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都是痛苦。

    这人正在承受难以想象的痛楚。

    莱恩伯爵又在广播里说:“而延迟性死亡将会持续整整三天。”

    也就是说,戴维要承受三天的痛苦。

    “也不会给他机会,让他自杀。”

    没有自杀的机会,生不如死。

    “更不会怜悯他,放过他。因为,逆我者,必死。”

    唯有信者才能得救。

    李昂呆呆的站著,没有任何反应。

    他又听见莱恩在说:“想让他活,就只有靠李昂先生你。”

    那意思,不言而喻。

    “当然,您也可以选择救,或者不救。如果不救,那麽恭喜您,您在这场游戏里,已经得到直通卡。虽然这会少很多乐趣。”伯爵在广播里幽幽叹息,很有几分遗憾的味道。

    也就是说,只要不管那个人的命,自己就可以免了这一场羞辱。

    李昂觉得这个问题如果自己再多想,那就真的太傻了。

    他毫不犹豫的就抬起脚,大步离去。

    可是……

    走著走著,走了大约十几步,他就再也走不动了,掩著面,颓然跪倒在地。

    做不到。

    做不到无动於衷,麻木不仁。只要有人对自己有一点点温柔,他就开始变得软弱。

    “你强奸我过一次,救我过三次。我现在还给你,从此以後,我们只有肉体关系。”他回过头,对著戴维说。

    戴维绝望的合上了双眸。

    耻辱的生活重新降临。

    这一次,是真的小宙登场了。

    ────────────────────

    嗷!少女们,请原谅我的短小吧,这几天实在阳痿不举啊!!!!求春药,求爱抚!

    下章又到上大块肉的时候了= = 接下来的调教也不会有任何变动了。

    发现戴维的感情戏是很难写的,性格太难控制了,写起来有些吃力【泣】

    驯化(六)

    第二十六章:驯化(六)

    为了不耽误调教进程,莱恩在李昂再次接受调教之前,给他做了一场手术。

    一场很神奇的手术,不到半个小时,下身的伤便痊愈。

    当代的医学水平并没进化到这种境界,由此更加可以推断,莱恩不是普通人。

    他是谁?为什麽要将他们关进这里?又为什麽制造这些残酷的游戏?

    李昂没有时间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从手术台下来後,就立刻被拖进了调教间。

    调教间里,只有小宙。

    男人坐在阴影里,像所有时间一样,沈默著,寂静的潜伏。苍白的双手微微交叠,搭放在扶手上,身姿修长,仪表优雅,神态平静。他不说话,只是坐在那儿,就给人一种无法反抗的压迫感。

    只有长期居於上位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气度。

    谨言的哥哥。

    “过来。”小宙对著僵硬在门口的男人,轻轻招招手。

    李昂便走了过去,麻木不仁的。

    “脱了。”小宙又说。

    李昂便毫不犹豫将身上的衣服解开,一件一件脱掉。

    外套,衬衫,长裤,内裤。

    很快,一干二净。

    漂亮的锁骨,红肿的乳头,精瘦的腰,平坦的小腹,形状完美的男性生殖器官,女性的私处……

    皮肤上残留著一道道鲜红的鞭痕。

    这具漂亮的肉体,因那神奇所在,而充满了危险的美感。

    李昂一声不吭的接受著对方的打量。他现在没什麽感觉了,也不觉得羞耻,反正也没有希望,如果生活要强奸他,那自己就叫床给他听,只要别挡住他前进的脚步。

    突然,门外响起了雅刀的声音:“喂,里面的家夥,记住,好好的搞他!这婊子是越操越淫荡的喔!咯咯咯咯咯。”

    小宙望向门边,淡淡地说:“滚。”

    门外传来一声遗憾的叹息,平静了。

    “有话要说吗?”小宙问他。

    李昂摇摇头,声音平静而淡漠:“没有。”

    “那好,就开始吧。”小宙站了起来,从旁边的桌上取来一副白手套,戴上,望向李昂,带著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慢,“过去。”

    知道他指的是哪里,李昂没有说什麽,温顺的来到那个盛载了他噩梦的钢板床前。

    在这里,他曾经被男人不停的侵犯,鞭笞,被用言语践踏……

    没有尊严。

    有些事并不是想忽略就能忽略的,起码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因记起那种疼痛而轻微痉挛起来了。

    小宙也不催他,静静等著他做出抉择。

    他知道,男人不会逃跑。

    事实也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

    李昂不会逃,他乖乖的爬上了钢板床,平躺下,然後顺服的将四肢舒展开来,对著陌生男性,盛放他的身体。

    “可以了。”他说。

    小宙走过去,将他的双腿抬起,呈m形放在钢板上。李昂以为他要像雅刀一样把自己捆绑起来了,可是没有。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将手探入他的蜜穴处。

    敏感的私处被冰凉的手指轻轻一碰,便不可自遏的颤抖起来。

    两片阴唇被轻轻拨开,露出一条粉色的浅浅的缝,泛著些许潮湿的水光。手指顺著穴缝慢慢下滑,滑到那因紧张而不断收缩的肉穴处。

    手术十分完美。

    昨天还惨不忍睹的下体,现在却看不到一点受伤的痕迹。

    手指顺著穴口慢慢摩挲了片刻,一指探入。

    “唔……”李昂立刻弓起身体,发出猫一样的呻吟。

    这个地方,昨天才接受过惨无人道的强暴,虽然已经痊愈了,但是疼痛的记忆还在。

    手指在蜜穴里浅浅的抽插了几下,便退了出来,停顿片刻後,又重新插入。

    一粒药栓被推进了穴心深处。

    小宙淡淡的说:“这会让你等会舒服一些。”

    几分锺後,李昂就知道他口中所谓的舒服是指什麽了。

    从蜜穴里传来的异样感,令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很热,很痒……似有千万只虫子在肉穴里啃咬著,痒的钻心,恨不得现在立刻有根又大又硬的东西捅进去搅一搅才行。

    “你……你……给我……吃、吃了什麽……”他绞紧双腿,满头大汗的问,声音因勃发的情欲而颤抖著。

    “春药。”小宙简单的答,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去哪里?”李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