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视著自己的猎物,然後趁猎物松懈之际,一举扑食。

    alex对雅刀没什麽感觉,谈不上讨厌,但也绝对不喜欢。

    二人打了照面,连一句招呼都没有,就擦肩而过了。

    擦肩而过时,他听见耳边飘来一阵轻轻的笑意。

    “当心哟,上帝爸爸在看著呢。”

    “在……调教期间,雅刀曾以一笔交易和小宙交换了对我的单独……调教权。”听完alex说的後,李昂放下地图,说。

    “什麽交易?”

    “我不清楚。但是,会不会和小宙能自由进出四楼有关?”

    当初,第一场调教时,雅刀模仿了小宙的声音,顺利对他进行了最初的精神打压。

    那是毫无破绽的,近乎完美的口技。

    东洋人似乎不仅仅只会口技而已,他的心理学,拳脚功夫,对人心的掌控力,都强悍到让人惊惧的地步。

    他会和小宙做什麽交易呢?

    不管是什麽,都一定与这座山庄有关系。

    “我会尽快调查清楚。你别担心。”戴维似乎察觉到他的不安,拍拍他的肩,安抚道。

    李昂没吭声,默默的挪开身体,躲开了他的手。

    “别碰我,夥计。”

    如此的抗拒,戴维能做什麽?只能苦笑。

    自食恶果,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实验很快就完成了。

    “除草剂的主要成分是硫酸铜,让它和氧化钙反应,生成硫酸钙,再与磷酸反应,over,硫酸出来了。”

    leo将生成的硫酸放在戴维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盆里,再往里面丢下一支空炼乳盒。等盒子自己慢慢膨胀起来,硫酸就会流进去。然後就可以方便携带了。

    李昂凑过去,看了几眼,难得好心情的揶揄他:“劳改犯也懂化学麽。”

    “那是,我可是天才维。”戴维毫不谦逊的承认。

    李昂冷笑一声。

    第一步完成了,接下来,只需要等待取到施工图纸。

    根据戴维研究出来的时间规律,晚上11点,负责巡楼的仆人会来到三楼。

    要想抓住机会,只有在这个时候出手。

    夜里,玛利亚山又下起了滂沱大雨。

    大雨冲刷著山上的黑色岩石,雨水奔涌汇聚,犹如世界末日的前兆。

    漆黑的走廊尽头,有两道黑影躲在门後。

    “等会儿,你知道怎麽做,对吧?”黑影一问。

    “妈的,非要这麽做吗?”另外一条黑影懊恼的问。

    “没办法,咱们要成功,就要你牺牲一下啦。”

    “你──”

    “好了好了,大不了回头我让你打一顿。别气了,宝贝儿。”

    “滚。”

    黑影一还想说话,突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与一道刺眼的手电光。

    “来了。开始吧。”

    仆人a走到三楼。

    今晚又轮到他巡楼,该死的鬼天气,雨下的这麽大,什麽时候才能休息?

    打著哈欠,他欲往四楼走去。

    正抬起脚步,突然,身後传来一声娇媚的呻吟。

    “嗯……我要你……唔……快用你的大肉棒操我好吗……老公……求求你……快插我……”

    轰!

    仆人的大脑就像有颗炸弹丢下,瞬间将所有理智炸成灰烬。

    狩猎(五)

    第三十四章:狩猎(五)

    诱敌深入。

    以声。

    之所以用这个办法,是因为仆人手中按著报警器,无法正面打斗。而且他们的拳脚功夫也不差。

    而他们都是男人。只要是男人,就有性欲。

    戴维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抗拒李昂的叫床声。

    二人靠在墙壁上,也不看彼此的脸,只扯开嗓子乱叫。

    “啊啊……求你……快干我,我受不了了。”李昂木著脸淫叫,微微沙哑的叫声,煽情蛊惑。

    如果不看他的脸,是很难想象这麽淫荡的声音是从他口中发出来的吧?

    就算知道是表演,戴维听了还是起了反应,裤裆很不老实的顶起一个小帐篷出来。於是,假公济私,以更粗鲁的言语来间接满足自己的私欲,“骚货,你这穴都被操烂了,还想要老子的肉棒插你?妈的,你这骚妇烂货,是不是一天不被插穴就痒啊!”

    “是……嗯……是的……我好喜欢被男人插穴……啊……老公,我的穴好痒啊……求你快来操我……嗯……我还想舔老公的大肉棒……啊……”

    仆人a惦著脚尖,轻轻的在走廊里走著。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了。

    进入山庄工作以来,每天都小心翼翼谨慎的做事。忙的时候还好,一闲下来,生理心理都会空虚的紧。

    这个叫床的骚货,他记得,是个美丽的双性人。

    在上一次调教中,他与同事被命令戴上撒旦面具,以头顶的犄角装饰插过他的阴穴,也用舌头舔吮过,将他舔到了高潮。

    那种滋味,只要尝过一次,这辈子就没办法忘掉。

    後来的几天晚上,仆人a都会梦见那美丽的双性人,梦见他躺在自己身下,被自己一遍遍的狂操著,不是用道具,而是自己真正的阴茎。

    每天早晨醒来,裤子都被精液浸得湿透。

    如果,能够真正的干他一次,该有多好?

    仆人a咽了口口水,早就将工作全部抛在了脑後,满脑子都是双性人淫乱的叫声。

    他往前走,走到走廊尽头,不敢再前进。

    他听见那个叫戴维的男人粗声粗气的说:“想让我干你?你自己先把骚洞掰开,让老子看看里面有没有流水!”

    肯定流了!

    仆人a在心中肯定的说,那双性人的体质极其敏感,只要轻轻一碰就浪水泛滥。当时他用舌头舔他的穴时,舌头只是略略扫过他的阴蒂,淫水就喷的像小溪似地。

    而且,味道也很甜蜜,甜蜜中带著性感的略腥。

    一阵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後。

    他听见男人带著哭腔的声音喊道:“嗯……老公……你快看……我把骚洞掰开了……唔……里面流了好多水啊……”

    果然!

    他就知道这骚货是最淫荡的!

    喉结猛的上下滚动,仆人a只觉得喉咙有一把火在燃烧,烧的他饥渴不已。

    不知道这骚货现在是什麽姿势?

    那个叫戴维的让他把骚穴掰开,那他现在一定是跪在地上,高高的撅著他那又圆又翘的白屁股,双手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