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是可以用硫酸融化的。”

    “我们从哪儿弄到那玩意?”

    山庄里的生活,的确富足,但是亨利却不提供他们任何具有破坏力的工具。就连吃饭的餐具都换成了塑料的。更别提硫酸了。

    戴维没有立刻回答,他将半个身子探入黑洞中,往里面丢了块小肥皂。

    片刻後,黑洞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可以判断出,这里面的很大,有好几层结构。

    “那东西很好弄。现在我们的问题是,就算能将管子破坏掉,但是,如果碰到了里面的天然气管,那我们就只有一个下场。”──被炸死。

    总的来说,没有施工图纸,一切就无法顺利进行。

    就算有图纸,对於他们这种不是建筑学的人来说,运用起来也够呛。

    但是,戴维看起来并不慌张,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

    李昂便知道,这个家夥,或许真的有办法。

    心,突然燃起了一簇火焰,对自由的渴望之火。

    “你知道leo吧?”戴维突然抬起头来,问他。

    李昂点点头,他记得leo,住在自己隔壁的年轻男孩儿,这次alex组的受调教者。

    “怎麽?”

    戴维说:“他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据我所知,他是念建筑的。我们可以找他合作。”

    李昂皱起了眉:“我凭什麽相信他?如果他也为了那几百亿而将我们告发呢?”

    如果出现那样的情况,那他们一定会死的很惨。

    想到那些人临死前所受到的屈辱,李昂就浑身发寒。那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死亡了,连一丝尊严都没有,真正的地狱煎熬。

    “不信也得信。我们需要人才。”戴维站了起来,将洗手台合上去,拧上了螺丝,然後对他眨眨眼,“宝贝儿,要想改变你现在的情况,你只需要一把枪和几个朋友。”

    ──────────────────

    (猛虎落地式),我更新鸟!!!你们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小8麽!

    这章

    思路也理清了,有些问题实在是搞不懂,只能扬长避短的去写了。

    这章的剧情被我改了一下,调剂了下气氛。不是人物走形啊,= = 下面李昂会回归冰山女王的,其实,李昂偶尔也有些冷幽默。如果冷到大家了,那就……继续冷吧,啊哈~

    昨天做的实验有几个被证明是可行的。撒花~

    谢谢大家耐心等待哟。飞吻~

    狩猎(三)

    第三十三章:狩猎(三)

    凌晨三点。

    山庄的走廊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伯爵的规定,所有人活动的地盘只有三层。四层是禁止任何人踏足的。

    那麽,是谁在四楼?

    不是亨利。

    亨利的脚步声没有这麽稳健。

    仆人更不是。

    仆人晚上除了命令,是禁止活动的。

    李昂躲到门後,在黑暗里,逼视著从四楼走下的来的人。

    窗外有大风在呼啸,吹的玻璃窗劈里啪啦作响。

    一尾玄色的衣角在夜色中伸展出来,然後是莲花暗纹靴,再是滕纹手杖,最後,一个男人隐现出来。

    男人远远的站在楼梯口,昏暗的走廊灯光,在他身上打下一圈光晕,衣领上的毛被微风拂动。

    他的神态一如初见,沈郁,眉目清冷,总似与世间有隔膜。隐匿低调的言行举止,除了必要的活动,几乎不与任何人交集。

    李昂屏住呼吸。

    无论看多少次,他仍旧会感到压抑。

    这个男人,是谨言的哥哥。在进山庄之前,从来不知道他的存在。

    除了最初的性交与後来要求他帮助的交合外,这男人再也没有碰过自己。就连上次的调教活动,他也没有参加。

    戴维不参加,是因为被伯爵关了禁闭。

    可是小宙又为何能脱身?

    那场游戏里,不是规定所有人都必须参加游戏的麽?

    这麽晚,他又在这里做什麽?

    四楼他可以随意行动?还是代表,整座山庄他都可以随便行动?

    太多的疑问在心头,李昂决定先不打草惊蛇,而是持以观望的态度。

    小宙似乎没有发现他,平静地在黑暗的走廊中缓步行走。走到中间时,他的脚步微微停顿住。

    李昂的心跳顿时加速。

    小宙停了几秒锺後,并没回头,而是继续朝前走了,很快的,背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楼下大厅的座锺非常沈恸的低鸣。

    李昂缓了缓神,放轻脚步,来到leo的门前。

    咚咚咚。

    敲门。

    里头没有回应。

    再敲。

    依旧没人应。

    是没人吗?

    李昂迟疑了片刻,正要离去,眼尾的余光突然瞥见门缝──门居然没有关紧。

    leo自从上次调教之後,就一直没有出现过。据说他伤的很重,身体被蛇咬得体无完肤。就算接受了治疗,麻醉剂过後,也还是经常能听见

    他半夜疼的尖叫的声音。

    而他的调教者alex,也同样消失了。

    没有闭紧的房门,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压抑的轻喘。那声音对李昂来说,绝对不陌生──做爱时的喘息。

    难道leo被人……强奸了?

    山庄里到处都是野兽,一不小心就会沦为他们口下猎食。leo不会任何拳脚功夫,就算被攻击,也无任何还手之力。

    或许是因为自己也有过被强奸的经历吧,李昂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到真正的视而不理。尽管在这里的生存法则必须管好自己的手和脚。

    他冲了进去,大步走向卧室的门,然後用力一脚踹开了门。

    昏暗的房间里,依稀可见两道雪白的肉体绞缠在一起。

    上面的男人野兽一般将自己的性器往前推动,下面的人则不断的痉挛,两条长腿软软的挂在男人身上,无力的摇摆著。

    从皮肤上的一个个已经快痊愈的小血洞来看,腿的主人必是leo。

    随著男人的一阵阵猛烈抽插,leo不断地发出一声声激情的尖叫。

    “啊……啊……好深……别这麽用力……啊……受不了了,顶到了……啊啊……太深了……唔……”

    李昂顿时脸红到了脖颈上。

    这些淫词浪语,他以前也说过不少次。第一次在外人嘴里听见,还是难免尴尬。

    李昂回过神来,二话不说,直接走到床边将压在l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