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狗抢食,吃垃圾,被人歧视,种族歧视,被富人踩在脚底下践踏。没有学历没有背景,为了面包不得不跑去黑市贱卖自己的拳头。

    每一场搏击,他都是在拿命赌。

    不能死,不能死。

    他必须顽强的在这操蛋的世界上活下去,必须要报复。不要歧视,他要让所有人都仰视自己。

    可是……

    可是为什麽身体这麽冷,这麽困?

    眼皮都累的抬不起来了。

    李昂看著他越来越沈的眼皮,平静的没有任何情绪。他说:“不甘心也没用。人活著,都要为自己的欲望付出代价。”

    黑鬼死的时候,眼睛是睁著的,望向窗外的天空。

    天空是湛蓝湛蓝的,没有云朵,清洁,透彻。

    李昂平静擦掉腿上的淫液,平静的穿衣,抬头时,看见小宙站在门口,不带任何感情的望著他。

    “这就是你所谓的报复方式?”

    “是。”

    “色诱?”

    “我不够强,我明白,所以我要使用自己唯一的资本。”李昂将最後一件衣服披上,踢开黑鬼挡路的尸体,来到小宙跟前,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坚定不移,“我会让所有折辱我的人都去死,包括你。”

    二人距离不过咫尺。

    瞳孔里映照著彼此的身影,一样的黑发,黑色瞳孔,黄皮肤。

    “你对自己的身体很自信。”小宙伸出手,抚摸著他的脸。那动作简直可以称得上温柔如水。

    李昂也不躲开,只是笑,笑容有一点轻蔑:“为什麽不自信?它不美麽?你看了,难道不想上麽?”

    是的,他的身体的确很美,他从十几岁开始就知道了,没有男人能抵挡住自己身体的诱惑,哪怕他只是个失败品。

    不,无论精神还是肉体,他都是残缺的。

    小宙不回答他,默默凝视了他片刻,尔後将手收回。

    他转身走了。

    临走前,丢下一句话:“先想办法将尸体收拾干净吧,我的同胞。”

    李昂站在原地,没动。

    窗外起风了,蓝色的窗帘被风吹开,可以看见原野上盛开的大朵大朵郁金香。

    开的那样繁盛。

    生命如此的好。

    ────────────────────

    小8:补完

    很苦逼的说一句,下午躲在办公室偷偷码字,不小心被boss发现了笔名。他非说要看我写的文,还夸俺才女,弄得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了啊。内牛满面!如果他知道我写的是什麽东西,他估计会哭的……

    为了以防万一,我要把笔名换了啊啊!!!!苦逼!!!!!

    先通知一声,明天改成“膏药狐”。

    请大人们不要认错小的啊啊啊啊!!

    花(一)

    第十六章:花(一)

    黑鬼的尸体被人在三楼过道里发现。

    喉间有致命刀痕。生殖器被割断,塞在嘴里。两腿大张横躺在楼梯间,惨不忍睹。

    山庄内一时人心惶惶,纷纷猜测是谁下的手。

    亨利听到消息後,立刻派人将尸体收走了。当天下午,就给他们颁布了一条新法则:没有伯爵的命令,不得擅自在山庄内杀人,违者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这对李昂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

    从老亨利颁布法则时看自己的那一眼,应该是知道人是自己杀的了,可他却没有追究。然而不得擅自杀人的新规定,也就代表接来下他不能再动手了。

    当天侮辱他的人,可不止黑鬼一个。

    之所以选择拿黑鬼第一个开刀,是因为他在所有人当中是最弱的。

    李昂隐进角落里,偷偷观察那些人的言行举止。

    哪些看起来很弱的,哪些看起来有城府的,哪些是攻击力比较强的……

    大多数人都一脸郁卒,心事溢於言表。

    但也有喜怒不形於色的。

    比如那几个家夥。

    雅刀如鬼魅般地出现在身後,对著他的脖颈轻轻呵出一口气,暧昧地说:“想什麽呢?我的美人。”

    “在想,怎麽才能让你死。”

    “咯咯咯咯。”雅刀一阵怪笑,伸手环住他的腰,并不规矩地往小腹下延伸而去,“我死了,谁来满足你那又骚又浪的穴呢?”

    “拿开你的手。”

    “我偏不呢。”

    手从裤腰的缝隙里,探入下体,并企图往内裤里钻去。触手的皮肤如上好丝绸,令雅刀舒服的眯起了狐狸眼:“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麽吗?我想……用手把你摸到高潮。”

    “我让你他妈的滚!”

    李昂忍无可忍的,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力道非常大,几乎都能听见骨骼碎裂发出的咯吱咯吱声。

    雅刀眯起眼,眼尾闪过一丝危险的光,只是一瞬,便熄灭。他舔舔唇,语气变得更加暧昧了:“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想操你。”

    都说东洋人天性淫乱无耻,见到雅刀,李昂总算深信不疑了。

    二人僵持著。

    因为动作小,并未引起他人注意。

    “嘿,两个宝贝儿,在干什麽呢?”这时,身後传来熟悉的流氓调调。

    在山庄里,能这麽流氓说话的人,除了戴维,没有其他。

    戴维蹲在地上,嘴里叼著根烟,笑眯眯地看著他俩。

    他已经换上一身新行头,雪白的绅士衬衫,黑西裤,微卷的金发绑成马尾,看起来充满不羁的男人味。

    但他的言行举止却永远都像个乞丐。

    雅刀说:“我在和美人儿亲热呢。你也想来干一炮麽?”

    戴维摇摇头:“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为什麽?”

    “不为什麽,就是不想让你干他。”戴维吐出烟圈,蓝眼睛在白雾中闪烁著异样的光,“所以,你得放开他。”

    雅刀一脸玩味地看著他:“你凭什麽呢?”

    “嗯,就比我的家夥比你粗,比你大。”戴维用一种很严肃很认真的调调回答他,“所以你必须放开他。”

    这是什麽见鬼的理由?

    雅刀咯咯咯的又笑开了,他笑起来时,脸上会出现两个酒窝,看起来既天真又无邪。如果是纯情少女,一定轻易就被迷惑。

    “这个理由真是太棒了,戴维。”雅刀出人意料的放开了李昂,快步走向戴维,抱著他就在他脸上啃了几口,用撒娇的语气说,“戴维,你的肉棒比我大,我喜欢这个充满男人味的理由。可是……”

    戴维挑挑眉,等著他继续说下去。

    “可是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