。

    戴维的背部猛地弓起,抽插动作变得前所未有的凶狠,伴随著对方的高潮,他一挺腰,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在了花穴深处。

    两道液体在穴内冲撞,融合。烫的人几乎要融化了……李昂张著嘴,喉间发出低哑的嘶吼,肉体的愉悦已抵达极致,刚高潮过的阴道感受到戴维滚烫的精液,立刻又敏感的收缩几记,再次喷出大量淫液。

    美貌禁欲的贵族先生,拥有奇妙的双性体质,他在男人肉棒的操干下,用雌蕊达到了女性才拥有的潮吹快感。

    舒服,身体每颗细胞每个毛孔都炸开了,全面地感受著这类似於世界末日的快感。戴维伏在了他身上,有些筋疲力竭的粗喘著。

    人生第一次在床事上失控,只因这个美丽的海尔玛蒂芙萝双性人。

    “啊啊……真是……嗯,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来说,真是活色生香啊。”雅刀兴奋的脸都红了,舔舔唇,一副欲开动的模样,“果然潮吹了哦。大美人,真够骚的,只是被男人操穴就能爽成这个样子!啧啧,现在还不肯承认你就是个骚货吗?”

    此刻的李昂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麽,尚处在高潮余韵中,神志浑噩,无限回味。

    雅刀用脚踹了踹戴维:“起来了,该我了。”

    戴维凶狠地瞪著他。二人僵持片刻,还是起身离开了。

    当半硬起来的性器从李昂身体里抽出来时,他清楚地感觉到对方身体的轻颤,以及望著自己那有些哀求的眼神:“别走……救我……”

    戴维回头看著他。

    李昂躺在地上,两腿无力的大张著,高潮使他没有任何力气再动弹。只是用湿漉漉的眼睛看著戴维,并不自觉露出一丝软弱与凄惶。

    不要不要走,救救我……他在心里呐喊。

    戴维停顿了一下,却只是笑了笑,耸耸肩,很无奈的样子:“没办法,我不想为了你惹三匹饿狼。真抱歉,还有谢谢,你的穴让我很舒服。啊……好久没这麽爽过了。”说完,立刻把脸别过去,不再看他。

    李昂心如死灰。

    是的,不应该抱有被人救赎的可笑念头。戴维也好其他人也好,都不可能来救自己。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靠自己。

    雅刀过来了,蹲在他大张的两腿间,用手抠挖著穴内不断流出的精液和淫水。

    那处神秘花园被蹂躏的太厉害了,两片肉唇朝外翻著,红肿异常,连小阴唇也被操的肿起来;敏感的阴蒂硬而充血;花穴的入口还没办法合拢上,大量的白浊从里面往外涌出,浸湿了他整个私处。

    没有男人看到这幅场景还能忍得住,更何况伊武雅刀还服用了伯爵的春药。

    他的呼吸略略重了些许,两根手指在李昂蜜穴中抠挖,带出大量的液体。

    “猜猜,你这穴里,是你自己的淫水多呢,还是戴维的精液多?”他恶意的问。

    李昂被他弄的很难受,刚高潮过的小穴还很敏感,根本经不起任何挑逗。

    然而,他也只是颤抖而已,依旧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

    雅刀也不在乎,自顾自的玩弄著。玩了一会儿,见穴内的东西差不多被自己抠干净了,这才抬起头来,笑嘻嘻地问其他两位:“哈罗,你们不来玩吗?别装了,我知道你们俩憋著呢。”

    乐园(八)

    第十章

    李昂告诉自己不要慌张,他深呼吸,竭力平稳著思绪,心中算计如果和这几个人打起来的话,自己成功的概率会有多少。

    恐怕连0.1的几率都没有。

    戴维比黑鬼强几百倍,连他都斗不过的人,何况自己?

    他艰难的睁开眼,朝那边看去。

    两个人。

    alex仍是一副怜悯的面孔,无限隐忍,无限痛楚,眼神却毫不自知透出渴求。

    伪善!

    小宙则无动於衷,也不搭理雅刀的话,杵著腾蛇手杖径自走来,停在李昂大张的两腿间,盯了片刻,吐出一个字:“脏。”

    那把声音像三九天的冰刀。

    李昂突然很想跳起来赏他一拳。

    “脏?哈哈,脏一点玩起来才有味道呢。在我母亲的故乡东洋,那里的国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被凌辱後的美人。多麽有味道……”雅刀的手轻柔地抚摸著李昂的身体,语调温柔的令人起鸡皮疙瘩,“多麽美,像扶桑花一样。”

    李昂别过脸,躲开他的触摸。

    雅刀仍旧好脾气的,并不在乎。他收回手,又问alex:“嗨,警官,你要不要来干一炮?”目光扫到alex隆起的警裤,笑得更加甜美,“你那家夥儿憋得很辛苦吧?”

    alex冷冷的鄙讽他:“我可不像你,发情的杂种。”

    雅刀摊手:“随你怎麽说,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不来操他的话,会被伯爵干掉的哦。”说完,便捉住李昂的双脚,往两边拉的更开,将蜜穴全部呈现在小宙眼前。

    小宙面无表情的看著,不动情,也无任何情绪波动,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如果不是脸上浮著些不正常的红晕,李昂几乎要怀疑他到底有没有服下春药了。

    雅刀的手指在蜜穴顶端的花核上摁了摁,李昂顿感一道激流窜至全身,刚才发泄过的分身又有抬头的趋势。穴径里也有蜜汁缓缓流出。

    “瞧,他多淫荡,只是碰一下阴蒂就能流水。你真的不想干他这里吗?”雅刀颇玩味的问小宙。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