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剪开了两个圆洞,刚好将前後两个小穴露了出来。

    至於这用途,不用说也知道──增加情趣,方便随时随地插入。

    伯爵十分欣赏,抱著臂在他身边走了一圈,伸出五指锁住他的咽喉:“你是一个真正的东方美人。”

    李昂沈默,喉骨咯吱作响,但仍冷冷看他,目光倔强。

    “只是可惜了。”

    几位仆人走进来,用绳子将他捆绑起来,拖至大厅。

    大厅内,早有多人等候。

    三更半夜被吵醒,大家的心情都很坏,可是一听到是有活春宫看,立马又兴奋起来了,尤其听说这次的春宫主角还是那个双性人。

    不过,小宙和雅刀倒是没出现。

    熙熙攘攘,昏昏沈沈。

    口哨声与色情的注目礼中,李昂被拖到展台上。

    展台上放著一张巨大的水晶棺,棺中又陈列著各种水晶道具。

    今晚要结合的人,就在那不远处,木木的站著,脸上挂著五颜六色的伤,精彩极了。

    “也许,我永远只会伤害人。”他低声说,烛火照耀著他的眉睫,滋生了几分忧伤的感觉。

    “对不起。”他又说。

    李昂的心略略一顿,摇摇头:“不必道歉,不怪你。”只能怪他太软弱。

    是时候了。

    他劈开双腿,步入棺中,对戴维张开双腿。

    “操我。”

    戴维不动。

    “操我。”

    戴维低著头,额上的血沫开始顺著鼻梁往下流,一道血线,将脸劈成两半。

    “你放心,我要你操我,这笔账就不会记在你头上。”

    戴维仍不动弹,控制不住痛楚,全身微微发颤。

    太苦了。

    太苦了。

    上帝说爱可以救赎一个人,可是为什麽只有他的爱每次都落得这样苦楚的下场?

    倘若这次他应了,他将招来李昂一辈子的恨。

    这是他最不愿的。

    他挪动脚步,来到亨利面前。

    “我不想做。”

    亨利微笑:“如果违背的伯爵的命令,是要接受惩罚的。”

    “随你们。”

    大厅顷刻安静了,谁都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亨利点点头:“那好。上鞭子。”

    仆人取来荆棘藤编,呈上。

    鞭子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细刺,一鞭抽上去,骨头都要碎掉半分。

    “你考虑好了?”

    “嗯。”

    啪!

    一鞭破骨。

    亨利再问:“不反悔?”

    乞丐先生死死咬紧牙关,恶狠狠道:“他妈的要打就打,废个毛话。”

    又一鞭呼啸而来。

    脊椎骨几乎断裂。

    亨利说:“你拧断了我的脖子,我打断你的骨头,不为过吧?”

    “呸!”戴维吐出一口血水,喘了口气,粗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他妈是亨利?狗屁!亨利早死了,别以为戴个面具老子就不知道了。”

    亨利脸色微变。

    鞭如雨下。

    不出片刻,乞丐先生身上已无一处好肉,皮肉绽开,可见森森白骨。

    亨利还在打。

    视线被血模糊。

    戴维抬起头,朝李昂望去。

    男人躺在水晶棺中,并未看他,安静的闭著眼睛,就像童话里的睡美人。

    风尘仆仆的骑士,穿越千山万水,赶到森林里,见到了睡美人,却在那瞬间,又不想叫醒他了。

    不忍心。

    现实多麽的残酷,如果可以,宁愿美人一直沈睡下去。

    台下一片唏嘘。

    有的心情极度复杂,有的嘲笑他的不自量力,更多的,是不满他阻挠了自己看春宫。

    开始有人催促:“妈的,到底操不操啊,你不操让我操啊!我的鸡巴也不比你小!”

    哈哈哈哈。

    台下一片哄笑。

    戴维抬起头,目光在人群里流连了一圈,平静地问:“刚才是谁说,要代替我操他?”

    “老子!”有个大汉站出来,得意洋洋的说,“就你那熊样儿,儿子,还是回家喝奶吧!连个男人都不敢──”话未说完,脸便被喷了一口的血水。

    大汉脸色顿变,就要冲上台杀人,被仆人阻拦住。

    戴维对他竖起中指:“就凭你,秒射帝?”

    哈哈哈哈。

    台下又是一片哄笑。

    如果就这样,维持著这样的局面,一直撑到明天晚上,那有多好。只是伯爵向来不如人愿,他并未忘记一开始就定下的游戏。

    亨利接了个电话後,回身对戴维说:“假如你不参与,也是可以的。但是他,”他指向水晶棺中安静异常的李昂说,“他是必须要接受惩罚的。”

    变相的意思,就是假如戴维不操,那就换其他人上。

    换更多的人,轮奸,群p……

    伯爵似乎拿准了戴维的感情,所以,提出的要求总是能正中要害。只因为现在的戴维已经不是过去的戴维了。

    是啊。如果还有谁再糟蹋那个人,现在的戴维将会与之拼命。

    戴维垂首,突然间觉得深深乏力,掩住脸,往後一个踉跄。

    没有办法了。

    李昂是生命里唯一一次奇遇的烟火。

    此刻,他认了命。

    “我……我做。求你们……别动他。”

    亨利笑了,那麽强悍的人,突然就变得如此卑微。

    人只要看著唯一的东西,就会变得无比强大,可同时也像婴儿一般脆弱。

    leo对alex说:“我好想看到另外一个人似地,看来,他真的爱惨了那个人。”

    alex不解。

    leo说:“你没看见他望著李昂的眼神吗?从调教那一夜开始,他的眼神简直就像得到救赎一样。”

    戴维一步步挪到水晶棺边,他的睡美人就在那里,不愿意睁开眼。

    风风尘仆仆的骑士,浑身浴血,不愿意叫醒他。

    哪怕多一秒,也是好的。

    “三十次潮吹,在明晚到来之前,你还有18个小时。”亨利提醒。

    戴维用手胡乱抹了把脸上的血,然後扯掉身上早就被鞭子打烂的衣服,跨入水晶棺中。

    睡美人的睫毛轻轻的颤了一下,慢慢睁开眼。

    眼神沈寂,不可触摸。

    戴维俯下身,双手撑在两侧,凝视著他。

    “快点操他!”台下开始沸腾。

    戴维便伸出全是血的手,抚上了睡美人的脸。

    从额头到眉心,鼻梁,嘴唇,一遍一遍抚过这张略显孩子气的轮廓,无限爱怜。

    他从来都不觉得一生能够这样长。

    在寂静的微光中,只觉得心里酸楚难忍,某种使命感,像一条沾了火焰的鞭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