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在乐园的那一晚,戴维也说跟他配合,可是配合到最後,还是发生了那样不堪的局面。

    “你的配合,就是所谓的我脱下衣服装作给你操然後真的被操你吗?”他讽刺的问。

    可是没想到,戴维却张开了双臂,对他说:“打我。”

    李昂愣住。

    “用你的拳头,狠狠的揍我。”

    “你有病吗?戴维先生。”

    “不,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麽。”戴维说,“来吧,将你的拳头狠狠地揍在我身上,快点宝贝儿。”

    “你确定?”李昂怀疑地看著他,生怕他又在耍什麽花招。

    戴维肯定的点头:“快点吧!我确定!”

    话都说到这份子上,李昂自然义不容辞:送上门的好机会,干嘛放过?

    所以戴维的话一说完,他就迫不及待的将拳头挥了过去!

    “乞丐维!你他吗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容嬷嬷吗!”

    戴维被他打得一个趔趄,直接撞开了浴室的门,然後还没反应过来,脸又挨了一拳,整个人受力不支,一头栽倒在了马桶上。

    幸好马桶盖是盖著的,不然他就要与马桶做亲密接触了。

    他擦擦嘴角的血,抬起头来,很迷茫的问:“容嬷嬷是谁?”

    李昂笑的很诡异:“容嬷嬷是你爱人。”

    “哈?”

    又一拳头飞过来。

    为了表演的像一点,戴维这次躲过了。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实力比李昂强。

    李昂扑了空,却没放弃,再一飞脚,直接踹向他的腹部。

    “唔……”

    戴维没避开,捂著肚子蹲了下来,痛得脸直抽搐。

    他妈的,这小宝贝下手可真狠!真想把他老公打死?

    “咳咳咳!别打了别打了!”他装作求饶的样子,惨兮兮的。

    李昂怎会饶过?他彻底兴奋起来了,也不管这是不是演戏,再次将他扑倒在地,骑在他身上,一鼓作气打了十几拳。

    戴维已经成了猪头。

    嘴里有点血腥味儿,估计是破相了。

    “咳!”他欲哭无泪,“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李昂含笑,以腿压著他的身体,一手摸著他的腰,直往他臀部滑去:“腰杆细盆骨大,床上很有劲儿吧?”

    戴维很想说,有没有劲儿你会不知道?

    可是他哪敢惹怒这大美人啊。只能吞下苦水,抽搐道:“没有,没有,我很虚的,我是弱受一枚。”

    李昂说:“嗯,弱受啊,那很能生吧?”手插进他的裤子,朝他的屁股摸去。

    “你……你……”戴维立刻菊花一紧,咽了口口水,轻声,“你要干嘛?”

    “爆你菊花。让你生孩子。”李昂回答的干脆利落。

    宝贝儿是不是吃错药了?怎麽一下子变得这麽诡异?

    戴维寒毛竖起来了。

    爆菊?

    他可不干!

    “宝贝儿,别的我都能答应你,可是爆菊这事……还是算了吧。啊哈~我生不出来啊!”

    “你能生的,相信我!”李昂无比严肃的说,手越发不规矩,往戴维臀缝间探去,手指没挤进去,左腿突然被用力一扯,整个人呈仰马翻倒,摔了个底朝天。

    紧接著,他被戴维拽了起来,朝门边压去。

    双腿被大大的分开,有膝盖挤了进来。

    “宝贝儿,我觉得生孩子这种事,还是你做比较适合。”戴维贼笑,一边说一边扯掉他的西装,然後姿势很潇洒的将西装朝天一抛,大喊:“来吧!让我们生孩子吧!e on!”

    西装飞到天上,落下来时,刚好搭在了门头的挂钩上。

    挂钩边,就是伯爵置入的监控器。

    至此,演戏结束。

    戴维心想,宝贝儿的演技简直可以当奥斯卡影帝了啊!刚才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似地。

    李昂想,打得还不够过瘾,下次如果再有机会,一定要下手的更狠些,直接把他打得不能人道。

    二人各怀鬼胎,脸不红心不跳的理衣服,像刚才什麽都没发生似地。

    “说吧,到底还有什麽办法?”

    忙完後,回归正题。

    戴维笑了笑,走到洗手台边,三下五除二,将洗手台拆了下来。

    “看过《越狱》麽?”他又问了一遍。

    李昂摇摇头,“我只看过《还珠格格》”

    “那是毛?”

    “嗯,是一部家庭伦理+宫廷斗争+爱情偶像剧,里面的容嬷嬷长的特别像你。”李昂看著他的脸说。

    戴维挠挠头,一脸纳闷。

    “容嬷嬷就是里面最厉害的人。”李昂好心的给他解释。

    “是咩是咩?”戴维星星眼,卖起萌来,“你的意思是,我是个很厉害的人咩?”

    李昂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是的,你很厉害,你一定是容嬷嬷的化身。”

    戴维被他夸的轻飘飘,几欲上天。

    他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他要山庄里所有的人都叫他“容嬷嬷”。

    再次回归正题。

    被拆下的洗手台後面,是个圆形的洞口,直径不太大,却可以容纳下一个成年人的身体。

    洞後面,一片漆黑,看不清里面是什麽。

    “假如你看过《越狱》的话,就应该知道,还有一项逃生之路。”戴维指指黑暗的洞口,挑眉,“利用下水道。”

    “像老鼠一样?”李昂不动声色,心里已泛起巨大的波澜。

    是,他怎麽没想到?山庄的墙虽然无法爆破,塔顶的那道门又防守太严,那他们可以从下水道逃生。

    只是……

    “只是一栋建筑物,施工的过程是极复杂的,每个下水道管的构造都堪比迷宫。而且并不是每条管道都是互通的,甚至会有墙阻拦著各大管道。就算都是通的,我们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逃出去。”戴维耸耸肩,有些无奈,“谁知道那管道口到底是通向地狱还是天堂?”

    没有施工图纸,一切都是免谈。如果被发现,情况会更糟糕。

    李昂沈思片刻,提出意见:“如果将不通的管道打破呢?”

    戴维点点头。

    所以他才问李昂,有没有看过那部《越狱》的美剧。

    美剧中,男主角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逃亡的下水道管被堵住了,男主角便想出了一个办法,解决了它。

    “我已经进去探查过了,比较庆幸的是,下水道管的材质并不是d合成金属的。那就代表,我们可以靠外力去破坏它。”

    “譬如?”

    “铁皮之类的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