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都是被用了药的蛇,见洞必钻。

    单薄的肉体被蛇群缠绕,那美景看起来异常邪恶。

    台下大多数人,几乎是瞬间,男根胀起。

    “不错嘛,警官,挺有品位的。”远远的,雅刀对alex打著招呼。

    alex的脸如骨灰般惨白。

    一条黑蛇缠住leo的脖颈,尾巴尖在他乳头上扫过,不停的刺激著那一处敏感。

    而更多的淫蛇开始往他大腿内侧钻去。

    它们在找寻可以钻入的洞穴。

    屏住呼吸,leo慢慢打开颤抖的双腿,抬高臀部,露出股缝间那粉色的蜜洞。

    唯一的洞。

    众蛇嗅到了洞穴的味道,顿时变得焦躁不安,齐齐朝他臀间游去,疯狂的往他的洞里钻去,探出蛇信,试探著舔著穴口周围。

    leo闭上了眼睛。

    台下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

    然後,蛇群终於开始发动进攻──一条蛇挤进去了,两条蛇,三条蛇……它们钻进了洞口,迟疑了几秒,确定这里就是它们要找的洞穴,便疯狂的往更深处挤去。

    肠壁上传来的剧痛,疼的男孩使劲吸气,腰背弓成了弯月。

    棺材内,翻滚著无数条斑斓的细线,血的味道渐渐浓稠。

    有的蛇挤不进去,便开始焦躁,一口一口的咬著leo的身体。

    不出片刻,他的身体便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洞。

    冷汗和血液浇上他的後背,将他淋个湿透。

    教堂里鸦雀无声,只有人蛇交配时发出的窸窸窣窣声响和男孩发出的细微的喘息声。

    alex快要坐不住了,猛地站起来,就要往台上冲,却被戴维一把拉住。

    “别冲动。”

    “我要去救他。”

    “你想他和你一块儿死吗?”

    alex僵硬住,久久的,然後突然捂著脸,眼泪簌簌掉了下来,湿润了教堂浑浊的空气:“为什麽会变成这样?为什麽……”

    没有人回答他。

    要怎样才能抵达天堂?可以不流一滴血吗?

    leo被拖下去的时候,已经接近昏死的状态。alex没有再看完接下来的表演,和仆人一起冲向了急救室。

    戴维看著他离去的背影,默默地为自己点了支烟。

    “呀,我的宝贝终於要来了~真是等的我头发都要白了呢。”不知何时,雅刀坐到了他的身边,对他妩媚地笑起来,眨眨眼,“你呢?我亲爱的戴维,是不是也很著急见见他呢?”

    亨利在台上宣布:“下面,进入最後一场表演《圣子》”

    亵渎

    第三十章:亵渎基督

    马太福音书中记载,4月10日,圣子耶稣为世人而亡,圣子为背负人间的罪恶,钉在十字架上流血而死。

    耶稣大声的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麽离弃我?”

    耶稣大声的问: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

    耶稣见母亲和门徒站在旁边,就对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门徒说,“看你的母亲。”

    从此,那门徒就将玛利亚接到自己家里去。

    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为了替世人赎罪,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神了。

    钉在十字架的瞬间,天地昏暗,太阳也失去了光辉。

    耶稣的血管失去了生命的体液,取而代之的是天赋洒下的圣洁圣水。

    耶路撒冷城崩塌,上帝的力量如此磅礴震撼。

    至始至终,圣子折射出的坚定目光,是隐隐在说“我让世界重生”,上帝也为之动容,魔鬼游走在黄沙弥漫的石路上,他亲眼目睹了耶稣得到神谕後灵魂的升华。

    ──圣子受难

    教堂中,大舞台突然崩塌。

    沈寂数秒後,有巨大的十字架从凹陷处缓缓升起,迎著清晨第一道阳光,矗立在舞台中央。

    太阳升起。

    阳光穿透天顶,照射进来,就像天堂开出来的路途。

    被钉在十字架的男人,赤身裸体。雪白的肉体上被彩绘师用重墨油彩描绘上黑色藤蔓,藤纹纠缠,延伸至臀沟,颜色渐行渐浅,藤蔓间点缀著豔红的蔷薇,配著黑色的枝藤,绮丽繁复,迂回婉转,无可抵挡。

    妖娆的肉体像条受虐的淫蛇般,痛苦地在十字架上扭动著。

    他的腰肢极其细软,好像没有一根骨头。

    脸上的浓妆夺目美豔,额头上渗出细密汗水。浓黑的头发散落在肩,被汗水浸泡发出深蓝色光泽。

    他的双臂张开,被束缚在十字架上,圣子受难的姿势。性器高涨,乳头上点缀著血红的乳环。

    修长笔直的双腿垂在空中,脚腕上挂著长长的铁链。

    啊……啊……

    细软的,绵长的呻吟。

    滴答,滴答。

    淫水从他胯间流下的声音。

    白色的,透明的液体,缓缓的在大腿上流动。男人低喘著,在情欲的烈焰中受尽煎熬。

    雅刀激动的浑身颤抖,眼神接近癫狂。他说:“这是我这辈子最完美的作品。再不会有了……”

    身为日本一流的彩绘师,在他漫长的创作生涯中,鲜少攀至顶峰。而十字架上的男人,是他最完美的作品。

    这辈子,再不会有了。

    戴维拿著烟的手,微微一顿,将脸隐进了斗篷中。

    有人问:“这是什麽?”

    “亵渎基督?”

    “上帝会惩罚我们的!”

    这里充斥著各种基督徒,他们无法原谅万能的主被如此亵渎,跪在十字架前,一遍又一遍的忏悔著:仁慈的主,请宽恕我们的罪。

    “乞求宽恕的同时,而对基督产生性欲,这样的你们,真的值得宽恕吗?”戴维冷冷的问他们。

    无人敢反驳他的话。因为他们跪下来的同时,性器也高昂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大概就是人类的本性,越是圣洁的东西,越想亵渎。

    不再浪费时间,圣子受难即将开始。

    仆人们抬来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著一只漏斗。

    不是普通的漏斗,而是sm专用的乳胶管漏斗,可以控制水压。

    管子细长细长,约有一米左右。

    又有人抬来几大桶水。

    只要是熟悉sm的人,看到这些器材,就应该立刻明白它们的用途了。

    男人在上台之前,就已经被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