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大骂,哀嚎,哭泣,跪地不起,绝望。总之,丑态百出。

    而没抽到的人,则在一边暗暗感慨,幸亏不是自己,感谢上帝的庇佑,幸亏不是自己!

    只要不是自己,那就好。

    亨利接著介绍下面的规则:三个人,只需要死两个。那麽,是哪两位要死呢?这就由你们自己来商量吧,请绞尽脑汁,为你们自己想到一个不能死的理由。

    画家一听自己的命还有救,忙说:“我绝对不能死!我是个著名的画家!你们知不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成为达芬奇那样伟大的画家,为人类创造巨大的精神文明!我是艺术的象征,人类没有艺术的熏陶,精神世界将会成为一片干涸的湖!生活也索然无味!”

    矿工反驳:“我呸!你那些破画儿值几个钱?艺术?艺术能当饭吃麽?我才是最该活下来的人!我一家十口,最小的儿子今年才四个月,一家人的饭钱就靠我一个人去赚!我若死了,他们就没办法活下去!所以我绝对不能死!”

    画家急了:“你这种卑贱的贫民,对世界没有任何贡献的蛆,死了就死了,没有任何惋惜!可是我呢!我是画家,人类艺术的工匠!我为人类精神文明的发展将会作出巨大贡献!是你这种人能够相比的吗?我一幅画能卖到几十万美金,可以看出我在艺术界的地位!如果我死了,那将是整个人类的损失!”

    矿工也暴躁了,破口大骂:“你他吗别跟我提什麽狗屁艺术!老子早就烦透你们这些披著人皮的狗了!我们辛苦赚来的血汗钱被政府逼著交税,然後就被你们拿在手里胡吃海喝,嫖妓赌博!操你全家的艺术!你们一顿饭就把我们十年的生活费都吃光了!那些钱从哪儿来的?都是老子们在地底下卖命赚来的!你他吗还有脸跟我挣命?”

    两人争吵不休,使出十二万分理由来为自己找活下去的理由,都觉得自己比对方更应该活下去。唯有雅刀没有参与,他蹲在地上,双手拖腮,很天真无邪的样子欣赏两位的辩论赛。

    吵著吵著,两人终於注意到了身边多余的人。

    “喂,你呢?你有什麽资格活下去?”画家红著脖子粗声问。

    雅刀说:“啊?我没资格的。”

    “没资格?哈哈哈哈哈,是啊是啊,你没资格的!所以你就跟他一起死好不好?”矿工惊喜地劝告著。

    “为什麽啊?”雅刀很无邪的歪著头,看著他俩,“我没资格活,可是不代表我想死啊。”

    “……”

    老亨利在旁边提醒时间,只剩下三分锺。再不决定下来,三个人就得同时死。

    时间一步步紧逼,画家与旷工的神经已崩到极限。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怎样才能活下去?

    画家眼里突然迸出凶残的光,他一咬牙,对矿工说:“我这种伟大的画家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所以──”

    所以,他将藏在裤兜里的餐刀猛地插进矿工的胸膛。

    餐刀插入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陡然瞪大。

    不会吧?

    他不可置信地盯著旷工,矿工也不可置信地盯著他。

    二人同时低下头,看向胸口。

    血淋淋的黑洞。

    “你──”

    二人指著对方,张了张嘴,最终什麽都没来得及说,身子一歪,倒下了。

    巨响。

    想保全生命的,却因此丧掉生命。

    这大概就是人类最愚蠢的地方。

    雅刀掏了掏耳朵,打了个哈欠,神情恹恹的,似乎观了一场相当无趣的表演。

    直至到此,第一场测试总算彻底结束。

    人们在经历性暴力、屠杀、恐吓之後,早已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所谓测试,不过是拿人命来将人性里最肮脏的地方赤裸裸表现出来。懦弱,贪生怕死,欲望,谁都没办法摆脱这些原罪。

    老亨利宣布说,“第二场测验将在三天後举行。测试内容也在三天後公布,现在,请先生们去休息吧。”

    李昂被带进了四楼,塔顶。

    三四楼分别有11个房间,每人一间,房间装修豪华,具有十九世纪贵族风格。有最好的休息设施,大床,沐浴,服装,食物……

    李昂住在407房,左右分别是小宙和一个叫埃文的年轻男孩儿。

    房间里摆放著造型优雅的家具,是个很适合居住的地方。

    墙边有一大排书架,里面全是新书,且大多都是原文书籍。

    老亨利命仆人为他们准备了食物。

    三明治,炖肉,热红茶,蜜煮甘栗。

    相当丰富,只是没人能吃得下。

    李昂一口都没吃,将饭菜全部倒掉,然後钻进浴室冲澡。

    他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忍耐下去了。身上全是血腥味,精液味……必须马上冲洗!

    热水浇在脸上,冲刷著被情欲污染过的身体,锁骨……腰……臀部……

    洗到私处的蜜花时,他的手有一瞬间的静止。

    那里很肿了,碰一下就很痛,经过热水的冲洗,里面本来凝固的精液又融化开了,一汩汩白浊顺著大腿往下流……

    李昂抬起头,看见镜子中自己的脸,微微扭曲著。

    扑杀(一)

    第十五章:

    这一觉,李昂睡的并不太好。

    梦见许多事。

    有父亲,母亲,管家道林,还有在山庄内被欺辱的片段。

    梦见最多的,是谨言。

    李昂自梦中惊醒,浑身是汗,满脸是泪,不知身处何地。

    外面的天已亮透了,阳光透过窗棂,折射进来,在地上铺了层薄薄的金辉。

    原来还在人间。

    他挣扎著爬起来。下体仍然酸痛不已,被侵犯的地方更是酸涩的疼。昨晚清洗时太用力,把那处娇嫩的皮肤都搓破了皮,现在一动,冷汗就涔涔往外冒。

    他来到窗边,扯开窗帘。

    窗外阳光大好。

    刚下过雨,玛利亚山上的黑岩石被洗刷的黑亮黑亮,岩石缝间盛开著大朵大朵郁金香,风一吹,花儿便漾起细浪,一排排朝山庄涌去。

    真是奇怪的花。

    郁金香本不该生长在这种岩石横生的荒山上的。

    但是,这世界本就存在著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事,比如,他被关进这座奇怪的山庄里。

    李昂用手摸了摸窗户。

    窗玻璃是变色的,从外面看不见里面的。玻璃材质也很奇怪,这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