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但是他们的命还握在伯爵手中。

    想要钱,就得活下去。

    亨利一撤,大家就开始讨论第二轮的游戏,寻觅组队目标。

    四人一组,代表其中一个人必须要成为受调教者。

    当然,肯定没人愿意成为被调教的那个。

    可是,如果你是弱者,那就没有办法了。强者有的是方法令你屈服。

    雅刀从一开始就把目光锁在了李昂身上,很明显,他想让李昂成为受调教者。

    李昂当然不愿意。他见苗头不太对,立刻转身回房,在房间里焦虑不堪的踱步。

    这次要怎麽办?

    如果不听从游戏规则,结局大概会像上次那两人一样,被处死吧?

    总之,无论处於什麽身份,自己必须要参与这个游戏。

    而参与游戏,就必须要四人一组。

    那麽,其他三人,要找谁呢?

    有人敲门。

    咚咚咚。

    “谁?”李昂警惕地披上外套,厉声问。

    没人回答。

    “说话!”

    门外依旧没动静。

    李昂咬了咬牙,猛地拉开房门,却见眼前黑影一闪,尚未反应过来,门已再次关上。

    “你来做什麽?”看清来人是谁後,李昂往後退了一步,警惕地问。

    戴维将门锁从里面拧好,回头给他一个很灿烂的笑脸:“找你谈谈……合作的事。”

    “你不是拒绝了麽?”

    “是啊,我拒绝了。”

    李昂挑挑眉,充满怀疑的:“那你还来干什麽?”

    戴维走到他床边,一屁股坐下,姿态很不雅观的岔开双腿,然後点了根烟放在嘴边。

    他几乎是烟不离口的。

    李昂在心中恶毒的诅咒他快点因吸烟过度而死。

    “你被盯上了,你应该知道的吧?”戴维温和地问。

    李昂心中一动,攥紧了拳头。

    是的,他知道自己又被盯上了。雅刀……从亨利宣布游戏规则後,他的目光就一直盯在自己身上。

    “为什麽?”他颤声问,“为什麽总是我?”

    戴维有些无奈地说:“一方面因为你的身体,另一方面……唔,大概是因为你也很强。强者总是希望征服强者的。”

    “强?比我强的你不是更容易成为目标吗!”李昂并不理解他的话,如果只是因为强大就被盯为目标,那戴维比自己不知道强大多少倍,而且,对方的容貌也不差。

    “那不一样。”戴维有点困难的跟他解释,“就好比,嗯,怎麽说呢?他们不是同性恋者,所以我的身体对他们没有任何吸引力。但是你不同,你……”

    他没再说下去,但是李昂也差不多明白了他的意思。

    因为自己的身体同时具有女性的生殖器官,糅合了男性与女性的共同特征……

    “我不想成为受调教者。”李昂软软的垂下了头。不想死,也不想成为受调教者,不想没有任何尊严的被玩弄残缺的身体。

    只是世界的规则向来如此,没有两全。

    想活,不够强,只能被欺凌。

    尽管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可真的要面对时,还是忍不住懦弱下去。

    “我帮不了的。李昂。”戴维见眼前的男人不自禁地露出些许软弱,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先不提这鬼地方给我们身体动的手脚,不服从游戏规则就要game over,就凭我的实力,顶多可以对付雅刀一个。但是还有一个小宙。”他停顿了一下,眉头微蹙,“这个人,我没办法看透他的实力。但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如果他和雅刀联合起来,我就更没希望了。”

    “那你还来干什麽呢?”李昂心灰意冷的问。

    “我来,只是想给你一个提醒:你是聪明人,如果真那麽想活下去,就舍弃肉体。既想活又想要尊严,那是不可能的。”戴维走到他跟前,捋了捋他额上的发,发现他的脸很凉,没有温度。

    他把手缩回来,滞在腿边,又说,“如果你真不想那样,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李昂猛地抬头,眼神难掩光亮的:“什麽办法?”

    “找小宙,和他谈,如果他也肯帮你,那麽,这次的受调教者将会是伊武雅刀。”

    花(三)

    第十八章:花(三)

    这是来欲望山庄的第四个晚上。

    又下雨了。

    雨声轰隆隆的,欲将全世界湮没的气势。

    李昂站在窗边,看见天空黑的密不透风。雨水冲刷著玻璃,在纹路上扭曲成一条蜿蜒的曲线。

    很久前,他就讨厌下雨。

    因为下雨天,总让他产生“睡著了永远不要醒来也没关系”的消极想法。

    戴维走了,临走前给了他最好也是最坏的建议。

    去找小宙,说服他,依附他。

    当生存都困难时,谈尊严是奢侈的事。

    李昂伸出指尖,将窗上的雨水抹平。

    须臾後,他脱下西装,换上一袭干净的睡袍,出了门。

    小宙房间就在隔壁。

    门紧闭著,里头没有一点动静,也没光。这麽晚,应该是睡了。

    李昂闭上眼都能想象得出里头那男人的脸孔,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的,看人与看物眼神是一样的。

    他举起手,敲了敲门。

    里面没人应答。

    他再敲,一直敲,气急败坏的,最後几乎要用脚踹上去。然後,门开了。小宙站在门後一片幽凉的阴影里面。

    “是你?什麽事?”

    “我找你有事,可以进去说吗?”李昂挺直腰板,尽量做出镇定的模样。

    小宙上下打量他几眼,尔後,点点头,侧身放他进屋。

    屋内湿气很重,只亮著一盏床头小灯,硕大的房间被笼罩在一片朦胧的绿光中。

    窗外雨声依旧磅礴。

    小宙在床边坐下,神情冷淡,带一点点慵懒地望著李昂。他穿著一件白色细麻的复古上衣,袖口和领口部分用丝线绣著浅色藤蔓,布裤子,光著脚,应该是正准备入睡。

    他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不可触及只可仰望的美,尤其那双眼睛,总是让李昂产生幻觉──谨言又回来了的幻觉。

    “说。”小宙开口了。

    李昂抬起头,注视著他:“这次游戏,我不想成为受调教者。如果可以,我想请你帮我这一把。”

    小宙不出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那个日本人已经盯上了我。只要你不参与,我就不会有事。”

    小宙想了一下,问:“可我凭什麽要帮你呢?”

    李昂一愣,没想到他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