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人就是他的母亲,直到第二天他问送饭的仆人後,才知道。

    妈妈是个精神病。

    妈妈不会说话,只会唱歌。

    红睡衣是他十三岁那年,母亲送他的唯一礼物。厚厚的羊绒睡衣,红的非常喜气,他不舍得穿,每次只拿出来看看,实在忍不住时,也顶多摸摸看,然後就收回被窝里。

    被子又湿又霉,长期无人清洗,时间久了,熏得睡衣有股奇怪的气味,而且还起了霉点。为此,他还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如果不是谨言的到来,他大概会捧著红睡衣一直哭泣下去。

    父母死了很多年了,本来,他们的形象已经在记忆中淡薄下去,可是伯爵的歌,却令他突然回想起一些往事片段来。

    并不愉快的往事,如果可以,但愿这辈子不要再重来。

    月光下,伯爵坐在那里,双腿交叠,面具下的双眼慵懒地闭著,单手缓缓地揉著太阳穴。这是他第一次真身露面,李昂觉得他的样子比在屏幕里看起来还要年轻,顶多二十出头的样子。

    他就是把自己带入地狱的人。

    他就是莱恩。

    他好像知道李昂要做什麽,神情非常的懒散,掌控命运的高姿态。

    “你到底是谁?”李昂攥紧了手指。斗不过的,他知道,所以强制性压著自己的冲动。

    伯爵睁开眼,懒散的笑著:“如你所见,欲望山庄,莱恩伯爵。”

    “婊子,为什麽要将我们关在这里?”

    “啊,为什麽呢?”对他的辱骂,伯爵并不愤怒,仍旧好脾气的笑著。从某些方面来说,他这种特征有点像外头那个变态雅刀,用笑容来掩藏自己内心真正的情绪。他指著自己的脑袋,温柔地说,“好好想想,为什麽我要抓你们进来,来,好好想想。”

    李昂被他问的一愣,随即脸色暗沈下去:“你什麽意思?”

    “都说了,让你自己想啊宝贝。只是……”伯爵停顿了一下,目光停留在他手中的木匣子上,笑了,“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麽晚,你闯进我的书房,是要做什麽呢?嗯?”

    既然都被发现了,也没什麽掩饰的必要了。李昂坦荡荡的抬起头,与他对视:“我要离开。”

    “你觉得你有本事的话,那就随意离去吧。”

    “那就多谢了。”李昂捧著木匣,大步走到门口,尽管他知道对方并不会就此轻易的放他走。实际上,伯爵也的确没有放他走的意思。

    门,不知何时早就被反锁上了,将一切道路杜绝在外。

    “继续走啊。”伯爵扬一扬下巴,示意他继续走下去。

    李昂盯著门看。

    “哦,忘了提醒你,你的好基友戴维,现在应该正在亨利手上享受吧。”

    李昂身体一僵:“这不关我的事。”

    “哎呀,真绝情。亏他还为了你拼命呢,啧啧。真是绝情的小猫儿。”

    “你的话太多了。”李昂说。

    伯爵笑了:“那你觉不觉得你最近的猫爪子有些锋利了呢?徒手拧碎仆人的头颅,试图盗走施工图纸,还想搭夥逃跑。啧,小猫,你说,我该怎麽惩罚你呢?”最後一句,已经没了笑意。

    他半眯著眼盯著李昂,目光从他的脸滑向肩头,又滑向双腿间,意味不明。

    终於,李昂服软了,低声问:“你想怎麽做?”

    “这样吧,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就当做这次事情没发生。怎麽样?”

    “说。”

    “把裤子脱了。”

    李昂站著不动。

    伯爵也不急,靠在摇椅上,颇有耐性的等待著他的臣服。

    最後,李昂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很听话的脱去了裤子,只留下一条雪白的内裤。

    伯爵说:“内裤也脱了。让我看看你那淫荡的小骚穴吧。”

    李昂一咬牙,脱去了内裤。自从来到山庄里,他做的最多的事,好像就是脱裤子张开腿了。

    不停的被操,被插入,被灌满精液。

    身体是愉悦的,这无疑。

    但是,心理却是一次比一次煎熬。

    可是,他每一次都会屈服。不为别的,就为了能活下去。

    这算不算苟且偷生?

    他按著伯爵的命令,走到摇椅跟前,然後反过身趴跪下,抬高雪白的屁股,将下体呈现在对方眼前。

    被湿润的肉唇所包裹著的小穴……还泛著水光。

    李昂不愿意承认,可是刚才在楼下和戴维叫床时,他淫贱的身体确有了反应。在这麽频繁的浸淫下,他的肉体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变得异常敏感,轻易的就能产生了反应。

    这不仅仅是雅刀的功劳的而已,还有……还有……

    他想不起来了。

    还有谁?

    伯爵的声音自背後传过来:“湿成了这样,你的淫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流水的吗?”

    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激怒对方。李昂说:“是的。我的淫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流水。”

    “那你欠男人干吗?”伯爵又问,一边问一边将两根手指伸过去,夹住了肉唇上的花核玩弄。

    过电的感觉在背脊蹿过,李昂呼吸有些凌乱地答著:“是的,我欠男人干。”

    “可是,你不是说,想操你的人,都得死吗?”

    会的。

    李昂在心里说。操我的人,都会死。

    迟早的。

    只是,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因为紧跟著,伯爵就说了一句让他有些难受的话:“那就让你的好基友操你,如何?当著全山庄人的面,操你一天一夜,直到把你干到三十次潮吹为止。”

    ────────────

    下章又是h了

    表示最近写的没啥信心,求砸票支持 = =

    狩猎(八)

    第三十八章:狩猎(八)

    反正就是肉体关系,不是操别人,就是被操。

    雅刀说,在这里,你不需要骨气和尊严,你只需要张开双腿就行了。

    尽管李昂认为他说的都是狗屁,可是他还是照做了,只是因为他太弱了。

    当伯爵命他穿上一条奇怪的裤子时,他也只是稍微犹豫了下而已。裤子很色情,裆部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