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臀瓣扒开,露出那销魂的粉色後庭,还有後庭下最妖娆的芳草地。

    仆人a还记得那地方的样子,小巧精致的,是熟透的靡红色。两片肉唇肥满湿润,包裹著一颗饱满的小阴核。阴核下面是条浅浅的粉色穴缝,只要将它拨开,就能看见里面充沛的淫水。

    最销魂的,莫过於肉穴下方的那个小洞。一收一缩,像张贪食的小嘴,诱惑著男人的大肉棒插入它,用精液喂饱它。

    他妈的,简直就是极品骚穴!

    仆人a情不自禁的把手伸进裤子里,摸起了自己那根早就暴涨的玩意儿。

    如果能插进去,该有多好……真想用自己这根大阳具把这骚货的穴插烂!让他淫叫著喷出骚水!

    黑暗中,叫戴维的男人喘息声明显加重了。

    这在仆人耳里是动情,实则,是李昂将脚踩在对方脚上,不动声色的做三百六十度旋转。

    脚趾头的脆弱可不亚於连心十指,戴维疼得脸色发青,又不能反抗,只能憋著嗓子继续叫春。

    “干!”

    他低低的骂著,蓝眼睛在黑暗里闪著委屈的光,“你这个贱货,骚婊子!居然流了这麽多浪水!干!想让老子操你?老子偏不操你的烂穴!”

    李昂无视他求饶的目光,继续扯著嗓子乱叫:“不要啊……老公,求求你别走……快来操我啊……快点……快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插我的小骚穴……唔……老公……”

    脚继续踩著,力道更重,分明是报复!

    戴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暗暗乞求那仆人快点现身。

    “臭婊子!滚开!先找人操穴?楼下一帮男人等著呢!去找他们吧!几十根大肉棒,够你爽一晚的了!”然後用力抽出脚,往前走了几步,发出离开的脚步声。

    仆人a以为他真的离去了,心下一动:这人走了,那这骚货就没人满足他了,是不是代表……自己有机会操他?

    欲望是魔鬼。

    人一旦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就会不顾一切的干出世上最愚蠢的事。

    走廊尽头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男人绝望的哀求声更大了:“老公……别走……我的骚穴不能没有老公的大肉棒,求求你……操完了再走吧……唔……求你了……求你回来用大肉棒插我的浪穴……唔啊……”

    仆人a心跳如擂鼓。

    妈的,这婊子真是浪透了,英国所有的妓女加一起都没他来的淫荡。居然能叫出这麽骚的话,fuck!那麽喜欢吃男人的大肉棒的话,那自己就来满足他!

    脚步声越来越小,最後,彻底消失。

    看样子,那个戴维应该是真走了。

    蠢货!居然放著这麽一个尤物不操。

    仆人a喘著粗气,慢慢走向走廊的尽头。

    可是──

    走廊里,什麽都没有。

    除了黑暗,就是黑暗。

    那风骚妖冶的东方男人,在哪里?

    在哪里?

    为什麽不见了?

    一道闪电从窗外划过,刹那,将山庄照的亮如白昼。

    仆人a瞬间手足死凉死凉。

    一双手不知何时横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hello,bitch。”

    低沈的含著笑意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下一秒,後脑勺被重重一击,还未反应过来,人便一头栽倒了在地上,陷入昏厥。

    “人都要为了自己的欲望付出代价。”戴维望著地上昏死过去的男人说。

    “那麽你呢?你要付出什麽代价?”李昂走出来,顺应著他的话反问。

    “我也会的。只是还未到时候而已。”

    仆人没死,只是暂时昏迷而已,因为死了会被调查,那麽计划就有可能败露。所以,他们的时间并不多。

    戴维从口袋里掏出几只洗澡用的肥皂,再在仆人身上翻出一串钥匙链,找到四五六楼的钥匙,将其用力往肥皂上按压。几分锺後,他将钥匙上的指纹擦净,又将钥匙链放回原处。

    李昂问:“这是要做什麽?”

    “模型。把旧牙刷融化,滴进我刚才做好的模子里,等冷却下来了,再将多余的部分去掉,那硬度,足够开启一扇门。”

    “有用?”

    “当然。当年我用这个方法开过典狱长的橱柜,嘿,猜我发现了什麽?我发现这家夥儿其实是个恋童癖。”

    李昂抿了抿唇,没有继续接他的话,而是问:“他醒了会不会乱说?”

    “不会。”

    “你凭什麽这麽肯定?”

    戴维站了起来,对他狡黠的眨了一下眼睛:“因为,他不敢。”

    因为山庄的规定,工作人员在没有主人的指令下,不得与客人单独接触,也不得与客人发生性关系,更不能对他们产生欲望。如果a说出了真相,那麽,必死无疑。

    不取走钥匙,他也不会怀疑什麽。

    将仆人拖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放好,二人准备离去。走到门口,李昂却突然辄了回去,闷头朝仆人走去。

    戴维一瞧,立刻心生不妙,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见仆人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然後──

    血雾在空中绽开。

    腥热,粘稠。

    血浆扑了一脸,模糊了视线。

    仆人的天灵盖被人徒手拧碎,脑浆迸裂。

    杀人者站在血雾中,一动不动,浑身浴血。

    戴维胡乱的抹了把脸上的血水,眼神森冷下来。

    “宝贝儿,你在干什麽?”

    杀人者回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答:“因为,他想操我。操我的人,都得死。”

    ──────────────

    下章伯爵出场了,和小昂正面交锋 = =

    狩猎(六)

    第三十六章:

    直到这时,戴维才意识到,那场调教,对李昂的影响有多大,大到在不自知中,改变了一个人的心性。

    屈辱,激化了男人体内所有的暴虐因子。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冷血的多。”

    “复仇需要冷血。”

    因为仆人a被杀死了,接下来的行动必须要在天亮前完成,否则,後果不堪设想。

    仆人死了,也就没必要做假钥匙了,剩下一笔时间。

    二人用仆人身上的钥匙,打开了四楼,五楼,六楼,顺利攀至塔顶。

    “如果你还想出去,就别再愚蠢的破坏我的计划,记住了,李昂先生。否则上帝都救不了你。”戴维说著,推开了塔顶的门。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