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忍受痛楚,随著擦拭的动作轻微的收缩。

    这便是李昂痛苦的根源。

    戴维深吸一口气,这样的伤口,如不进行缝合,情况怕是不妙。而且身上的伤也要立刻消毒,不然会感染。

    “我去找医生,马上回来。”

    他找到亨利,把情况说了一下。亨利没说什麽,派了一名会医术的仆人跟他过去。

    缝合伤口,擦洗,上药,打针。

    水换了一盆又一盆,直到彻底变清澈。

    整个过程李昂都睁著眼睛,看著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仆人面无表情的说:“休息几天就没事了。身上的伤也给他上了特殊的药,不会留下疤痕。”

    “他不能再继续受调教。”戴维说。

    仆人摇摇头:“我不知道,先生。你得请教伯爵。”

    “你代我转达。”

    “不,我做不到。”仆人还想拒绝,小腹处便被一把手术刀抵住。

    戴维温柔地拍拍他的脸:“去吧,宝贝儿,你做得到的,我知道。”

    仆人离去後,房间里又安静下来。

    李昂躺在那儿,望著天花板,一动不动,眼底散著一层薄薄的灰。

    已经凌晨时分。

    天花板上绘制著圣母玛利亚与基督的画像。

    浓墨重彩。

    受难的圣子,污垢的处女。

    只有信者才能得救。

    戴维郁沈的望著他。

    第一次注意到这男人,是在晚宴上。

    安静,内敛,不与世间任何事物产生关系的清静索然。

    再次注意,是他奇特的身体。

    进山庄这麽久,他亲眼目睹著这人有多努力的在活著。

    人要到什麽地步,才会这样努力的生存,连尊严都不顾了?

    真的是怕死吗?

    戴维忽而一阵压抑。

    他想起年少时的自己,因为特殊的经历,不轻易让自己难受的情绪。因为生活折损带来时时缺失,必须对无法得到的东西以合理的理由淡漠处之。

    “有时候,尊严是不容易得到的。人生也向来不是公平的。”他说。

    这个世界,向来都是赤膊打斗。

    弱的一方不争气,只能被人践踏在烂泥地里。

    人与人的关系就如同被一群追捕至悬崖的藏羚羊,如果不踩著同伴的尸体上蹬,就会被立刻捕杀。

    大家都没有更好的选择,都需要生存。

    很显然,李昂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人前大张双腿,任人打量,也没有任何抱怨。

    “为什麽要救你?哈,可能是曾经身为军人的良心还没完全死掉。”

    “我曾经是个军人。”

    “军人,哈,什麽是军人?举著枪支,保卫国土,谁敢侵犯我的人民,我将用子弹送他下地狱。”

    “可是,现在我宁愿做个乞丐。”他耸耸肩,低低笑出声来,为自己点了一根烟。

    不知过了多久。

    就在戴维以为李昂睡去时,他突然开口说话了。

    “我不会这样死去。”

    “我会活下去,我会将所受到的一切屈辱双倍奉还。”

    按照医生的意思,李昂的伤起码需要一周才能康复。可是第二天,亨利就过来了,让他立刻回到调教间继续游戏。

    戴维说:“老头子,别这麽严肃,你没看见他还受著伤吗?”

    亨利微笑:“伤口已经用了最好的药,不出一周就能痊愈。我也向你其他两位夥伴说明了,这期间,他们不会碰李先生的下体。”

    李昂面无表情。

    戴维吸了口烟,突然凑过去,把烟圈全部吐在亨利的脸上,然後吊儿郎当拍拍他的老脸,又扯扯他的鼻子,很流氓的说:“我说了,他不能再接受调教。”

    “不,戴维先生,伯爵的游戏,必须所有人都参加,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如果你反抗,那伯爵只能遗憾的按下遥控器。”

    “你可以试试。”

    亨利对仆人招招手。

    仆人立刻拿起通信设备,按下了通话按钮。

    这时候,李昂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步履不稳的走到几人中间。

    他对亨利说:“我去,放了他,我马上回调教间。”

    ────────────────────────────────────

    继续以上更新:

    “我的出生并不高贵,从来,我都活的不易。”李昂漠声,跟著亨利离开。

    活的不易,因此比谁都要渴望活下去,绝不拿自己的性命冒风险。

    戴维的脸阴沈沈。

    的确,他不会为了任何人冒风险,很显然,李昂深知这一点,因此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只是,仍有那麽一瞬间,心生恨意,对强权的仇恨。

    他垂下头,杀心已起。

    “嘿,老鬼头。”他叫住亨利。

    亨利停下脚步:“请说。”

    戴维一步步朝他走过来,沈声问:“难道,你的伯爵上帝没有告诉过你,无视一个乞丐的话,後果是很可怕的吗?”

    亨利愣住,尚未来得及收回脸上的笑,脖颈处便传来清脆的喀嚓一声。

    头颅被拧成180°,老鬼轰然倒地,颈骨被绞碎,只是身体还在抽搐。

    一系列动作,在两秒内完成,快到避无可避。

    戴维收拢起五指。

    他的手指很修长,像是一双钢琴家的手,只是真正的用途却是杀人。

    李昂微微错愕了一下,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戏剧性的发展。

    “你在冒险。”他低声告诫。

    “宝贝儿,难道你不知道,我向来都是具有冒险精神吗?”戴维满不在乎地,又重新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痞子笑容。

    “你会後悔的。”

    “没有时间後悔的。”因为已经来不及,剩下的八个仆人,见上司已死,早已向伯爵通报了。

    噗通!

    前一秒还说笑的男人,下一秒就栽倒在了地上。

    李昂顿时僵硬住。

    他看见戴维的身体在抽搐,抽搐,胸口剧烈起伏著。

    “遥控器的按钮有两个。”走廊的广播里传来那只听过一次的男声,来自山庄的主人,真正的魔鬼,莱恩伯爵,“红色的,是粉碎性爆炸。而蓝色的,是延迟性死亡。”

    莱恩伯爵在向他解说。

    山庄里的人,已全部听见了他的声音,纷纷聚集到三楼走廊里。

    “粉碎性爆炸,你们已经见识过了。而延迟性爆炸,则会慢慢的将你折磨死,一点一点绞碎你的内脏,直到最後,轰!欢迎你来到天堂。”

    李昂僵硬著不动。

    他看见戴维蜷缩在地板上,一阵阵的抽搐著。总是挂著痞子式微笑的脸,已经没了一丝笑容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