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将小组的名单确定之後,就叫人分别带他们前往专门为其设置的调教间。

    调教间很大,很空旷,光线很暗,一张黑色的厚布窗帘掩住了外头所有光线。

    屋子中间有一张半人高的刚铁床,床的四角分别束有铁环,用途是什麽,不用说也一目了然。

    确定房间後,仆人又按照雅刀开出的单子去搬调教器材。

    “都弄了些什麽玩意儿?”戴维问他。

    雅刀神秘兮兮地眨眨眼:“一会就知道了。”说完看向李昂,只见对方站在窗边,无动於衷,面色沈静,好像一切与他无关似地。

    大约十分锺的时间,仆人们回来了,将大量的器材安置好後,问:“还有别的需要的吗?”

    “暂时没有了,以後有需要的再提。”雅刀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褪去了。

    人走後,调教房一时寂静下来,无人说话。

    雅刀叫人弄来了很多调教器材,几乎占了大半个房间。东西奇形怪状,什麽都有,木马,假阳具,g点按摩器,各种灌肠器具,口塞,眼罩,绳鞭,笼子……很多东西见都没见过。

    李昂的眼皮微微抽动了一下。

    他没办法想象这些东西等会儿都要用在他身上……

    戴维拾起其中一根狗骨头形状的软胶物,不冷不热的调侃:“不愧是东洋人啊,呵,对性这东西还真是热衷。”

    “我可以理解为夸奖吗?亲爱的戴维先生。”雅刀对他抛了个媚眼过去,那姿态,说实话,更适合接受调教,只不过他是个纯正的1号,除了上人,没有被上的喜好。变态看向另一个大变态小宙,软软地问,“小宙先生,我们是不是该开始了呢?”

    小宙冷冰冰地扫了他一眼:“具体计划?”

    二十天时间不短,调教需要专业知识及周密计划。

    “我早就写好啦!嘻嘻嘻。”雅刀不知从哪里掏出几张纸来,分别递给其他两人,完全无视李昂还在场,就解说道,“这是20天里的调教计划,你们看看哟,如果有什麽不满的,我们还可以再商量。”

    戴维粗略的扫了一遍。

    寒意顿生。

    这些东西……真的是对人用的吗?

    他不禁抬起头,看向李昂。李昂正好也看著他,光线昏冥,他湿润的眼睛大大的睁著,就算面上再镇定,眼神依旧掩饰不了凄惶。

    戴维突觉自己的心跳少了一拍,忙低下头,继续看。

    变态归变态,但不得不承认,雅刀的计划几近完美,从生理到心理,慢慢击毁一个人身为“人”的觉悟,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彻底由人化兽,跪地行走。

    “我没意见。”他合上计划书,点了根烟放在嘴边。

    “我也没。”小宙淡淡的说。

    二人都没意见,计划书就算通过了。

    那麽,接下来也就到了调教时间。

    雅刀异常亢奋地走到李昂面前,对他张开了双臂,声音像深藏於地下三千尺的水,凉意一直渗透到了骨髓里。

    “来,我的海尔玛蒂芙萝。到我怀里来,我将让你成为世上最美丽的淫奴。”

    驯化(一)

    第二十一章:驯化(一)

    李昂平躺在钢床上,身体赤裸,不著一物,头脑昏沈如同灌了铅质。

    双眸被戴上了眼罩,视线里一片漆黑,看不到周围的布景。

    口中也被塞了口球,唾液不断地分泌,无法吞咽,只能顺著唇角往外流溢,不一会,便弄得下颚处湿嗒嗒一片。

    他四肢大开,分别由钢环束缚著,高高吊起来,呈“大”字形,将身体毫不保留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赤裸的背脊紧贴於冰冷的钢板上,好像躺在千万根冰刀上。

    他微微挺著腰,想合拢双腿,却怎麽也做不到。想发出声音,被口球堵住的嘴巴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

    不能动,不能言。

    像躺在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虽然早就做好了接受屈辱的准备,可事到临头,他仍然控制不了浑身的战栗,在黑暗世界里,因为即将到来的无法预测的羞辱而感到恐惧万分。

    “不要怕,不要屈服。你是人,虽然身体屈服了,但是心理绝对不可倒下。”

    “因为是人,人是高级动物,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的。”

    “只有动物才会任人操纵。”

    “你是人,所以你不会倒下。要忍住,忍耐到最後一刻,不可违背你对那人的承诺。”

    他在心里一遍遍告诫著自己,不可屈服,必须要守住自己唯一的东西。

    这样想著,似乎有了效果。他渐渐地平静下来。

    调教间内很静,无人说话,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

    李昂觉得自己现在的姿势就像解剖桌上的青蛙,只能大张四肢等著实验者举刀切开他的肉体,浸入福尔马林。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是谁?

    是戴维?小宙?还是那个中日杂种雅刀?

    那人朝他走过来,来到他跟前停下,静默不语。

    是戴维麽?不不,戴维身上有股烟草大麻味,雅刀没这麽安静,那应该是小宙。

    李昂的心狂跳起来。

    小宙。

    他又想起那晚发生的事。小宙冷酷的对他说:“我是苏谨言的哥哥,他为了你而死,如今你却苟且偷生,为了命不耻於以肉体交换。可耻,可悲,可憎。”

    谨言的哥哥。

    难怪第一次见面就有难以言语的熟悉感。

    在此之前,李昂并不知道谨言还有个哥哥,只知道他同自己一样是中国人,是父亲派给自己的仆人,甘愿为自己而死的恋人。

    小宙的立场很模糊,既不站在自己这边,也不支持雅刀。没人猜得透他要做什麽。

    李昂屏住呼吸。

    他会做什麽呢?

    胸膛忽然一凉,那人将手覆盖了过来。

    “你很害怕。”语速缓慢且冷淡,果真是小宙。“你的心跳得很快。”

    李昂绷紧了身体,猜不到他接下来要做什麽,也不敢猜。视线被眼罩阻住,触觉却异常灵敏起来。他感到小宙的手沿著他的胸膛往下滑,一直停落在他的小腹处。

    “知道什麽叫奴隶吗?”小宙问。

    李昂无法开口。

    小宙自说自答:“奴隶就是动物,不是人,只知道服从,以主人为中心,崇拜主人的生殖器与身体,主人的生殖器是你唯一的生存目的,作为李昂的你,将会慢慢消失在这个世界,以一种新的角色重生。”

    他以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