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全身血液仿佛都集中到了下体,只觉得那被贯穿的两处,异常的充实满足。紧窄的穴径被撑得一颤一颤的,花心处深深插刺,酸麻不已。

    浅尝辄止是远远不够的。

    发痒的肉穴还要更多,更多。

    李昂感到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已经成为肉欲的淫兽。

    保持著一坐到底的姿势,他迫不及待的摆动雪白的屁股,上下吞吐起来。为了增加快感,假阳具的茎身布满了小颗粒,随著每次抽插,而粗暴的磨砺著敏感娇嫩的穴壁。

    男人很饥渴,在那漫长的五分锺等待里,他的耐性早已被磨光,身子被春药浸噬得,敏感的一碰就能滴出水来。现在终於被填满了,怎麽可能还矜持?

    他抬起臀,悍然进出,剧烈起伏。每一次都将肉棒抽到穴口处,再狠狠落坐。这样子可以干的更深,直接干到花心处。只有这样,穴里的奇痒才能得到缓解。

    全身筋骨都要融化了,两根阳具在体内肆虐著,将肉壁撑到极致,紧贴著嫩肉抽插。不一会,就把男人干的死去活来,全身酥颤,濒临喷发。

    但是,他这具怪异的肉体,在下面没有到达高潮之前,阳具是不可能先喷发的。

    欲望之门被关住,李昂心里只有悲哀。前後两个穴被假阳深深的捣干著,只隔著一层薄薄的肉膜,每次下落时,都会产生一种那层膜快要被捅烂的错觉,既痛又美。

    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干疯了,很想叫,可是又下意识的觉得,身体可以淫乱,一旦叫出声来,那麽,就连最後一点尊严都失去了。

    前面的花穴被插得淫水泛滥,红豔的两片唇肉朝两边翻开,略微红肿,泛著湿润的水光。而那阴蒂,早就充血的不像话,急需被人抚慰。

    如果有个人在这时候把他那颗敏感的小花核含在嘴里好好吮吸一下就好了。

    李昂无法自控的产生淫乱的幻想。他知道自己这阴蒂特别敏感,比任何地方都要脆弱,只要一碰,他就能流出大量的春水来。

    如果在被插穴时玩弄小花核,他会马上疯掉。

    还有胸膛上那两颗敏感的奶头,硬的发痛,就像饱满的樱桃……

    这样想著的他,竟鬼使神差的,将两只手分别伸向了下体和胸膛,抚慰著自己。

    阴蒂被麽指粗暴的摁揉著,无上快感导致下面花穴收缩的更急剧。左手以食指和中指夹住奶头,又捏又扯,将那地方玩弄的更加肿胀。

    他在微微眩晕中闭上了眼睛,听见饥渴的皮肤发出了扭曲的声音。

    寂静的调教室里,只能听见他粗重的喘息声,以及下体被抽插发出的“噗唧噗唧”水声……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一副令人欲火焚身的场景。

    黑暗中,漂亮的东方男人,蹲坐在两根硕大的假阳具上,疯狂的扭摆著身体抽插。他的臀部雪白而丰满,蜜桃似地两瓣,中间藏著的那朵嫩红的小洞,湿漉漉的,被粗黑的假阳具干的通红,朝外翻著,连细小的褶皱都能看见,微微抽搐著……

    顺著後穴往前看,又是一处奇妙的风景。

    敏感异常的阴穴同样淫乱不堪,每一次被大棒深入时,男人的淫水就如同小溪似地流淌出来,顺著股沟流到地板上,弄得下体湿淋淋粘糊糊,一片泥泞。

    腰肢细软,是有天生媚骨,每一个动作都是煽情的,充满诱惑。

    男人放浪不堪,一边插著自己,一边饥渴的用手抚慰著自己的阴蒂和奶头。那里似乎是他的敏感地带,每当指尖轻触到那里,他都会深吸一口气,细腰轻轻战栗,然後迎接著下一次幸福的来临。

    十分惹火的春宫,唯独少了叫声。

    “叫。”在黑暗中观摩春宫已久的雅刀,终於开口了,恶质的羞辱著,“自己插自己都能淫成这个样子,你还真是个欠操的浪货。给我叫出声来,大声的叫。”

    李昂咬紧唇,不发一语,视线早就被激情的泪水朦胧成一片。他知道对方正在盯著自己的私处看,强烈的羞耻感让他下半身更加酸美,抽插的也更加强猛。

    看著他春情荡漾的模样,雅刀轻笑起来:“不叫是吗?”

    李昂被无地自容的羞愧和羞辱感击倒,脸上终於露出落败的表情,放弃自尊最後的抵抗,张开唇,小声音的叫起了出来……

    “好、好舒服……唔……”

    “声音大一点!叫的浪一点!说你被大肉棒干的好爽!说你的骚穴好喜欢被大肉棒插!插死你!”

    “啊──好舒服……大肉棒插的好厉害!好喜欢!”男人粗喘著,将肉棒往穴里吮吞,面红耳赤,身子因下流的言语而愈加敏感。他的花心被捣干的一阵阵抽搐,穴壁忽收忽缩,牢牢地将阴茎吸附住。

    雅刀很满意地笑了起来,“继续。”

    “啊……再深一点!给我,给我!……嗯……我好喜欢被插穴……大肉棒干的我好舒服……嗯……啊……插死我……快插死我这个骚货……”把身体弓起来迎合更加热烈动作,希望假阳具的每一次的进入都可以到达最深的地方,将热烫骚痒的穴洞被填满。

    他忍不住发出了更加淫乱呻吟。脑海里零乱的意识一层层攀上欲望的颠峰,而封住的欲望带来的刺痛和折磨,更加让渴望升腾。

    “我喜欢被主人强奸……啊……我……我……我……淫荡,我喜欢……被人插……唔……我喜欢主人插我……啊啊……好喜欢被主人强奸,好舒服……哼哈……被奸到流水了……”堕落的喊出羞耻的话语,李昂觉得自己的水穴被干的快要起火了,越来越快速的运动,次次都顶在花心上。

    已经快到极限。

    雅刀看见男人露出沈迷的神情在黑暗中起舞。

    出奇而诡异的,他并没有勃起。

    他只是看著,不动,眼神有一种很奇怪的嘲弄与怜悯。

    很女性化的将黑发别到耳根,他继续问道:“你说,你喜不喜欢被主人插?是不是没有男人插就不行?”

    李昂这时候已经快被假阳具干到高潮了,根本经不起他言语的刺激,扭著身子大喊:“我喜欢……我喜欢被主人插……我没有男人插就不行!我是天生的骚货,我喜欢被男人插穴!快来插……我!”

    最後一个尾音吐出时,他的身体猛的痉挛起来。

    高潮来得迅猛而措手不及。

    三个地方同时喷发。

    精液,阴茎,肠液,疯狂的往外喷泄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