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昂怀疑自己没听清楚,重复地又问了一遍,“谁?”

    “我的弟弟是苏谨言,六年前他因你而死,你不记得了麽?”小宙捧起他的屁股,突然发力,一把将他身体摁下。噗滋一声,硕大的性器就直接插了进去,尽根没入,直捣身体最深处。紧接著,一拳击中他的小腹,小宙先生露出了从进山庄来第一个微笑:

    “而现在,你为了活命,竟厚颜无耻的用身体来勾引他的亲哥哥。李昂,我该称赞你麽?”

    同一时刻,门被从外面踹开了,戴维笑嘻嘻地站在门口,对二人吹了个口哨:“哟,宝贝儿,我觉得我还是把你带回来自己享用吧。”他顿了顿,看见二人结合的姿势,脸色瞬间暗沈下去,

    “可是,貌似我来迟了?”

    ──────────────────

    咆哮!!!鲜抽死了!!!发个文快要了我的老命啊!!!!!!!尼玛!!!!

    花(四)

    第十九章:花(四)

    那晚,李昂不太记得自己是怎麽离开小宙的房间了。

    他的头脑一片混沌,两眼昏花,耳朵里仿佛有许多金属相互摩擦产生尖利的噪音,一遍遍震荡著他的耳膜。脸上仿佛著了火,疼的厉害。

    他坐在小宙身上,身体里还嵌著对方的性器,却一动也不能动,只觉得人生最大的羞耻和痛楚莫过於此。

    小宙握住他的腰,疯狂的抽插起来。

    硕大的性器深入身体最内部,仿佛要将他劈成两半。滚烫地茎体摩擦著敏感的肉壁,蜜汁溅开。

    李昂发不出任何声音,喉头似有千万根刺涌上来。

    手足冰凉,面皮亦结冰。

    小宙不再言声,只埋头苦干。他进入的很深,动作也十分暴戾,与他人一样,看起来不张扬,却破坏力十足。李昂被他顶的上下起伏,呼吸困难。更可怕的是,随著摩擦,穴内的性器居然还

    在持续膨胀,将那紧致的蜜花撑开到几近裂开的地步。

    “够了。住手。”戴维有些看不下去,冲上前欲将二人分开。

    小宙抬起头来,赏他一记冷眼:“滚。”

    “没发现他不正常麽?放开他!”戴维毫不示弱,抱住李昂的身子就往外拔。

    李昂也呆呆的,任他二人动作,无有任何反应。他和小宙的性器还交合在一起,戴维一动,蜜穴里便流出大量的淫水,溅湿了二人的结合处。

    他的腰还被小宙紧握著,当阳具抽至穴口时,放在腰间的手突然一用力,臀部被迫下沈,蜜穴便再次被巨大的阳具充满。

    李昂张了张嘴,最终只是发出轻轻的呜咽。

    “我让你滚,别多管闲事。”小宙的耐性已濒临爆发边缘,黑色的眸子冷冰冰,如腊月的寒刀。

    戴维知道他不是这男人的对手,按理说,他本应该就此松手不管。反正李昂与他也没什麽关系。可是……

    骨子里的劣根性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他把手放在李昂肩上,对小宙说:“我欠你一个人情。放了他。”

    小宙停下动作,嘴角的笑容难掩讥讽:“爱情?”

    “不。”

    “也是,你还是第一个强暴他的。”

    戴维脸上不见了惯有的笑容,异常的冷漠:“放了他。我欠你的人情,保证日後对你有用。”

    “人情?你觉得我需要一个比我弱的人的人情?”小宙说著,又往上狠狠的顶了几记,肉棒被湿滑的蜜穴包裹著,那感觉的确极乐,难怪日本人随时随地会发情。

    这具身体,的确销魂。

    是天生用来做爱的容器。

    “我一只手就可以干掉你。”又一次剧烈抽插後,他有些呼吸不稳地吐出这句话。

    戴维点点头,很认同他的话。

    是的,小宙很厉害,可是,再厉害的老虎,落入犬群中,一样会被撕烂。

    “所以,人情这玩意在这里是很重要的,小宙先生。最後再给你一次建议,放了他。”

    小宙再次停下动作,这次,他没有拒绝,微微沈默片刻後,便将阳具从李昂身体里撤出。

    “唔啊……”李昂发出小动物一样的轻哼,肉穴突然失去填充物,极度不适。穴口空虚地收缩了几下,一股淫水便从内部涌了出来,滴到了小宙的两腿间。

    “瞧,他多淫荡。也许他不会感激你将他救出来。”小宙发出低低的笑声。

    戴维不说话,随手抓来毯子在李昂下身胡乱的擦了几把,然後脱下自己的外套将他裹紧,打横抱在了怀里。

    “多谢。”

    他没再看小宙一眼,抱著人迅速离开了。

    李昂不记得自己是怎麽回的房间,也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麽事。脑海里只一遍遍回荡著小宙的话。

    谨言的哥哥。

    谨言原来有哥哥。

    可是,他和谨言的哥哥发生了关系。

    人啊,这一生总有许多难以启齿的秘密。

    譬如,谨言。譬如,父母。再譬如……

    戴维将他放在床上,去浴室打来热水,将毛巾浸湿,拧干,开始替他擦身。

    他擦得很仔细,从头到脚,甚至连刚刚交合的地方,也没放过。动作出奇的柔情,完全想象不出,这个人是先前那言行举止粗鲁的乞丐。

    乞丐先生一边擦一边问:“很生气是吧?被这样羞辱。”

    李昂将身体蜷缩起来。不说话。

    戴维劈开他的两腿,开始擦他刚被爱液弄脏的蜜穴处,脸不红心不跳,眼神也无先前性交时的激情异样。他说道:“不要愤怒,愤怒会降低你的智慧。如果你还想要活下去,给自己的将来一个交代,那就要保存实力,储备智慧,以求在一线夹缝中生存。”

    将脸埋在枕头里的男人,身子只是微微颤了一下,依然没回应。

    花(五)

    第二十章:花(五)

    李昂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又回到了童年时代,独自一人走在迂回的山路上,想抵达山顶。山路寂静曲折,天空是鲜红的颜色,大朵大朵惨白的云挂在天空缓缓移动。他仰起脸,有个男人在前方对他招手:过来,到我这里来。我带你走。

    李昂伸出软软糯糯的小手。

    男人掌心温厚干燥,令他内心感到十分安宁,觉得自己可以马上回家了。

    他又梦见自己走在一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