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别紧张,我的玫瑰,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你这样下去,是会引起所有人的兽性的。”

    他实话实说而已,就算春药的药效消失了,但李昂的姿色,恐怕比春药还要凶猛几百倍。比如,伊武雅刀这个狗杂种。

    李昂看看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脸色微变,但最终还是生硬的拒绝了:“滚。”

    “嘿,真是不知好歹。”戴维无奈的摇摇头,可还是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脏外套,丢给了他,“穿著吧,贵族,别到时候哭鼻子。”

    大厅里的人已经全部都醒了过来,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反应千姿百态,有痛哭流涕,又满脸惊恐,有目光呆滞,也有嗜了血般兴奋的人。

    小宙和雅刀他们已经回来了,站在厅的一角,不言声。

    alex则独自一人靠在窗边,冷淡的,压低帽檐。

    雅刀一看见李昂,就兴奋的朝他挥挥手:“嗨,我的美人,我在这儿。”

    李昂攥紧了拳头,逼自己无视他,往一边走去。戴维则紧紧的跟著他,像只跟屁虫。

    然後,老管家亨利终於再次出现了。这次他还是一个人,在面对这些愤怒的雄性们时,从容镇定,毫无惧意。

    只见他脱下黑礼帽,半鞠躬,做出标准的绅士礼节来。

    “晚上好,我尊贵的先生们,现在,是上帝试炼你们的时间了。”

    试炼(二)

    十二章:试炼(二)

    昨晚的“乐园”开始前,莱恩伯爵就宣布过游戏法则:群p。不参与的,将在游戏结束後处死。

    而在第一场测验中,必须有五个人被干死,不能使用任何暴力手段,只能用阴茎。

    如果少死了一个,或者多死一个,那麽将随机抽选出两位处死。

    这荒诞的游戏法则,起初并没有人相信,大家之所以进行强暴游戏,一方面是因为春药的缘故,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心理的宣泄。

    被伯爵邀请来的三十名男性中,一半是来自上流社会的“贵族”,一半是来自社会最底层的贫民。贫富差距导致心理上的不平衡──为什麽“贵族”们天生就可以享尽荣华富贵,洒金如土,不必为生活而操劳。而贫民们却从一出生开始就赤著臂膊在泥土里打斗,眼睁睁看著自己的肉体和精神在贫穷中苍老腐烂却无能为力。上帝说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为了面包,他们必须将所有野心和希望全部供奉在生活的祭坛上。

    不甘心。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本不该如此。

    所以当贫民们发现一个可以侮辱这些平时他们只能仰望羡慕的“贵族”们时,他们爆发了。

    哪怕只有一个晚上,哪怕之後被宣布这些只是富人们的一个玩笑,作乱的人将会被处死,哪怕是付出死的代价。

    是的,必须干!

    必须将这些一直压榨剥削他们劳动力的家夥们踩在脚底下,告诉他们生活是痛苦的,穷人的尊严是不可侵犯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都被侵犯了。也有反过去侵犯穷人的。

    说白了,还是力量的问题。

    而真正意识到伯爵的话并不是开玩笑的人,也只有戴维他们几个。

    所以他们对李昂干出了那种事──绝不原谅的侵犯和羞辱。

    老亨利说:“亚当夏娃被驱逐了伊甸园,是因为他们不服从耶和华的命令。你们将被驱逐乐园,是因为你们不服从伯爵的命令。”

    “放屁!”发泄了一整夜的大胡子瞪著一副牛眼,朝亨利吐了口口水,“狗屁伯爵。他以为自己是上帝吗?”

    “识相的就赶快放我们出去!”

    “操你祖母的试炼。代我问候你们伯爵,想被干屁股,老子的鸡巴永远候著他。”小流氓猥亵的挺了挺腰,软软的小蘑菇惹来众人一番嘲笑。

    面对侮辱性言语,老亨利没有一丝生气的表现。这老头子,脸上就好像戴著副微笑的面具,谁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麽。

    他击掌,命人去清点人数。

    宾客三十人,受伤男性六名,消失两名,死亡三名。

    消失的两名男性不一会就被找了出来,从衣著来看,应该是有钱人,大概是不愿参与性交而趁乱躲起来的。

    两人被铁链捆绑起来,暂且丢在一边。老亨利的意思是先处理死去的尸体。

    三具男尸,被黑衣男仆拖到大厅中间,抬起,摆放在长形餐桌上。

    赤裸,不著寸缕,皮肤上印著大块大块的青紫,胸膛已没了生命的起伏。

    有一具尸体,李昂记得,那是晚宴上闹的最凶的市长的儿子毕巴。当时他还娇滴滴的指著几个贫民大骂臭虫,後来游戏开始了……

    毕巴的尸体被男仆们分开双腿,在众人面前露出私处和大腿内侧沾满了凝固的精液和暗红色的血渍,可见生前所受的痛苦和屈辱。

    在李昂这一生中,已经见了太多的死亡,父母的,朋友的,谨言的……丑态百出的,带著难以启齿的秘密死去的……

    任何死亡都是没有尊严的。

    唯有活下去,才能留住最後的尊严。

    老亨利命男仆们将尸体清洗干净,给他们穿上衣服,戴上十字架,然後关进特殊材质的透明棺材中,点火焚化。

    他念牧师的告词:

    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著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後,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著他们。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上帝。

    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阿门,阿门。

    棺材中的尸体被烈火吞噬,慢慢消融,最後焚成一滩灰烬。

    大厅里一时静的只剩下呼吸声。

    活著的人们眼睁睁看著尸骨化成一堆灰,突然意识到,他们也会死,只要在山庄里,他们终有一天也会和棺材里的尸体一样,死亡,化成灰烬。

    人在面对死亡时总是软弱恐惧的,终於有人失控了。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