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的表情一样,冷。裸露的皮肤一贴上去,李昂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我要进去了。”两根冰冷的手指捏起他的下巴,小宙望著自己,开口道。

    李昂沈默。

    他能说什麽?说你别进来?可能吗?这个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个弱者而已。弱者有弱者的生存法则,在强者面前想要活下去,就要学会服从。

    当後穴被陌生男人的性器狠狠贯穿时,李昂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死了。

    小穴被巨大的男根撑到极限,男根上暴起的青筋摩擦的内壁轻微刺痛,但很快就被狠狠抽插带来的酥麻感给掩去了。

    他背对著坐在小宙身上,小宙从背後抱住他,雅刀则掰开他的两腿,跪在中间,然後将灼热的性器狠狠插入淫水横流的蜜蕊中。

    两个小穴同时被男人占有,甜美而粗暴地,将饥渴的身体填充完满。

    啊,好舒服。好热,好深……也好痛苦。

    两根肉棒都插在自己的身体里,只隔著一层薄薄的膜。当小宙往里插的时候,雅刀也狠狠的向花心处撞击。

    二者似乎是忍耐太久了,一进去就失了控,发疯一样的抽插,力道一次比一次狠。很快的,李昂就被干的身体微微痉挛,朝後仰起的脖颈,向天鹅一样优美。

    小宙是冷静的,连衣服都不曾脱下,只是掀起长袍一角,直接将性器插入。

    算不上粗鲁,可也绝对称不上温柔。因为是背对著的姿势,看不清他此刻的神色。但李昂却能感觉出对方的冷静,虽然操的自己很深,但并没有疯狂。他将手分别扣在李昂的瘦腰上,一次一次往上顶,当他往上顶时,手就会施力,将怀中人往下按,这样性器就能进入的更深,直接撞到对方的敏感点上,然後欣赏对方痛苦又愉悦的反应。

    相比起来,雅刀则疯狂的多。他实在是在前戏上浪费了太久的时间,当然,这可不是担心李昂会受伤,而是身为性爱好者的本能──他喜欢欣赏床伴先在自己的玩弄下失控,然後当自己的性器进入时,那反应则比直接进入要美妙一百倍。

    紫红色的肉刃快而狠的在蜜穴中进进出出,带出大片透明的黏液。他低头,目眩神迷的盯著二人交合处。

    双性人的身体本就是畸形的,所以蜜蕊部分要比正常女性小巧精致,颜色虽不是处子的粉红,却有一种成熟的豔媚。两瓣丰厚的肉唇被操的翻开,充血的阴核只要用手轻轻一碰,就能感觉到花径猛然紧缩。

    那当然是快乐的反应。

    雅刀喜欢在性爱时说粗口,用最下流的词汇去羞辱对方,这种肮脏的语言能让他获得异常的快感。

    他一边插著李昂的淫穴,一边用手揉捏著他的乳头和花核,逼问:“你说,是我干的你爽,还是你同胞干你的爽?”

    李昂咬著唇,决不肯回答。

    在戴维刚离开的时候,雅刀也被自己拒绝过,并且没有动怒。所以他以为这次就算不回答,也不会有什麽事。

    很明显的,他错了。

    雅刀脾气是怪异,而不是好。

    他可以在性爱前爱溺对方,在性爱中却绝不容忍对方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违抗之意,必须做到全面服从。

    於是,挑逗著阴核的手突然用力一旋──

    李昂登时连呼吸都静止了。

    不堪一击的地方遭受粗暴的袭击,那种痛苦是难以言喻的。李昂想叫出声来,可是喉头却像卡了根刺,没法发出声。身体里好像被强行插入一道细钢丝,在所有能感知的地方搅动。

    如果不发出声音,是不是会被杀死?

    不!他不想死!既然已经忍辱负重,就绝不能让这些牺牲白白付出!

    雅刀绽出很有风情的笑容,手持续刺激著他的脆弱:“来,宝贝儿,是我的干你爽,还是小宙干的你爽?回答我。宝贝儿。”

    李昂攥紧了五指,身体似在潮水中翻涌,他张开红唇,轻轻吐出几个飘渺的音节:“都……都很爽……”

    “哦呀,虽然这个答案我并不是百分百满意,但是,看在你听话的份儿上,决定原谅你。”雅刀很怜爱的亲亲他的鼻尖,终於松开了蹂躏阴蒂的手指,转而侵犯他的性器,“那你再告诉我,我干的你深不深?你的穴心有没有被我干到呢?是什麽感觉?嗯?”

    一边提问,一边更加凶狠的抽插,滚烫的、大小毫不输给戴维的性器在花腔内摩擦,搅弄著里面充沛的蜜水。

    似要与他相呼应般,小宙在後面也加快了速度。

    两根粗大的性器贯穿著自己,像两把刀,欲将他搅成碎骨。

    他将手扣在雅刀肩上,不堪屈辱地颤抖著,过度的激情使他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无法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你、你……干的我好深……啊……轻点……唔……干到穴心了……好舒服……好酸好麻……啊啊……哼哈……请再深一点……操我……用力的操我……”

    “好宝贝儿,你真是世界上最棒的甜心!”雅刀高兴极了,叫床的美人简直堪比世界一级妓女,浪荡的只需一个眼神,就能把男人融化。

    插在後穴里的肉棒也开始持续不断的往g点顶,肠壁中有液体缓缓渗出,那是情动的表现。後穴的刺激直接带动前穴的反应,雅刀觉得包裹著自己的蜜洞突然收缩的更紧了,大股淫水从深处涌出,湿淋淋的浇灌在性器的顶部。

    “啊……”雅刀快乐的简直要疯狂了,这具身体带给自己的快乐比以往所有的女人加一起都要多。几千倍,甚至几万倍!他发疯一样的抬高李昂的双腿,将性器往更深处插去,似乎是想将根部的两个囊带都一并挤入。肢体相撞时,柔嫩的阴部不断被他下体浓密的毛发摩擦,酥麻而舒爽。

    “好宝贝儿,美人,小浪货,你好多水,你为什麽这麽骚!就知道你的穴喜欢被男人干!让我干死你好不好?把你干到潮吹!把你的穴操烂,嗯?你说好不好!”

    李昂胡乱的点著头。

    这麽猥琐下流的话,他为什麽还没吐出来?下体已经被插得麻木了,徒劳的传来一阵阵抽搐充血;性器被雅刀用手捏住,得不到宣泄而涨成紫红色。

    後庭中的男根还在操弄,似乎离爆发还很远。

    他坐在小宙的腿上,随著对方的动作上下摇摆著臀部。

    刺痛,堕落,欢愉。

    所有的感情集中在一起,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波一波冲击他的身体,就算看不到,他也感觉出自己的蜜穴已经在雅刀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