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见他离开,心中顿生一种不详的感觉。

    小宙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著他:“我对你没兴趣。”

    门!当一声关上,也绝了李昂所有的念头。

    小宙把他留在这里,是什麽意思?

    游戏的规矩,不是所有人都必须要参加的吗?他撂手不管,难道不怕死?

    从下体袭来的情欲很快就让变得没办法再思考。

    热。

    全身皮肤都在著火。

    性器开始肿胀起来,蜜穴中也有温暖的水流从里流出,後面的菊穴更是麻痒不堪。

    好想要……空虚……好想要……

    想被男人的双臂搂在怀里,想被抚摸,想被粗大的性器狠狠贯穿。

    想要高潮。

    妖娆的肉体在钢板床上翻滚著,掀起红浪。

    男人紧紧的抱著自己,蜷缩起来,无法自控。当他实在受不了的在钢板床上翻滚时,胸前的乳头便会被碰触到,然後就会升起一阵阵电流般的快感。

    “啊……啊……”他虚弱的喘息著,拼命控制著不去自慰的冲动。

    脑袋也快要被情欲烧坏了,因此没有注意到被关上的门再次打开来。

    有男人进来了,对他说:“啧啧,真是浪呀,我的美人。”

    那声音犹如从地狱来传来的,让李昂瞬间丧失了理智,第一反应就是想逃走,无奈身体早就被春药腐蚀了,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躺在钢板上,任人宰割。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那句所谓的“会让你舒服一些”竟是这样的。

    “为什麽?”他平静的问。

    “因为……”目光贪婪的流连在男人被情欲熏染的潮红的肉体上,每一寸曼妙曲线,每一片煽情的肌肤……

    毫不掩饰的赤裸欲望,雅刀淫邪地舔了舔唇,“他和我做了笔交易,交易的筹码就是你。”

    说著,开始一边扯皮带,一边走到他跟前,用手在他发烫的皮肤上缠绵流连。

    “嗯……”饥渴的皮肤得到了抚慰,身体便自动产生了反应。李昂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发出一声绵软细长的呻吟。

    “啧,看样子你真的很饥渴呢。”雅刀充满怜悯的望著身下发情的男人。

    李昂别过脸,没有感情的说: “这不就是你最爱的麽?”

    反正,也没有别的选择,是谁不行呢?都一样,一根生殖器而已。

    “你可能不太了解,调教这种东西,过程中可以几个人一起上,但是,主人却只能有一个。”雅刀将皮带扯了下来,掏出了胯间巨大的性器,双眼因即将到来的杀戮而射出邪恶的光。

    “而我,才是你的主人。”

    ────────────────────────

    节日快乐

    接下来都是雅刀在调教。因为一个奴隶拥有几个主人,那是不符合sm规则的。

    换成雅刀做,也有利於其他两个的感情发展以及剧情铺垫。希望谅解,合掌。

    驯化(七)

    第二十七章:驯化(七)

    一切又重新回到原点。

    还是这个房间,还是这张床,相同的人,相同的姿势,相同的屈辱。

    李昂沈默的舒展开四肢,以最妖娆的姿态怒放。

    雅刀说,一个人真正的绝望,是给了他希望後又亲手毁灭。

    李昂想,这大概就是人生最可怕的事了,无穷无尽的期待,伸手不见五指。

    房间如同空洞的容器,过滤掉一切声音。

    雅刀并不急著享用已经到手的猎物,只是站在钢板床前,静静地看著他,诱惑著他,以放肆的眼神不断的爱抚著他,让他那被欲火焚烧的身体不由自主开始发抖。

    他想要的,远远不止温驯而已。 他想要的,也一定会得到。

    李昂感觉著他的视线在自己身体上侵略著,视线挪到哪里,哪里就燃起火焰。他被情欲煎熬的无法自控,很想有一双手来安抚自己,很想做爱,很想发出尖叫。

    但是他没有。

    他仍在忍耐。

    身体内部的结构好像要崩坏了,越来越凶猛的欲火一波波冲击著他,已经到了极限。

    来自花穴深处的瘙痒到了快要疯了的地步,得不到满足的淫穴情不自禁的涌出大量的淫水。煽情又甜蜜的液体,缓缓地顺著会阴往下滑,流进股沟里,像一条清澈的溪流,滋润著那一片湿润的芳草地。

    他仰著头,像条软蛇一般扭动著腰肢,随著动作而溅出的点点蜜液,让那对翘臀更显饱满动人。

    如果现在有一根坚硬的东西捅进来搅一搅,那就好了,随便什麽都行,只要能止住穴里的骚痒……李昂昏昏沈沈的想,他控制著自己不去看对方胯间那根硕大的性器。他怕自己一旦看了,就会再也回不来。

    雅刀看他还在挣扎,倒也不急。走到门边,把灯关了,取来一支银质烛台,点燃。

    “在黯淡的光线中看漂亮的男人,会有更有味道。”他说。

    李昂蜷缩起来。最近,他削瘦了不少,因为焦虑与绝望,让他的精神开始迅速衰败,本来还算刚毅的脸部轮廓慢慢柔化,有一种介於成年男性与少年人之间的美。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欲火活活烧死时,雅刀终於开始行动了。

    “过来。”雅刀说,“现在过来,把我的衣服脱掉。”

    李昂艰难的挣扎起来,爬过去,以颤抖的手一颗一颗解开男人的纽扣。

    东洋人的身体散发著某种血腥的气息──皮肤是并不健康的苍白色,但也绝对不孱弱。看似削瘦的身体,实则非常精实,肌理纠结,一块块紧贴著坚硬的骨骼,充满了爆发力。

    这个日本男人,完美继承了东洋人骨子里的残忍与病态。

    强忍著想用手去触摸的冲动,待衣服完全解开後,他便立刻垂下头,静等下一个指令。

    “把头抬起来。”雅刀轻声说。

    李昂挣扎片刻,慢慢抬起了头,对上了一根嚣张的男根

    心跳有那麽一两秒的停顿。

    李昂试著向後退一些,身体却像被定住一般,湿润的眼睛只能盯著对方胯间那根被浓黑毛发拥护著的极具侵略性的大肉棒,喉结艰涩的滚动,难以想象这根巨大的棍棒曾经是如何插入自己体内的……

    听见他越来越浊重的呼吸声,雅刀便知道他已动情,暧昧的问:“喜欢它吗?很大是不是?”

    是,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