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指捏住李昂的下巴,“身为奴隶的你,只是件工具,盛载男人欲望精液的容器。一品洞穴,连狗都不如的一件物品。你的後半生只需要做两件事:侍奉主人,随时随地抬高屁股。服从主人,主人的意志就是一切。”

    “你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说话。”

    两个响亮的耳光甩下来,落在李昂脸上,火辣辣的疼。

    小宙继续平淡无波的说下去:“你的喉咙只能用来叫床。当主人践踏你时,你不会愤怒,心中充满感激。你会觉得践踏也是爱。”

    李昂浑身僵硬,脸被打得偏过去,嘴角破损,渗出血丝。

    践踏也是爱?

    去他妈的!

    践踏是羞辱,诋毁人格,这种东西连感情都称不上,请别玷污“爱”这样神圣的词语。

    他的大脑嗡嗡作响,塞著口球的嘴巴断断续续发出压抑的嘶吼,因为被打,使得那嘶吼听起来更像微弱的呻吟。

    “愤怒吗?”冰冷的手指温柔地擦去他嘴角的血丝,小宙满意地看到钢床上的肉体在挣扎,“没关系,作为奴隶的你,不需要情绪。”

    啪啪!

    又是两个响亮的耳光。

    下手非常重的耳光,扇得李昂两耳嗡嗡作响,几欲昏厥。

    “疼吗?”小宙轻声询问,语气充满了蔑视与傲慢,“没关系,作为奴隶的你,疼痛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主人才是你的一切。”

    “我可以随意践踏你,随意给你带来疼痛。”

    “我也可以随意羞辱你。”

    “任何法规在我这里是无效的。我是你的法则,是你的上帝,上帝对你做的事,你只能接受服从。”连续不断的耳光,脸颊疼的几乎麻木。乳尖被狠狠的拧住,尖刻地疼痛让他整具身体都拱起来,形成一道弓月。他攥紧拳头,冷汗披了下来,腰部止不住的颤抖著。

    乳尖上的手指忽地又下滑,落在小腹下软软的性器上,捏住:“这根东西是什麽?生殖器?不不,从现在开始,这只是一个器官,一个只用於排泄的器官。除了这个功能,这玩意儿是多余的,无用的。不能插入女人的身体,也不能用来高潮。而这里……”手继续朝下滑,滑过性器下方的囊袋,会阴,落在那真正多余出来的女性器官上。

    “这里才是你真正有用的地方,以及你後面的洞。从今天开始,你的身体有用的地方只有这上下三个洞,它们将替你维持奴隶的生命。”手指拨开花瓣处的大阴唇,捏住上面微微肿起的阴蒂揉摁,他继续说道,“以後,你将用这里取悦男人。还有这里……”

    手指掠过干涩的穴口,滑至臀缝间的穴口上,尖厉的指甲抚摸著穴口处的褶皱,“这里将灌满主人的精液。二十四小时,无时不刻。你将变得没有精液就无法生存,没有东西插进去你就会哭泣,生不如死。”

    “因为你是奴隶。奴隶的唯一价值就是以肉体取悦主人。你没有自己的意志,你只是个容器,来,记住了,你是个容器,一件工具,不需要思考,放弃思考,忘记你的名字。依附主人,依附我。将一切都交付於我。我会给予你新得生命,让你获得从未有过的幸福生活。”

    他的声音低沈而绵哑,像是情人间的喃喃细语,具有神奇的蛊惑力,在黑暗中一遍遍敲击著李昂的心。

    李昂摇著头,抗拒。

    不对。

    不是这样的。

    他是人!他不是容器!他有四肢,他有情绪,他可以愤怒。他是独立的自己!他不需要依附任何人!

    他的身体可以接受侮辱,但是自尊心绝对不能!

    这是魔鬼的谎言,绝不能收到蛊惑,要坚定立场,守住自己唯一的东西。

    看著他再度掀起挣扎,小宙微微蹙起眉头,片刻,又舒展开来,

    “你在反抗?”他一用力,将手指凶狠地插进对方还干涩的後穴,然後毫不怜惜地抽插起来,动作相当粗暴,疼得李昂浑身冒冷汗,但依旧遏拼命忍耐,不允许自己发出弱者的呻吟。

    耶稣说,我的肉体是软弱的,但我精神是不死的。

    “为什麽要反抗呢?”小宙一边肆虐著他的後穴,一边柔声问,“依附我不好吗?我将给予你新的生活。不再是一个人,你是被需要的,不再是多余的角色。你被主人所需要,被深爱著。你将得到幸福快乐而简单的生活,全身心只信仰著一个人,不再飘零。你感受著主人的喜怒哀乐,主人也需要你的身体和心灵。多麽好……多麽神圣,不是吗?”

    问一句,他便给李昂一个耳光,再愈发温柔地抚摸。

    不……

    他在说谎!

    我不需要人来需要我!不需要别人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李昂在心里大叫著,否定恶魔的话。

    “我知道的。”小宙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轻很轻,“我知道你的事,你全部的事。我知道你内心最渴望的……来,接受我,接受你的主人,忘记尊严,你将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幸福。这样不好吗?我的奴隶。是真的不好吗?”

    又一个耳光。

    不!!不!李昂很想尖叫,大声的否定他的话。

    我没有渴望什麽……他在心中呐喊著,我什麽都不需要,我只要一个人就够了。我不需要……

    可是,为什麽脑海里会浮现出一些已经遗忘很久了的片段?

    黑暗的地下室,每天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吃饭,与老鼠聊天。

    没有光。

    不被需要。

    多余的生命,不应该诞生在世上的失败品。

    “这个世界多麽的残酷,人人可以为了利益而捅你一刀,就连至亲的人也不例外。没关系,从今天开始,这些都不会再发生了,因为你将成为主人的奴隶,你只需要奉献出你最虔诚的信仰,你的肉体你的心灵,你就会得到这世上最纯净的爱。这麽美好的事,为什麽不去尝试一下呢?”

    信任与被信任。

    需要与被需要。

    这世上最珍贵的情感,多麽诱人。

    魔鬼的蛊惑具有穿透力,持续不断的冲击著李昂的心房。戴著眼罩的眼睛什麽都看不见,使得对方的声音更具有穿透力。

    不能倒下,得坚守住。

    可是……被需要得生活,是什麽样子?

    天!他在想什麽!李昂被自己突然的想法震得浑身僵硬住。不能这样!必须坚持住!他抗拒著,四肢拼命地摇动,将铁环晃得哗啦啦作响。

    “仍然不接受吗?没关系。我想,你或许需要一些疼痛。”

    只有疼痛,才能让你记得更牢固。

    李昂忽地感受到吊住自己双腿的铁环被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