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高,并分得更开,然後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接著是脚步声,物体挪动声。

    片刻後。

    一根滚烫的东西抵在他还干涩的穴口上。

    “你知道驯化的第一步是什麽吗?”他挺了挺腰,连前戏都没有,就直接将巨大的性器插入了那脆弱的小穴中,同时,胸膛落下一道鞭笞。

    “驯化的第一步,强奸体验。”

    ──────────────

    本章节以及接下来的驯化部分,将用到的参考资料,如下:

    《sm羞辱心理》

    《催眠学》

    《调教攻略:强奸心理体验》

    《sm之疼痛快感》

    《走过地狱》

    《sm之鞭打快感》

    《sm美学》《调教中的责罚目的》

    ps:看到会客室有人怀疑伯爵的身份,的确,伯爵是在他们几个当中。但是要到结局部分才会揭露是谁。

    仰天叉腰三段式奸笑~灭哈哈。

    驯化(二)

    第二十二章:驯化(二)

    所谓强奸体验,即指在相互情愿的强暴游戏中,幻想自己是加害或受害者得以性愉悦及高潮。

    人的欲望是被深深压抑著的,只需一个缺口便可释放,对奴隶展开性攻势是强奸体验的华彩乐章。反抗与暴力,深陷无助和绝望的境地,以及在体内抽动得阴茎,将会把他们深层次的受虐欲挖掘出来,然後得到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而在sm中,这种游戏通常都是支配者得到奴隶的默许才会进行,否则太过突然的强奸虽然刺激,却可能遭到奴隶的反抗,特别是轮奸计划,如果奴隶不接受的话,那将会产生极其恶劣的效果。

    如同钢板上的男人。

    就算戴著眼罩,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也依然能感受到他强烈的抗拒。

    这样继续下去,可能会取不到想要的效果。

    那麽,该怎麽做呢?

    小宙选择了将性快感与萨德主义融合一起施行。(注:萨德主义是指以制造痛苦为目的的行为)

    人的抗拒是可以扭正的,施加疼痛,将“抗拒”变成“愉悦接受”。

    他抬起男人的腿,在其臀部下方垫上一块白色的床单,再取来一条sm专用的皮鞭,尔後,扶著自己早已高涨得性器,对准男人还干涩的穴口,一举插入──

    “呜……”李昂的腰部猛地抬高,只觉得下体被一根巨大的烙铁撕成了两半。

    没有前戏,没有爱抚,只是这样粗暴的侵入,狭窄的内壁没有任何分泌液体,被硕大的性器粗粝的摩擦著,犹如被砂纸磨损。

    剧痛难忍。

    冷汗一层层渗出,湿透了他的发,脸孔。身体轻微有痉挛,皮肤泛白。

    而在被进入的那一刹,胸膛亦有皮鞭落下。

    一鞭破骨。

    空气中隐隐破出血腥味。

    极痛。

    连骨头都要裂开的痛。

    李昂头微低,手指中在空中张合,背脊挺直,像是在说,他受的起。

    “这是第一鞭。我将击碎你。”小宙报数,性器往里深入一分,再後抽,撤至穴口部位。

    皮鞭再落。

    唰!

    惨白的胸膛泛起第二道鞭痕。

    皮肤不会破损,却留下道道红痕。

    蜜穴内再次被性器全部填满。

    “这是第二鞭,打碎的你,将被我重造。”

    鞭子越落越急,疾风骤雨般,鞭鞭噬骨,将钢板上那副血肉鞭笞的体无完肤。

    每一鞭落下时,配合那疼痛的,是他性器的抽插。

    二者完美融合,进攻著男人,抱著打碎他的决心,在他体内冲撞。

    火热的,剧烈的煎熬。

    双腿被高高吊起来,可以看见二人交合处一片不堪。

    粉红的、娇嫩的穴口,被巨大的肉棒撑开到极致。干涩,依旧没有可润滑的液体。因为粗暴,穴口部位有轻微的撕裂,鲜豔的血水顺著蜜花往下流,滴滴答答湿润了臀部,以及臀部下方那块白色的床单。

    每当小宙将性器往里推入时,柔嫩的穴口肌肉便一翕一合,两片花瓣也轻轻颤抖著,紧紧吞噬著他青筋暴涨的分身。

    “知道我在做什麽吗?我在强奸你。”小宙向前挺动著,粗大的鉴定毫不留情在他柔软的体内贯穿,他的左手放在李昂大腿内侧,在上面轻轻抚摸著,呈一种吞噬的姿势,侵犯,冲撞。

    耳边回荡著充满节奏感的、湿滑肌肉摩擦的水声。

    男人的手因剧痛而死死攥紧,骨节狰狞。

    “我正在强奸你。不管你的意愿,占有你。”性器摩擦著干涩的内壁,好像磨砂纸一样,刮得穴径不住的抽搐。

    皮鞭再落。

    第一百七十八鞭。

    “疼吗?没关系,因为我想怎麽打就怎麽打,因为你是我的奴隶。”

    “疼痛可以让你记得更牢固。”

    “感受到了吗?我的性器正插在你体内,强奸你。我正在与你性交。”

    第一百八十五鞭。

    第一百九十鞭。

    两百鞭。

    抽插持续。

    没有情动,没有快感。

    李昂的下体仍旧是干涩的。

    在先前的强暴中,因为有春药,所以反应很热情。

    再追究到更久远的时刻,那时候的性交,他有快感。他的身体是敏感的,只要男人一碰,就会酥软,轻易地释放出他最风情的一面。

    唯独,在面对sm时……不可屈服。

    这种毫无尊严近乎凌辱的性行为,是他从头到尾抗拒接受的。

    只是……

    还能坚持多久?

    他咬著牙,承受著来自身体的疼痛。“没关系,可以忍耐。不要听任何人的话,记住自己,记住自己是个人。不可沈迷,忘记肉体的快感。”他在心中告诫自己,可是下体被滚烫的肉棒插著,疼痛之中,似乎掺了些许微妙的感觉。

    那种感觉缠绵而激情,接近於愉悦的状态。通过性器与性器的摩擦,皮鞭落在身上激起的痛感,正在朝身体各处急速扩散,很快就会蔓至全身。

    小宙插入的很深,虽然很粗暴,但是仍然具有技巧。

    每一次插入就好像有预谋性的,直接捣到他最敏感的花心处。

    如果李昂反应很好的话,他便会继续朝那里进攻。如果李昂仍旧抗拒,他便调换角度,在柔嫩的蜜穴里横冲肆虐,给予他疼痛。

    在阴茎又一次顶撞到花心时,小宙以一种暧昧而肯定的语气说:“你湿了。”

    李昂的脸如骨灰一般惨白。

    是的,他湿了。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