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根很壮观的阴茎,任何女人见了都会忍不住臣服的性器。硕大的圆端不断渗出透明爱液,粗壮的茎身呈紫红色,青筋暴起,甚至可以看到它们在跳动。

    李昂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淫荡,很饥渴。

    “想不想它插你?操你那发骚的小穴?”邪恶的伸出手,在欲火焚身的男人眼皮底下,雅刀开始上下套弄起自己的肉棒来。

    李昂知道对方是故意勾引著自己,而他现在,除了接受之外,完全没有别的办法去抵抗这种诱惑。

    他想要。

    他想要雅刀这根肉棒,插入自己。

    “回答我。”耳畔有暧昧的热气吹过,雅刀在诱惑他。

    “是……是的。”

    “说完整。”

    “我想让它…插我,操我的骚穴。”难以启齿的下流言语吐出来後,男人发现,其实开口也并不是太难,只要在这时别把自己当成人就行了。

    这时候,他并不知道,拥有著这样想法的自己,已经落入了雅刀的陷阱。

    诡谲的笑徐徐在嘴角绽开,雅刀捉住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肉棒上。如他所料,男人没有再表现出任何抗拒。

    “作为奖励,让你摸摸它。我知道你想要的不得了。”

    手一碰到性器,李昂就感觉自己的小穴里有一阵剧烈抽搐,空虚到发痛的地步。

    不知道小宙给他用的是什麽药,感觉甚至比来山庄的第一晚服下的药性还厉害。身体完全不能自控,连理智也快消失殆尽。

    握在手中的性器,很大很粗,也很烫,他先是静默不动,渐渐的,体内的瘙痒越来越剧烈,下体淫水潺潺,肥润欲滴的穴口一收一缩的,恨不得立刻将这根肉棒插入自己。

    被情欲逼到走投无路的男人终於低下了倔强的头颅,以手握住肉棒,开始缓慢的上下套弄。

    啪!

    突然一个耳光打过来,把他打懵了。

    “谁允许你擅自动的?”雅刀扯住他的头发,逼迫他仰起头来,看著自己,“你是不是还没有身为奴隶的觉悟?从你被我调教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是下等人,免费的屁股,一个没有自己意志的奴隶!”

    说完,又是一个耳光。

    力气极重,直接让那个他从床上跌了下去,背脊与地板狠狠撞击,骨头发出咯咯的断裂声。他赤裸的身体蜷缩在地上,过了很久,才平静的说:“想操就操吧,搞那麽多花样,没意思。”

    “操你?”雅刀像听到什麽笑话似地,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眼角都滴了出泪,“你难道不知道我要高潮是有很多种方法的吗?譬如,只用看著就足够了。”

    他打开门出去了,过了几分锺,又辄回。

    李昂还蜷缩在地上,绞缠著双腿,被情欲折腾的断断续续发出虚弱的呻吟。他恍惚地听见有很多人的脚步声,搬置物品的沈闷声,以及雅刀对他们说的那句,“有需要我会再去找你们。”

    仆人们离去了。

    房间里留下一大堆奇形怪状的道具。最显眼的,莫过於那匹早已见过的木马。

    那木马有一人高,看起来没什麽特别。只是马背上竖著两根尺寸骇人的假阳具,一看就是用来做什麽的。

    “今天,我们来做木马游戏,以及主仆契约。”

    两根狗骨头似地假阳具丢下来,咕噜咕噜滚到李昂眼下。

    “捡起来,先插插自己,毕竟木马的那玩意对你那娇滴滴的小穴来说,还是有点勉强了吧,嘻嘻嘻。”

    李昂挣扎坐起,仰起脸。

    汗水。

    男人年轻的容颜,仿佛是甜美和黑暗纠缠的花朵。

    他看著雅刀,目光长久的停留在他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憎恨。然後说:“现在你可以随意羞辱我。但是,我会出去。而在出去之前,你要小心。晚上睡觉关好门窗,走路小心背後。因为保不齐哪天你or你们会落在我手中。到时候,就算我比你弱,但也请不要质疑一个疯子的力量。”

    说完,拾起地上的两根假阳具,分开两腿,蹲下,将两根假阳具分别对著自己的前後穴。

    充沛的淫水因姿势关系无处可藏,疯狂的往外涌出,滴滴答答流在地板上,很快便汇聚成一小滩透明水渍。

    雅刀坐在椅子上看著他,眼神无辜又天真:“如果真有那麽一天,我欢迎之至。只是,在这之前,我会击碎你。”

    他说到的,就一定能做到。

    因为他是伊武雅刀,不怕死的疯子。

    “来吧。”他张开双臂,左眼迎著窗外的月光,流下了一道长长的清泪,“请好好享受我伊武雅刀带给你的欲望盛宴!”

    驯化(八)

    第二十八章:驯化(八)

    李昂没有再多说话,反正事情已经进展到这一步了,也没什麽可羞耻的了。他扶著两根假阳具,慢慢扭动著臀。假阳具的尺寸非常大,形状也很逼真,硕大的龟头像真物一般,抵在两只被淫水浸湿的水穴上,若有似无底摩擦著。待到整根茎身都被淫水润湿後,他才慢慢沈下臀部,一点一点将那两根巨大的肉棒吮入体内。

    “啊啊……啊……”

    两个水穴同时被硕大的龟头插入,快感立刻如洪水般汹涌而至,几欲尖叫。稍稍回过神来後,身体便迫不及待的叫嚣著更多,想要吞入全部。

    “慢著。”雅刀却阻止了他,“就这样,维持这样的姿势,五分锺。”

    欲望紧绷在弦,连多等一分都是煎熬,更何况是五分锺。但是李昂并没有反抗,他听从雅刀的命令,维持著那个半蹲的耻辱姿势。仅吞了龟头的小穴半晌等不到更充实的大棒,肉壁很快就空虚的抽搐起来,穴口饥渴的收缩著,淫水狂涌,又苦又急。

    冷汗一滴一滴自额上渗出,腰和腿都开始酥软不已,快要支撑不住了。

    时间过得如此漫长,五分锺,好像过了几生。

    恍恍惚惚间,他听见雅刀说,“可以了,全部吃进去吧。”时,身体就迫不及待的下沈,雪白的臀部重重往下一坐,“噗嗤”一声,粗大的阳具就尽根没入,因姿势缘故,导致插得特别深,简直要将身体插穿一样。

    两个紧致的花穴,虽有淫水的滋润,但那尺寸实在太过骇人,全部吞进去还是稍嫌吃力。紧窄的穴口被粗壮的茎身撑得朝外翻开,紧紧箍住巨棒根部,犹如一圈圈透明的薄膜。

    男人被两根铁柱死死钉住,浑身不住的痉挛,什麽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大口大口吐著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