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的面前,对他们说:“欢迎参加俄罗斯盛宴。”

    “造物主麽?”片刻後,他压低斗篷的帽檐,淡漠地说。

    能让一个人的伤口在半小时内完全痊愈,死而复生又有什麽不可能?

    随著亨利的退场,第一场表演开始了。

    第一个上场的,是位商人。长的很斯文,年纪在四十左右,赤裸著身体,四肢著地,被人像狗一样扯著脖子上的铁链拖上来。

    他的四位调教者分别是流浪者,抢劫犯,医生,还有个区长。

    似乎是对自己的调教很有信心,四人表现的都相当从容。

    商人被仆人带上了台,拴在台上的铁柱上,眼神空洞。

    他的嘴里衔著一根狗骨头,耳朵上戴著一副狗耳,挺翘的屁股里塞著一根狗尾巴,尾巴的是根巨大的假阳具。那阳具还在疯狂的搅动,把男人弄的浑身颤抖,发出一阵阵微弱的呻吟。

    他表演的节目,是《狗奴》。

    是个很无趣,也没新意的节目。无非是狗奴撅起屁股,在台上表演自慰及性交。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看到後面,雅刀几乎都睡著了。

    “真无聊。一个屁股有什麽好看的。”他说。

    有人不满,“说的好像你很有本事似地。”

    雅刀眨眨眼:“有没有本事,等会儿你看著不就知道了?嘻嘻嘻。”

    那头戴维听了,肩膀微微动了一下。

    第二个节目是《失落的舞者》,穿著一件芭蕾舞裙的男人,被推到场中央,配合著《睡美人圆舞曲》,惦著脚尖一遍遍旋转著,努力寻找著光明。

    这本身没有什麽出彩的,出彩的是,这人有一副很漂亮的肉体。皮肤白的像雪,舞姿优美如天鹅。

    他的舞裙非常情色。前後开了两个大洞,分别露出浑圆的屁股以及前方束著铃铛的粉色性器。

    当他旋转时,铃铛便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

    当他後仰时,浑圆性感的屁股便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下,露出股沟里那湿润而销魂的蜜处。

    男人一边跳,一边无声的落泪。

    泪水打湿了他的秀丽的脸孔。

    随著圆舞曲进入高潮,他的表演也到达了高潮。他旋转著,朝台上一名黑斗篷仆人靠过去。仆人说:“给我你的肉体,我将给你光明。”

    舞者便轻巧的跃上了他的身体,将双腿紧紧缠住他的腰部,再以臀部缓慢而煽情的摩擦著仆人的下体。

    仆人很快便被他掀起欲火。

    舞者有节奏的摆动著屁股,越扭越放浪。他的手扯开了仆人的裤子,抓住那根巨大的肉棒,毫不留情的就往自己的後洞里塞去。

    “啊啊──”舞者仰起头,不堪承受激情的,浪叫起来,“好大……请干我……插我……”

    仆人得到命令,便疯狂的律动起来。

    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又回到了舞台中央。

    他们一边性交,一边维持著舞姿。

    慢慢的,舞台上又涌来更多的黑斗篷。

    他们将舞者围在了中间,只留下一道缺口,供台下诸人观赏。 然後一起侵犯著舞者。

    两根肉棒在舞者的体内冲撞,十几双手在他身上抚摸著。舞者被干的面色潮红,激情不已。他几乎坐在了仆人们的性器上,嘴巴分别替两根肉棒口交,两只手也被人抓了过去按摩性器,脚也没放过,分别踩在仆人们的性器上来回挪动。

    腿弯,手臂,胸膛……无一处放过。

    “嗯嗯啊……嗯嗯……”舞者已经完全陷入了情欲中,坐在肉棒上开始扭动腰肢,跳著最煽情的舞蹈。

    黑压压的斗篷中,他白色的舞裙尤为扎眼。

    戴维又点了根烟放进嘴边,默默的吸著。十多根烟抽完了,台上的表演也终於结束了。

    舞者已经被操到奄奄一息,洁白的舞裙上全是男人的精液。

    不堪,污秽。

    失落的舞者向魔鬼献上了自己的身体,得到的,却是更加黑暗的黑暗。

    第三场过去了。

    第四场表演,是leo。

    他的调教者与雅刀他们的情况类似,只有alex一个人。

    其他三个因为不够强,而被alex赶了出去。

    leo上场之前,alex突然问戴维要了支烟,抽了没几口就呛的一塌糊涂。

    “不会抽就别抽,警官先生。”戴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心疼的收起烟盒,他吗的,就剩下三根了。浪费!

    alex没吭声,又接著吸了好几大口。在黑暗中,他眯起眼,慢慢的将烟雾吐出。

    他说:“戴维,我们有罪,一定会在走过的黑暗里湮灭。”

    leo上场了,他是个20岁的清秀男孩子,很瘦很瘦,连胸前的肋骨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不算性感的身体,却充满了一种柔弱的病态美。

    戴维记得,他是贫民窟里的一个穷孩子,在16岁之前,过的是一种吃垃圾的生活。後来通过自己的努力,终於考上了剑桥大学,还没毕业,却又被带到了这里,受尽屈辱。

    谈不上怜悯,人生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leo赤身裸体的站在台上,麻木的朝台下看去。

    台下坐著一群黑斗篷魔鬼。

    魔鬼在等待著撕裂他的身体,吞食他的血肉。

    他的目光在台下穿梭,最後停留在了alex身上。

    alex也在看著他。

    二人就这样隔著人群,遥遥对望著,视线的距离犹如没入黑暗的火焰,过分鲜明。

    戴维发现alex拿著烟的手在抖。

    “你认识他?”

    “是的。我认识他。”alex低声说,“他是我永远无法赎罪的人。”

    台上的leo突然对笑了一下,笑容就像绽放在水中一样。

    然後,穿著黑斗篷的仆人们又上来了。

    他们抬著一具白色的水晶棺。

    水晶棺中,盛满了五颜六色的蛇。

    他的表演,叫《蛇姬》

    leo掀开了棺材顶,毫不犹豫的踏进了蛇穴中。

    一条血红的蛇朝他游过来,吐著猩红蛇信,顺著他的大腿缓缓往上游。

    “不必担心他会死,这些蛇都没有毒的。”亨利解说。

    大大小小的蛇拥挤在水晶棺材中,不到片刻,就爬满了leo的身体。

    leo动了动手指。

    鼻尖,触感,全是湿滑冰冷的蛇体。大小不一,粗短各异,红黄黑绿青绿紫,色彩斑斓。湿冷的蛇信在他脸上舔过,气味腥臭难忍。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