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近乎於凌辱的强暴性交中,他湿了,身体有了反应。

    无论他再怎麽努力忘记,身体仍旧对这种粗暴的性行为有记忆。

    “被我强暴的你,却湿了,所以,你是淫荡的,你果然是做爱的容器。”小宙说。

    某种快乐和痛苦交织在一起的感觉涌向腹股处,李昂反问自己,是吗?我是容器吗?

    “别再否认。你的确因为我的强暴而感到快乐了。不然这里……”冰凉的手指摸到二人交合处,沾了点和著血丝的透明黏液,小宙说,“这里流了好多水。”

    李昂把脸别过去,就算看不见,他也能感觉到对方充满讽刺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

    他下意识地想去逃避,不愿承认自己身体的反应。

    “你喜欢被男人强暴。”小宙肯定的下了结论。

    不是!你在说谎!闭嘴!

    “被男人强暴你会很舒服,一直压抑著的你,其实每天都在幻想著被男人强暴对不对?”察觉到男人浑身的颤抖,小宙继续说下去,“或者可以说成,只有被男人强暴时你才会得到性高潮。普通的性爱根本没办法满足你。”

    闭嘴!闭嘴!闭嘴!!

    “因为你的身体已经不正常了。”性器再一次往花心处捣去,硕大的龟头碾压著脆弱的地方,刺激的穴内深处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小宙似乎很舒服,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像野兽一样。

    好酸……

    被侵犯的地方酸涩不已,穴心一直被碾压著,使他禁不住浑身颤抖。

    那种感觉,他并不陌生──接近高潮了。

    “不能再继续下去,不能高潮。你是人,不是动物,不能在这种野蛮的性交中得到高潮。那样就太可耻了。”他对自己这样说,竭力控制著自己。

    “你很舒服,你流了很多水,被我强暴的你,正要高潮了。只是……”

    性器忽地从蜜穴里撤出,尚未来得及感觉空虚,他便听见空中呼啸著皮鞭声。

    火烧一样的疼痛。

    这次鞭子落下的地方不是别处,而是身体最脆弱的蜜穴上。

    两片花瓣被打得通红,刚被肉棒插入的小穴口,尚不能合拢。微微翕合著的嫩肉,被鞭子扫过,顿时红肿起来。

    无法形容的剧痛。

    “只是,你忘记了这次的主题是疼痛,而不是舒服。就算高潮,也要在疼痛中得到高潮。”小宙扶著自己的性器,以硕大的龟头抵著他湿滑的穴口,慢慢碾磨,“你也忘了,没有主人的命令,你是不能得到高潮的。”

    说完,再次将性器材狠狠插入,整根全部插了进去,直入身体最深处,然後就再次凶狠的抽插起来。

    只不过,这次他的侵犯没有了任何取悦的意味。

    不碰触最敏感的地方,只一味粗暴的抽插,做著最原始的性交动作。

    刚被鞭子抽打过的蜜花无法承受这样野蛮的侵犯,小穴疼到痉挛,每一次被撞击,就钻心蚀骨的疼。

    弓起身子,男人想要摆脱体内那带给自己疼痛的炙热,可是四肢又被束缚住,无法动弹,只能躺在那里继续承受痛苦。

    剧烈的律动像海浪般击打著他的神经。

    他的双手在空气中张开,又合拢,指尖分泌著细汗。

    自尊心让他保持著沈默。

    很痛,痛到想流泪。

    可是,不能哭。眼泪是无用的,必须坚强起来。

    他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努力将注意力转移到别处。他听见有人在黑暗中对自己说,“李昂,这个社会是冷漠而残酷的,所以你一定要坚强,不可被打倒。不管怎样,我永远站在你身边。”

    那人说完,对他露出笑容,那笑容消失在火光中,婉转柔情,好像春天下午里,一首动人的情诗。

    谨言……

    李昂朝他伸出手,欲去碰触他的脸。忽地间,来自身体的剧痛急速加剧,搅乱了正副画面。

    他轻轻呻吟出来,快要无法承受那份剧痛,身体已经要抵达极限了。

    小宙仍旧在侵犯,一次比一次深入。

    很多血。

    蜜穴已经被撕裂了,血液缓缓地从交合处流出,绽开在白色床单上,豔如情花。

    空气中弥漫著的血腥味与雄性荷尔蒙气味,刺激著人的性欲与理智。

    “疼吗?没关系,只有这样才会令你明白,你已被击碎,并将由我重造。”

    “我们已融合在了一起。”

    “从今日起,你我为一体。我是你的信仰,你要向我供奉出你的全部。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这疼痛会让你觉得快乐。”

    “也只有我才能给予你如此快乐。”

    皮鞭打在乳头上,肩上,大腿内侧。

    一条条鞭痕纵横交错。

    李昂始终没有发出一声痛吟。

    对他而言,皮囊之苦已经不再是苦,苦的是来自痛觉中的快感。

    没错,即便在这样的痛苦中,他依旧能感觉到快乐。

    只要是被男人的性器插入,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能快乐起来。

    这样的身体,已经不是正常的了。

    污浊的种子早已发芽。

    精子的新陈代谢,性欲,是神将与人类的大罪。

    谁都无法摆脱这个原罪!

    此刻,小宙在他体内肆虐著的阴茎,鞭笞在身的疼痛,都令他藏在最深处的欲望渐渐苏醒。

    全身毛孔都张开了,感觉著这病态的快乐。

    好大……好粗……好热……

    身体被填满了,很舒服,很充实。

    融合为一体了……

    啊。他想,不再是一个人了。他的体内还有另外一个人。

    这样的感觉真好。

    紫红色的肉棒持续不断的在蜜穴里捣干,插得他淫水横流,穴径不断的收缩。被花瓣包裹著的阴蒂也充血起来,渴望著被人爱抚。

    其中,最情色的地方,莫过於他胸膛上的乳头。

    那两颗粉嫩嫩的小乳头,在鞭笞下,早已肿胀凸起,硬的像颗小石子。

    倘若你用手轻轻一碰,男人就能立刻给你最美妙的回应。

    “你很骚。”小宙一边猛干一边问,“你这样的骚货,只要被男人插一下,就淫水直流。真是天生用来被男人干的。是不是?”

    李昂说不出话来。

    他的身体在对方的冲撞下,欲望已经膨胀到快要爆炸的地步。

    他无法压下那股欲火,呼吸困难,仿佛有一把火在体内点燃了,连骨髓都是滚烫滚烫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