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还会像气球一阳膨胀起来,到了一定期限,会不会就此爆炸?

    伯爵的惩罚因为中途出了意外而暂停了,但是第三场游戏并未因此而取消,如期举行。

    亨利推门而入,身後站著两名男子。都是熟人,小宙和雅刀。

    多日未见的雅刀,似乎颓废了些,一向阴柔的脸孔竟然布满了胡渣,不修边幅,也没了一贯的招牌笑容。进屋後,就冷漠的靠在了墙角,不发一语。

    从头到尾,他没看过李昂一眼。

    倒是小宙,和戴维说了几句。说的话题也无非是有关孩子的事。

    有些奇怪的是,这三个人的态度倒是有一点相同──似乎很在乎这孩子是谁的。

    亨利说:“是谁的,我们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按照外头的医学水平,孩子不出世是没办法检查的,但是在这里,没有不可能。

    三人分别按著医生的命令,抽了血做了检查,一个小时後才能得到答案。

    等待的时间里,大家都不肯再出声,气氛因此而紧张起来。

    戴维走到床边,伸出手擦干李昂脸上的汗。他附在他耳朵上,小声说:“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李昂木然的脸有了轻微的动静,眼尾微抬,睫毛闪了闪。

    一小时後,医生拿著检查报告出来了,目光在三人脸上扫过,说:“孩子的父亲是……伊武雅刀先生。”

    床上的人,身体有瞬间的抖动,很快就平静下来。

    雅刀当场怔住,久久,不能发出任何言语,似乎是不太相信。他不确定的问了一遍:“是我的?”

    医生点点头:“是的,是您的孩子。”

    “我要当爸爸了?”

    “是的。”

    “不、不是。”雅刀搓著手,有些不知所搓,连声音都有点发颤,“可是医生,我……我很久之前就被告知子没有任何存活的几率,他怎麽会……会……你确定你真的没弄错?”

    医生推推眼镜,自信一笑:“你觉得以我们的医术水平是外面那些废物可以比的吗?”

    真的不是撒谎,也没弄错,他伊武雅刀真的要当父亲了。

    雅刀来到床边,看著李昂。李昂也看著他,面无表情的,昏暗的脸像一盏灭了的灯笼,身躯是猛满灰尘的石膏。他看了很久,才轻声说:“你听见了吗?李昂,我要做父亲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叫李昂的名字,竟是在这种情况下。

    李昂点点头,是的,他听见了,他的肚子里怀了伊武雅刀的种。

    雅刀在床边跪下,盯著他的腹部看,眼神突然就柔软了起来,泛起了水汽。他伸出手,想去摸摸它,但是又好像很害怕似地,不敢轻易就去触摸,生怕惊扰了腹中的小宝贝。

    多神奇,这里居然有了他的孩子,是他伊武雅刀的後代。上帝,他伊武雅刀也有了孩子,他不再是一个人了。不再……

    多可笑,初为人父的所有反应,冷血的他居然也会有。

    “生下来。”他说,“替我生下这孩子,李昂,替我生下来。”停在半空中的手就要落下来时,突然听见角落里有人怒吼,“不许你碰他!”

    戴维冲过来,一把拽开他的手,将他踹到在地上,摁倒就打,双眸赤红,翻著怒波,像一头发疯的狮子:“杂种!不许你碰他!杂种!杂种!你他吗敢再碰他一下,老子就立刻杀了你!杂种!杂种!”

    每骂一句“杂种”,拳头就多一份力气。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雅刀也不是好惹的主,立刻就还击。片刻後,二人都挂了彩,尤其戴维,本就有鞭伤,现在更是伤上加伤,崩裂的伤口里涌出的血染红了白衬衫。

    雅刀伸手擦擦嘴角的血,冷笑道:“就算是杂种,他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的,是我伊武雅刀的种,不是戴维你的!”

    这话无疑更刺激了戴维。

    “放屁!婊子!”戴维已经彻底失控,攻击变得毫无章法,几乎是乱打一气。他双眼赤红,喉头里发出一声声低吼,脸已经被绝望愤怒彻底充斥。

    仿佛所有的坏事都一起来了,本以为受尽凌辱已经是最坏的事了,可没想到会有更大的苦楚在等著他们。听到消息的那瞬间,戴维几乎要全盘崩毁。不敢看那人的脸,心痛到了极点,心惊肉跳,从来没有这麽无力过。

    那个人是他这一生唯一的爱情,是他全部的珍惜与全局的梦,是他这一生唯一的救赎。即使献上生命也要拼命守护著。

    这些从未说出口的话,也不能说出口的话,如果耶稣能够听见的话……

    当医生的镇定剂打在他体内的瞬间,他的眼角终於有泪悄然滑落。

    “i’am sorry,babe。”

    “i’am sorry……”

    这是他漫长的一生中,流下的第二滴眼泪,不可自控。

    god说,所有的苦难都是我给你们的试炼,熬过这试炼的人才可得到福气。

    倘若熬不过呢?

    亨利挥挥手,示意仆人将他带下去:“在这里产生爱情这鬼东西,简直是自杀。”他嘲笑道。

    “可不是。”医生耸耸肩,满不在乎的。

    二者对视,又是一笑。

    仆人拖著昏死过去的人朝门口走去,地板上延出一条长长的血印,床上的人看见了,并无异动,只是躺在那儿平静的看著。

    一根手杖横在了门前,挡住了仆人的去路。

    “我带他走。”小宙说。

    医务室重新恢复了安静。

    亨利临走之前,对医生交代:“请务必要保住他腹中的胎儿,如有必要,请动用一切手段,不让他有任何机会毁掉他的肚子。”

    医生不解地问:“为什麽?这样的话,他就不能参与游戏了。”

    “这是……伯爵的意思。”亨利微微一笑,一如既往优雅从容,“这样的游戏才更有趣,不是麽?”

    孽种(二)

    第四十一章:孽种(二)

    雅刀跪在地上,将脸贴在李昂的小腹上,闭上眼,安静地感受著来自一条新生命的心跳声。这一刻,他的眼睛里多了许多温柔安和的东西,不再是以前狐媚凶狠的样子,有一种柔和的爱的光辉。

    作为生父,他获得了伯爵赠予的特权──允许他与李昂寸步不离,甚至同居。

    他的嘴角挂著笑,怎麽都隐不住。

    没有人,永远都没人会明白他此刻的感受。在他六岁那年,就开始发誓,一定要有属於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妻子,

章节目录

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膏药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膏药狐并收藏欲望山庄(双性生子,群P,人兽)最新章节